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为李将军喊冤(未完!龟速更新中)

    2010年08月12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closion-logs/72771994.html

    别当真就是了。只是许久没有更新空间,随手拿上来晒晒。。。一个未完成的吐槽。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622f220100gwy4.html
    李敢是悲情了,去御花园的路上,他脑子里想的都是他早早就领便当的大哥和二哥,还有他爹和他堂叔,他远在塞外归不得的侄儿,以及在御花园里左拥右抱的君臣三人组。他一边奔一边泪,泪花儿一会儿溅出一个“怨”字,一会儿溅出一个“恨”字。他不在乎那两百石的食邑,不在乎什么关内侯或者郎中令,NND,李家都被这三人倒腾得快灭门了,老子一门忠烈,被这奴才出身的,出为上将内卧君席的小子,联合着他那外甥,一红脸一白脸,小爪子挠君心,把刘彘迷得七荤八素的。他们三天两头在上林苑或是甘泉宫里不知道是XP还是NP还是XNP,八百年没叫自己随君狩猎,今天倒想起来了,把自己叫上去甘泉宫了,一准儿没好事。
    李敢不怕,他出门遗书都写好了,字字血泪啊。本来字儿就写的不好,心情一激动,更是不能看。
    到了御花园,看到三人组衣着光鲜。卫青低着头,霍去病磨牙霍霍,脸上写着:“今天我不杀了你我不姓霍”,刘彘迈前两步,扭着小腰,呲牙一笑:Let's Go!
    于是,李敢把来时的路又走了一遍,前面儿还有三人组花枝招展,不由得五内杯催。
    从未央宫到甘泉宫,要经过很长一段路。三人组一刻不消停,刘彘经常左摸一把,右拍两下,很是忘形。李敢不由得苦笑,自己算是什么?他爹飞将军又算什么?他们李家更算是什么?
    TMD都是屎,李敢唾了口唾沫,像吃到了只苍蝇。
    霍去病眯眼冷冷地看了一眼李敢。

    霍去病是个年轻人,18岁出征大漠,之后无一败战,成为神话中的人物。
    李敢冷笑,你要说他是神仙般的人物,也可以啊。
    霍去病又狠狠瞪了李敢一眼。
    以当时两人之间的距离来推断,霍去病听到李敢这句几乎是闷在肚子里的诽谤的话的可能是微乎其微的。那么,得到的结论只能是两个:1,霍去病是顺风耳;2,霍去病瞪李敢不是为了这件事。当然,后者的可能性大很多。
    霍去病恨李敢,原因还是出在卫青身上。卫青是谁?卫青是个在霍去病心里被尊崇地供上神龛的人,即使刘彘也欠上几分。而李敢,竟然放手揍了卫青。“好胆量!”霍去病又开始细细磨牙。
    据太医院里的人说,霍大将军几天之内,牙便短了几寸,可原本的缺钙症却痊愈了。推敲之后,太医院发明了补钙神方。

    李敢低着头一边腹诽一边想像卫家怎么倒台,而他们李家又怎样重焕灿烂,忍不住微笑起来。这一笑,将这粗豪将军脸上的刚强冲淡得不见踪影。
    “活脱脱一个农民。”霍去病嫌恶地“啧”了一下。“不过,牙还挺白的。”他看着笑的呆傻的李敢,心里说,可是莫名感到很温暖又很惆怅,捎带着想起了自己的大黄牙。敛了还未漾上嘴角的笑容,摸了摸自己唇上将长未长的胡髭,


    李敢,他敢这样说,即使只是在心里,那是因为他活在西汉,朝中看不顺眼卫青霍去病的大有人在。如果放到今日,他即使是腹诽,也要被大将军党或者是霍党生吞活剥了,哪里还允许他蹦跶到甘泉宫围猎。所以说,李敢还是生逢其时的,老天还是开眼的,由着他多活了几个月。
    苍天庇佑李氏一门,不为宵小飞沫所害。

    回过来说甘泉宫行猎。
    据史书记载,甘泉宫行猎中发生的谋杀命官案实在有几分蹊跷:

    关于刘彘的取向问题,早就是一个公开的秘密。刘彘自己也不在乎,反正已经臭得如茅坑,根本不在乎多坏一些清白出身的少年。
    他当太子的时候,就已经立志睡遍天下美人。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每听相思泪纷纷 2009年08月12日

    评论

  • 卡文卡两年。
  • 侮辱烏龜。笑煞蝸牛
  • 哦哦 芒果君?
    在这里看到你
    我一直粉萌 霍将军
    回复白晓生说:
    霍和衛我都OK,我不萌的是劉彘。
    2010-08-22 11:5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