• 短歌行
    原曲:brave soul
    词:曹操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当以慷,忧思难忘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
    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猛回首,惊涛骇浪。
    思君情,意难忘。

    皎皎如月,何时可辍?
    忧从中来,不可断绝。
    越陌度阡,枉用相存。
    契阔谈嚥,心念旧恩。

    OS:“命也夫!”
    (加老三国曹操悲悼郭嘉片段音频)
     
    中道亡,凄凄荒冢。
    忆君容,恨君殇。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
    绕树三匝,何枝可依。
    山不厌高,海不厌深。
    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皎皎如月,何时可辍?
    忧从中来,不可断绝。
    越陌度阡,枉用相存。
    契阔谈嚥,心念旧恩。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恍惚又见,瘦影支离
    青青子衿,何日再临

    灞陵如旧柳色新

  • 内文未完。

    咳咳,据天朝CCTV报道,安阳发现曹魏大墓,疑似曹操墓。
    http://news.cctv.com/china/20091227/101913.shtml


    位于安阳西高穴,占地约800多平方米,并带有38米的斜坡式墓道。分为前后两个墓室,还有两个侧室。这样的葬制可以判断出,墓主的身份非常显赫,地位很高。
    走入墓室可见多处盗洞,可见从魏晋时期至今,曾遭多次盗扰。
    虽然文物和结构被破坏,但还是找到了相当数量的铁制和石制随葬品,其上所刻铭文对判断墓主身份很有帮助。
    其中列出特别有价值的两件文物,一件是石圭,一件是石剑。“圭”,以前一般只有在皇帝的陵墓中才能有此随葬。
    还有一块石牌,上面刻着“魏武王尝此用……大战”(没听清),估计是某种兵器的手持之处。关于这个石牌,我是相当地存疑。
    我关于“魏武王”这个称号的质疑,原来是因为我的无知,我忘记了一点,曹操生前便已晋“魏王”。所以,以其谥号论,“魏武王”这个称号呢,也不错。
    第五,最为确切的证据就是刻有“魏武王”铭文的石牌和石枕,证明墓主就是魏武王曹操。据文献记载,曹操生前先封为“魏公”,后进爵为“魏王”,死后谥号为“武王”,其子曹丕称帝后追尊为“武皇帝”,史称“魏武帝”。出土石牌、石枕刻铭称“魏武王”,正是曹操下葬时的称谓。
    http://news.cn.yahoo.com/09-12-/1028/2jswp.html

    那么,考古工作者又是通过什么来判定墓主身份呢?
    《三国志·武帝纪》曾言曹公死前遗命:吾死之后,葬于邺之西岗。”以及墓室中三具尸骨中,有一位男性头盖骨,判定死亡年龄为66岁,恰好与曹操去世年龄相合。再加上一些随葬品……

    总体认为,这些考古工作者对墓主身份的判定还是很粗糙的。因为并没有什么特别可靠的证据证明这就是曹操墓。然而,工作者们对曹魏的爱!让我特别想大大地拥抱他们!!!

    关于这么点信息,俺就鸡血地“推断”一番吧。

    在推断之前,我要先做一点点多余的历史普及。
    1,关于72疑冢。
    这就是对我们英明神武的曹公赤果果的嫉妒、诽谤,在罗贯中那厮笔下,到达了巅峰。他借曹公之口说:“勿令后人知我葬处,恐为人所发掘故也。”
    然而,罗贯中在那么气势磅礴的一篇巨著中,为何在曹操最后来这么细致的一笔呢?个人以为主要是出自两个原因:一、曹公早年曾做过摸金校尉事,这已经是众人皆知了。二、从小处,进一步加强曹公反派角色的力度。曹公早年为何做摸金校尉事呢?一言以蔽之,人穷志短。

  • 虽然估计也没啥人会转载,但还是说一声,这个词属于在下拙文《君子香》的配词,先贴在JJ上了。由于选的是独家发表,所以请不要转载,谢谢。

    浮云寄平生(《君子香》配词)
    曲:天空——伍芳《冬牡丹》
    词:芒果
    伴奏:http://www.yyfc.com/play.aspx?reg_id=1882409&song_id=2455282

    回眸最后一望,注定别后成永殇。
    天下乱局现端倪,江山如画换人来掌。

    冷烛怎暖寒帐,思及往事悲怆。
    一步先行黄泉路,待到重逢把酒欢畅。

    鲜衣少年郎,相逢意气狂。
    乱世如倾巢,满心凄凉。
    辞别父母亲,掣剑定四方。
    一心报国,还正道沧桑。

    战沙场,眼角布满风霜。
    看,铁戟冰河泣残阳。
    且尽这,浮生大梦一场。
    盼,匹马扬鞭归故乡。

    OS:
    烽烟连朔漠,碧血染银枪。安能避乱世,胸中经纶藏。
    用尽平生学,提剑换戎装。丹心付汉室,青衿阻豪强。
    往事扑面来,一笑饮鸩酿。莫提荀文若,空余君子香。

    蒙君青眼承恩,余常愿随君身旁。
    二十年间灵犀结,离别之事未尝敢想。

    君有浩然气,腹内好文章。
    万般皆入诗,至性张扬。
    余为一书生,羁绊在庙堂。
    大厦将倾,一力担当。

    二十年,中原河山踏遍。却,换得白发苍苍。
    人心变,不论贵胄草莽。思,握苍龙、渺浩茫。
    也曾经,静室相对焚香。只,趺坐、自在一向。
    叹流光,笑我恁是多情。梦,江湖远、青山葬。

  • 我没啥好说的了,除了五体投地以外。

    我强烈的鸡冻了!我热血沸腾的嗷嗷的了!

    奉孝!风中凌乱奔!

     

    http://fengshuoye.blog89.fc2.com/blog-entry-383.html  一米的概率 文单
    http://silkfly.huming.com/blog/default.asp?CateID=5%26page=6
    http://blog.sina.com.cn/havenwind 风息神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