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新中。

    蓦得,就想起了“怜君何事到天涯”。不知道有没有人说过,泡在天涯上的人,特别是喜见考据派,乐翻故纸堆的都是寂寞的人吧。我心有猛虎嗅蔷薇,面容肃杀、心内温柔。在敲打的一字一句中,并未放弃心底的渴望,渴望遇到一个能让自己洗手素衣做羹汤之人,也渴望碰见一个可以一同登台傲啸饮至天明的知交。

    非吾不愿爱,而是不知如何爱。纵使心内柔情缱绻,不知向谁倾诉。良人未知何处,只好孤影向晚照,一樽酹夕阳。衣袂飘扬,心寄浮云。一腔感怀,对谁诉。

    我也想将最好的岁月给最好的那个人,然而当我想起那人时,发现自己心上已布满荆棘。最好的时候已然过去,心已成缺,身已老旧,蹉跎间流年逝。纵将此身付与层云,浮云长太息。

    在我最好的时候,没有遇到最好的人。于是,我就收了绮想,这世间,我独行。

    1、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uninfo/1/1486358.shtml    红颜百晓生,作者:凤尾紫
    到了我这个年纪,老是想起过去的好来,慢慢的,过去的都成了好。
    过去的美人好,过去的帅哥好,过去的天气好,过去的价钱好。不知是不是老。
    然则,过去确实有现在没法比的好。比如美人。

    诚然,如今美人多了,然而,现在的美人,要不然是千人一面,要不然,放到以前根本称不上有什么美……

    如今,老是想起谢宁的翠浓和苏樱、曾华倩的丁灵琳、汪明荃的沈慧珊、郑佩佩的金燕子、戚美珍还有蓝洁瑛——靓绝五台山的蓝洁瑛。
    说起蓝洁瑛,不忍多说几句。人说红颜薄命,虽未必全中,但在蓝洁瑛身上真真是应验得彻底。青春时的意气风发,到冷藏,到抑郁……到最后得了个“痴”名,想来这圈子里的是非,有时不免齿冷。要吃得这碗饭,光有靓和演技显然还不够,那心也得有七窍。

    除了那些靓绝的,有些美人外貌倒也不是完美无缺,只是她一出现,就让人感到她的存在。从她们身上散发出的或温暖或冷艳的气质,犹为使人爱怜憧憬膜拜。
    杨盼盼也许并不是最美的,但是杨盼盼的大方、爽利、娇俏随着一个一个的角色刻入人心。她自小学武,出身世家,谈吐有风范,为人谦和。这一切都为她增色。
    有人说,陈玉莲是完美的。其实,从我个人角度来看,陈玉莲的外貌,若要挑毛病,有很多毛病可挑。然而,陈玉莲是美的。她的美,如秋夜静静绽放的昙花,美而圣洁;她的美,在挚友身逢巨变,她彻夜看护的真性情;她的美,在于她一直按照自己的信念在活,活的独立,美的潇洒。
    其他的人,或因自信而美,或因贤淑而美,或因天真而美,不一而足。
    我有幸看到那个时候,百花自吐蕊,群芳喜争春。

    而林青霞,是心中女神。想说,却怕自己的笨拙添不了她一分魅力反而会损了她半点风情,故而,只好诚心愿她长寿、岁月静好,愿她常享千般喜乐、愿她安泰富贵荣华。

    2、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uninfo/1/1174619.shtml 戏说张家班,作者:朝饮木兰之坠露

    LZ开这贴,想来是缘起于香港某电视剧的杂志上有人为张彻老爷子开传立书“正名”,文中融八卦于谐语,忍俊不禁中叹起白云苍狗。

    说到张家班,不得不稍微提一下邵氏。邵氏集团现在好像已不似当年一般鼎盛,但邵氏对香港电影做出的贡献又怎能用“泽被后世”这四个字一语带过。他创造了太多的奇迹,将电影与其他声光艺术门类区别开来,带入了全新的领域。

