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生若只如初见

    2007年12月11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closion-logs/8221375.html

    本来想写下部的。可是突然失去继续写的理由了。言辞当中没有经过雕琢,BUG或者粗糙在所难免。

    -------------正文分割线------------- 

    「小蓿,你说什么?」叶世昌很优雅的为对面尴尬又执拗的女生倒了一杯红酒。
    「我是说!我喜欢你!喜欢的不得了!」我激动的无法握住杯子,只好将杯子放了下来。精致的酒杯与骨瓷碗相碰,竟发出了刺耳的声音,吓了两人一跳。
    「别说笑了……」叶世昌摇了摇头。
    「我没有说笑!我是说真的!我喜欢你很长很长时间了!我真的爱你!」我的声音很大,甚至透过了屏风,让周围桌子的人纷纷向这里张望。
    「别胡闹!」叶世昌终于知道对面的女孩子是认真的,好看的眉头皱了起来。
    「我……我没有胡闹……我只是……只是喜欢你。」我的声音渐渐低沉。
    「喜欢我什么?这次是第几次我们出来?才第二次啊,小姐。」他的眼神里仿佛写满两个字:花痴。
    「这个和见面的次数没有关系。小叶,你难道真的不明白?」
    「胡闹!」教养良好的叶世昌也无法忍受这种胡搅蛮缠,破天荒的拍了桌子,「你说什么,我不明白!总之你这样的小女孩我不会喜欢的!」
    「小叶,我知道我没有姿色也没有内涵。不过为了你我都可以改的。」我哽咽着将她最后的尊严掷到了小叶脚下。她的心也像被钝刀子慢慢割着,为了面前这个男人,她以往的骄傲与矜持都丢到了一边。甚至当初和闺中密友偷偷说的「大女子宣言」也慢慢的消逝。她现在只想让面前的男人接受她,忐忑着、惶恐着、偷偷希望着。
    「你看你像什么样子!」叶世昌的声音也高了起来,「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样做给我造成了很大困扰!」说完就拂袖而去,当然没忘记将这桌的钱结清。我哭泣着,虽然这个结局也是她意料之中的事,可她还是无法遏止心中的疼痛。 

    「喂,小姐。换成谁谁都会突然的吧。而且你又不是不知道小叶那个人。」电话的对面一个充满着笑意的声音让我不仅有点恼火。我叫李蓿,已经24岁了。家里有守旧的双亲和一个只会取笑人的表哥。表哥对我是极好的,我也把他当亲生哥哥一样。还有一个死党叫苏芸。可是过几个月就要公派出国留学了。我是那种偷懒的人啦,所以我继续在那个死气沉沉的课堂里混,混个硕士文凭。前段时间,我见到了小叶,就是叶世昌。看到了他,我才知道什么叫一见钟情。可是那个榆木脑袋就一个劲儿的拒绝。问为什么只说不合适。这种推托是无法赶走我这个脸皮像城墙的人的,而且,这毕竟是我离开前男友三年后的第一次动心。「大哥,你严肃一点啦。我是认真想嫁给他的。」
    「你为什么想嫁给他?因为他有钱?还是他帅?」
    「钱嘛……虽然不少,但是也没多的可以砸死人;人嘛,虽然不难看,但也没帅的惊天动地。我就是看到他了,喜欢上他了。算了,像你这么没情趣的人是没办法感受到一见钟情的。」
    「小妹,你比他小10岁,很多东西你没有办法给他。在他眼里,你只是个小女孩。」对面的声音突然黯淡了下来。
    「哼,大哥要帮好朋友说话了。是啊,我没钱没色的,怎么能吸引小叶呢。可是我这个人认死理,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掉泪。所以我相信我会用诚心感动小叶的。」
    「那么你加油哦!」
    「蓝星,拜托你认真一点啦……还有,这个那个……小叶有没有女朋友?结婚了没有?」
    「天哪!小蓿,你连这个都没搞清楚就和他告白?你胆子太大了,普通男生在他那个年纪都该有孩子了诶。 那么我很率直的告诉你,他没结婚,女朋友嘛好象有。」
    「你们还是好朋友,连好朋友的感情生活都不了解。」
    「我哪有你八卦,况且他不太和别人说他感情的。」
    「行了行了,那我先去读书了。最近忙死了。」
    「行,kiss bye。」蓝星放下电话,心里不禁有些沉重。小叶和他这个不更世事的表妹之间注定是不会有结果的,可他这个表妹,一旦决定了的事情是很难改变的。蓝星也不禁叹了口气。
    这时他的电话又响起来了:
    「喂……」对面一个男子的声音低沉却十分柔和,「蓝,我想找你谈谈。」
    「算时间你也差不多该打电话来了。」
    「小蓿和你说过了?」
    「恩。你也太绝情,拒绝女孩子至少应该婉转一点。还好我这个表妹神经大条,要不然被你刺激到自杀都有可能。」
    「……你别吓我。」
    「……我就是在吓你的。那么晚上7点在Ice Pub见?
    「行……你对那里倒是钟情……」
    「我这人向来专一。」蓝星刚说完这句话就听到对面「啧」了一声挂掉了电话。 