    网易做的邵氏回忆专题http://ent.163.com/special/00032K3N/syf_movie.html

    作为我们这一代,对张家班中最熟悉的,可能还数狄龙与姜大卫这对双生。天涯姜大卫的粉丝甚众,耳濡目染皆是其年少时的任性美好与年长时的澹然内敛、百炼成精。年少时,戏中刀刀凌厉、拳脚大开大闔,自有股气势。因着张彻的喜爱与美学,戏中屡次凄绝命丧。戏中偶然也为恶役,可杀人也杀的委委屈屈,万分不愿,惹得观众分外爱怜;戏外与狄龙出双入对,叫外人看看什么是真正的双生。连当年名记倪亦舒小姐也不禁将目光投在这两人身上,再移不开眼。还有一位在当年还是豆蔻年华如今已在华人圈得享盛名的女子李碧华,于学生时代便将大把光阴、微薄零用全泡在电影院里,将双生的片子看了一遍又一遍。(两人似乎都于双生中更爱姜大卫一些,可我更爱狄龙。想来,因为我还是个正直孩子。)待其经历过风雨心伤再返大荧幕,一派宗师风范。眉眼间少了锐利,不经掩饰的纹路仿佛书写着姜大卫千山万水一笑间的从容。

    狄龙于张彻时代,真是最好的时候。有名师、有好剧本好同事,更有一位好兄弟。然而天下筵席终需散,十年兄弟情一朝尽。说不清是物是人非还是人心难测,留给我们的只有一声叹。到了楚原时代,狄龙心境许有变迁,不再是鲜衣怒马惨绿少年,而是匹马纵横长笑当哭。

    作为局外人,除了扼腕这对双生的分道扬镳,还能如何?

    3、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uninfo/1/1475851.shtml  乱八古大侠著作的影视版,作者:乱世飘零的BT
    这个话题,很杯具。

    古大侠由于他的行文风格,使得电视剧很难拍出神韵。以前,还有楚原的导,黄鹰、倪匡的编,至少不会太离谱,毕竟都是挚友来的。现在每次听说,谁有要拍古剧了,就有一种斯人已逝,欺吾无人的悲怀。你要拍,那就拍,可至少拍之前先看看古龙小说吧……如果您想另起炉灶,在下双手双脚欢迎,就别打着古龙旗号行不?听着一个个熟悉的名字被这般糟蹋,心如刀割,心如刀割啊!(我说的就是那谁,给楚香帅安了个阿凡提形象的那谁!石观音找个棒子来演的那谁!求您们了,您们是大导演,名导演,世界无敌的金牌导演/编剧,别再找棒子了成不?别再找那种年纪轻轻就面瘫的棒子了成不?毁了石观音,毁了水灵光,到此为止了成不?别把古剧改成暴降狗血的裹脚布般的剧了成不?)

    好吧,我淡定。

    讨论贴若热了红了,有两种角色必会出现,一是小广告、二是黑。忍不住八两句。

    金古之争,争了多少年?
    古龙是浪子,你可以说他没有大家风范,你可以说他纵情声色。金庸出身海宁望族,家中除了金庸外,就我所知还有其族兄穆旦,在诗学上的成就也颇高。由于出身的背景不同,他们倾注于作品中的感情自然不同。古龙没有家庭作为支撑,一步步走来,多少辛酸。然而古龙是多么可爱的人,就算经历过背叛,依然纯真地爱着世界上美丽的事物:酒、女人,更重要的是朋友。他可为朋友一掷千金,可为红颜血染衣衫,醉饮千觞、梦里寻欢。一直以来,喜欢古龙的朋友经常会说到的是,古龙究竟是想通过哪一个人物形象来表达自己。我还是比较倾向于李寻欢,原因就是里面的一句话:“佳人不可唐突,好酒不可糟蹋。”
    古龙与金庸,实在是光与影的统一。金庸的书,大多数都要立一个义,或武林正道大义、或天下兴亡大义。这点在刚过世不久的梁老先生身上更加鲜明的体现,只不过金庸的视野可能比梁老先生跳脱一些,也没有真正在道德上受到约束与负累,这便使得写作手法更为多变,人物不再只有忠奸,所以金派拥趸更多。然则我是很爱梁老先生的书的,那种白衫轻愁的书生形象,仿佛透过纸浮现出来。而古龙,他总是在摇摆。他创造了一个瑰丽江湖的同时也创造了一个黑暗残忍的江湖。在他的江湖里,一部分人拼命想逃出来,一部分人拼命想进去。想逃出来的人总是无法真正逃出来,他们口中说着厌倦了江湖事、不理江湖事,可哪个又逃得开?天真的拼命想进去的人,揣着一颗丹心、一缕情怀和不好不坏的武功。也就是这情怀,已经注定悲剧收尾。