    「喂,小蓿,你真的准备继续追那个男人?我看他也不是很值得追嘛,性格阴沉来兮的。」
    「你不懂啦,小女孩。男人嘛,当然要沉稳一点。像他这样的大我十岁又沉稳又能养家说话声音又好听的男人到哪里去找呀。」
    「拜托,你花痴也花痴的正常一点好不好?那个人不会适合你的啦。很多人你第一眼看上去好,其实都有很多毛病。况且我上次偷偷看,觉得他也不怎么好,至少和你绝对不配的,和那位‘冰山美人’倒是很难说。」「你凭什么说他一定会喜欢像小梦那样内向又精致的像瓷娃娃的女孩子?」
    「感觉呗。」
    「……不跟你说了。」李蓿气鼓鼓的完全没有注意到讲台上的教授气的手哆嗦。她刚把头抬起来就听到一声暴喝:「李蓿!苏芸!你们说话就给我出去!」 

    「都是你啦,害的我也被罚。反正跟你在一块儿就会倒霉。」
    「好了小芸,别抱怨了啦,我承认是我不好还不行吗?我赔罪,我认罪了……小芸小姐~小芸公主~小芸女皇~」
    「好了好了,也没见你有多少诚意。你这样子不稳重,叶世昌怎么会要你?」
    「我这叫率性好不好……小芸就会打击人。呜呜呜呜」
    「别假哭了!小蓿,过段时间我就要去澳洲了,你要自己好好照顾自己。」
    「干吗?说的跟真的似的。不就是去两三年嘛。一眨眼的工夫。你知道,我这人向来没心没肺。」
    小芸突然抱住了我,瘦弱的她用了如此大的力,哽咽着说「我舍不得你。」我不禁也被感动了,不过这时候我怎么能也表现出难过呢,于是大大咧咧的拍着她的背说「安啦安啦,你回来了我们继续做姐妹。你看看,平时还硬要充大人,这时候哭的像个小孩子。快叫我小蓿姐姐。」
    「你永远就这么不正经的……人家真的很难过的。」我拍着她的背,听着她的哽咽,悲从中来。其实我也是很难过的,可是现在的我应该怎么做?哭着让你别?还是笑着等你回来?我选择的是后者。虽然在内心也确实不怎么当回事,两年的时间我相信并没有办法冲淡我们的友情,可是总有点忐忑,不知道为什么而忐忑。
    「傻瓜……我昨天帮你算了。」
    「哇!塔罗女神出手了?是不是算出我和小叶琴瑟合鸣、比翼双飞?」
    小芸沉默了,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说。「小蓿……我希望那是我昨天心情不稳所以算错了。总之,你要当心红屋顶的房子。今年别往那里去。」
    「明白!」我立正敬礼,依然不当回事。作为「生死由命」的信奉者,对这些都是采取着淡然的态度。命里有时终须有。不过看到小芸那么郑重,我今年少往那边走就是了。
    「小蓿,我不在你身边,有些话……你不要憋着。其实你是什么样的人……那么多年了,我很明白。」
    「知道知道!好了,今天我请客~~请小芸女王吃饭!」
    「啊,月底了你竟然还有钱!」
    「小……看……人……」 

    「说吧,什么事情?小蓿那事儿,一点转圜余地都没有?」蓝闲闲的问。
    「蓝,你知道。我没有办法接受小蓿。」小叶沉重的说,神色中甚至有点苍凉。
    「我明白……虽然我从来没有问过你……但是我明白……」
    「帮我劝劝小蓿。」
    「谁劝的了她……除非她自己想通。其实你对她的态度我虽然有点心疼,但也知道你是为她好。」
    「你明白就好。」
    「小蓿估计要怨你。」
    「怨我没接受她?蓝,这种事情没办法强求的。」
    「她不会怨你不接受她。她会怨你不把她当朋友。小蓿是一种就算悲伤也会藏在心里的人,但是她无法看着喜欢的人悲伤。你其实真的可以和她把真正情况说明白,她会很体谅的。而且她也不是一个到处乱说话的人。」
    「我有这种义务吗?」小叶的声音中带了一丝冷酷。
    「……没有。」沉默在两人之间泛滥开来,一直由蓝星打破了这个沉默「叶,有没有看到那个女人?」
    「恩。」叶世昌侧头看了一下那个在吧台后面笑颜如花的娇小女子。
    「她是我从前的恋人。我以前没有和你说过。」
    「……」叶世昌没有接话。
    「当初,我没有珍惜她,一心一意扑在工作上。现在与别人建立了家庭有了孩子,却开始怀念她。我知道我的这种行为从内心来说已经是对我妻子的一点点背叛,可是当你失去了你才会知道失去了什么。小蓿是个好孩子,虽然不敢说她是女孩子中出类拔萃的,但是她可以让人感到安心。现在的她也许只是一株不起眼的小草,可是当你靠近她,也许会发现她才是你的解语花。本来我并不愿意和你说这些,可是我不忍心看小蓿难过。你自己好好考虑一下吧。」
    「我没有说过她不好……可是我无法接受她……」
    「行了,我明白的。以后小蓿要是缠着你,希望你能尽量的尽量的在达到目的的前提下对她伤害小一点点。 这顿你请,我先回家照顾儿子去了~」
    「为什么又是我请……」 

    「喂,小蓿。明天星期天出去玩吗?到跑马场去。早上9点在你家门口集合。」
    「哦,路路啊。没兴趣去。」电话是好朋友肖路打来的,因为最近小叶一直对我很冷淡,而且经常出言责骂,我心情低落到极点。经常是半夜哭醒,然后继续睡……本来我就是那种神经大条的,可是对小叶的爱已经把我折磨的有点不知所措了。
    「小叶也去哦。」肖路神秘兮兮的说。
    「有他在我更不去了!」我赌气的说。「你没看到他对我态度?那么凶!难道我暗恋他都不行了?」生气的我口不择言起来。肖路沉默了一下,不知道说什么好。嗫嚅了半天甩了一句「反正位子帮你订好了。我是看你最近郁闷,所以想叫你出来玩儿。」
    「我明白的。谢谢路路哦。」
    「小芸又不在,估计你连说话的人都没有了吧……」
    「你又知道了……好了好了!你去忙吧,我也忙了!」挂断电话后,觉得心脏好象不归自己管似的剧烈跳动着。在空旷房间里无措的响动着。「去还是不去呢?」无法决定。现在怕看到小叶又很想看到他,觉得去了好像是对自己尊严的再一次践踏,可不去总觉得于心不甘。心跳的烦躁起来,就洗澡睡觉了。

     第二天很早很早的醒来,依然觉得内心有种悸动。洗漱完毕换好衣服在阳台上发呆时,听到熟悉的喇叭声。肖路那个家伙傻不拉几的穿了个夏威夷式的花衬衫,哪里像是去跑马。明明就是去当花花公子的……没十秒钟,一辆白色本田SUV车停在路路的车后,虽然小叶没有出来,但是他那种无法忽视的存在感已经让我激动的血压升高,脑神经衰弱,抓起沙发上的包冲了出去。背后母亲的声音高叫着「早点回来!晚上10点以前没回来的话就别回来了!」
    我奔到楼下时,小叶已经走出了车子。我绞着手里的书包带子,结巴着说「上午好。」
    他看了我一眼,淡淡的应了一声。肖路这时候插进来,「小蓿怎么不问我好?」我看到他花衬衫就觉得晃眼的很,可是有事情要问就忍了下来,把他拉到一边「小叶知道我今天去吗?」
    「知道啊。」
    「他有没有说什么?」
    「没有啊。」
    「就他一个人,没有带其他人?」
    「是的啊。」
    「你再‘啊’」
    「啊?」
    我这次没等,直接一记暴栗敲了上去。