    其实,懂得古龙的人,大多都是寂寞人——抱着残余梦想逆流而上死力挣扎的寂寞人。可叹,是否可以说,一见古龙误终身(又是句天雷滚滚的句子)?然而,不懂古龙的人终归不会懂,与他们相交,白首若新不可免。

    于是,我犯懒,copy一篇我在其他地方发的鸡血,也可看作是对先生的表白:

    默祷人事光转,他年若有缘相遇红尘,愿为君研磨、愿为君高歌、愿为君斟酒、愿为君添香。
    清辉中,与君倾杯对饮,吟风赏月;江湖中,与君策马纵横,剑击长空;豪情慷慨,恣意逍遥,珍惜分分秒秒。
    就算终须别,也可携一壶佳酿一对玉觞,登高台,与松涛相合,向往事干杯。
    小李飞刀成绝响,人间不见楚留香。这世上,从此少了萧瑟寒风中的悲歌,少了孤灯冷夜中的苦酒。少了鲜衣怒马的侠客,少了倾城难换的绝色。少了刎颈换命的情谊,少了亘古难消的寂寞。少了这些,人间硬生生就少了抹亮色。
    先生曾说:“我不是圣贤豪士,我只有一腔热血。”
    愿我心中热血未冷,热情未灭,活出本色。

    补充阅读资料: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no17/1/36797.shtml  古龙笔下的男人们,作者:知风草5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no17/1/36637.shtml   古龙笔下的女人们,作者:知风草5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no17/1/29846.shtml   十二年武侠乐与路,作者:大脸撑在小胸上

    顺便,提醒自己古龙吧有个坑:http://tieba.baidu.com/f?kz=652465385

    4、(预告)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uninfo/1/1497911.shtml  我和僵尸有个约会,作者:马家传人

  • 越来越厌恶自己这种废柴性格。

    FS君的事情我没有后悔过,因为既然是朋友就要无条件的信任。然而,HT可能也并非我想像的那般幼稚、那般莫名其妙地骄傲。以前不怎么关注HT(其实我这种朝三暮四的人,就算关注也不会对一个人关注的时间太长,何况不关注。基本就是我也没怎么DJ他的歌,当然人家也不认识我呀,我这种小虾米><嘿嘿),主要原因是他声音……阴柔><我喜欢的男生的声音要不然如同zhucool一样有力度有豪迈情怀,要不然如ediq一样有着那种青衫磊落的潇洒不群。之后一件事让我对这个人产生了难以言说的厌恶感:一个可以任性地公开地喊一个女孩子为BZ的男生,我觉得我无法忍受。不过我也充分接受了HT的建议,我就窝在自己这里骂天骂地骂人,谁也管不着。

    之后就有了粉丝君的事儿。第一,人根本就没有黑墨村。原帖我都找出来了。好吧,我承认,说话是促狭了点,但您老总是这样被害妄想,老揣着颗玻璃心,而且连之前的坦诚都没有了,啧,真是越来越回去了。手下一众LOLI也真让人啧啧称奇。

    所以,再去墨村关注除了那帖以外的内容,我就是脑子被野猪拱过了。

    然则,这事儿,应该不妨碍我萌Finale小楼君和Ediq吧……><泪眼汪汪。

    于是俺要存个欢乐古董帖

    还有另外一个也不能忘记

    好吧,不DJHT从这里开始,一个煽动自己fans去辱骂一个女孩子的人。。。实在没办法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