    初秋的马场人并不许多,我们10点多了一点就到了马场。三三两两的情侣都在外围信马由缰的低声细语。看着气苦换好衣服我挑了一匹不太高却挺壮实的马一骑当先,回头看小叶还在整理马具,而肖路果不其然在马厩附近和劲装美女一个个打招呼,并且无奈的接受一记记的白眼。于是放缓了缰绳,心乒令乓啷乱跳,只记得同学说的「要把握住任何一个发生艳遇的机会。」想象着那种马失前蹄然后小叶英雄救美我用水灵灵的眼睛看着他充满崇拜的旖旎景色,不由得悄悄呕吐了一下。其实,现在我已经明白和小叶不可能了。只是,有些事情没办法那么快放下。听到身后一阵细碎的马蹄声,看到小叶身姿挺拔的赶了上来,内心一阵欢呼「赶上来吧赶上来吧!」可是他总在我身后不即不离,眼光四处张望。
    转眼就到了中午,饭后休息一会儿的时候看到小叶去了马厩。看的出他很喜欢他那匹黑色的高头大马,可能是去看看它了。小叶还是个内心丰富的男人啊,我偷笑着。至于我跟踪他嘛,目标当然只有一个。
    「啊,好巧啊。我也是来看看我的小马驹的。」发现他看着我时,我假装找寻我那匹马。偷偷用余光看着他。
    「李蓿,你可以不可以不要这样了。我真的很累了。」小叶突然这么说。
    「啊?」
    「你不觉得很累吗?整天跟着我。你明明知道不可能,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了。」
    「可是路路明明说你知道我来的……」
    「我是知道。我是不忍心驳路路的面子。他们不清楚,你还不清楚吗?你毕竟也已经24岁了。你还记得上个月你和我说过什么吗?你说,我对你再也没有奢望。那时我以为你想通了,没想到你依然是这么固执。」
    「我知道你不会喜欢我,可是我喜欢你不可以吗?」
    「够了!你知道你这种莫名其妙的喜欢让我有多烦躁吗?」我们争吵的声音渐渐大了起来,路过的人都有点诧异的往这里看。他拖着我,往别的地方走。我麻木的跟着他,想哭,却没有泪。他拉我到一个屋子,好象是马场当中供人休息的凉亭。
    「好了。我知道我语气很重。可是我希望你再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你好好找份感情,找个合适的人吧。」
    「小叶……你既然不喜欢我,就别管我的事。大不了,以后我们再也不一起出来了。我就当做了一场春梦,到底是醒还是继续做下去,你叶世昌也管不上了。对不起,这段时间让你那么困扰,你就找你的白雪公主吧。」
    「你在怨我?」本来我不受大脑控制的说了上述那些话也有些内疚。听到他这句问话觉得有点闷。我是在怨他,他从来只知道拒绝,就算我们当不成情侣,我们也可以当朋友。难道他一定要把我的心撕裂了再撕裂了吗?我没有回答他的话,两人间长久的寂静。
    「算了,小蓿还小,将来就可以明白了。」
    「别把我当小孩子!」我怒喝着转过头,却发现小叶扶着凉亭的栏杆,脸色有些苍白。而身后不知道从哪里出现了一匹大马,前蹄已经高高抬起。
    「当心!!!」我不知道自己原来也可以跑那么快,把小叶推开。而马蹄终于也落了下来。清楚的听到骨骼碎裂的声音,感到身体里一阵阵的无法忍耐的刺痛。我仰面躺着,看到小叶眼中的惊恐和悲伤,以及他在我耳边大叫的声音。小叶从来是温文的,就算他责备着也不曾失态过。看到他那么难过,我竟然有一丝甜蜜。随即的是晕旋和痛苦「小叶,你不必悲伤。能这样对我来说是种幸福。只是,不知道我的父母会为我如何难过。」这些话一句都没有说出来,因为鲜血早就填满了喉咙。

    ……

    「小芸……你是对的……红色的……」朦胧中,意识的最后,看到了小芸的泪。嘈杂也寂静了……包括小叶声声的呼唤……

    分享到:
    Tag:小说 小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