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要逃离魔都

    2010年03月21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closion-logs/60894225.html

    一个失却了魔性的都市,只剩下单薄的对过去的臆想。
    一个巨大的空洞中仿佛有两道目光,冰冷地将人心底冻结,强大得让人无处躲藏、无所遁形。
    它好像咧了咧嘴,恶毒地将一切鲜活都吸入它的深渊,似十八层地狱一样。
    耳边有各色各样的声音,每一种都声嘶力竭,我却听不清楚。
    头脑好像要爆炸
    我要逃离魔都
    我将去向何方
    哪里是我心乡

    现在的魔都,显然已经失去魔性了。
    在这里再难看到超越尺度的张狂,一切都谨慎地不去触碰那根被强加的红线。
    一切颓废与狂热都变成了时尚,那种将内心痛苦释放出来的乖僻夸张,好像已经成了陈年旧事。
    魔都的魔性,第一步消失在女人身上。
    魔都的女人们,用华服白眼包裹着自己,却屡屡败退于心中的自知之明。
    原本那种对潮流和个性娇憨纯真的追逐,现在已经变成在光怪陆离下伪装的镇定。
    追随着被大肆宣传的名牌、“品位”、荣华、香氛,都变成了空虚的最好佐证。
    就连那支撑魔性根骨的骄傲,都凄惶得游移不定。
    她们已经变成了大户人家里的一房妾室,在姿容尚佳时调笑卖乖,待红颜凋损时压抑住天然风骚低眉敛目地入定。
    不似正室般握有权柄,也失却了主人昔日的百般疼爱,只得天天独自描眉,在无聊时想想当初换取嘴角苦笑一瞬。
    她们将天生的机智,随意地贱卖给那些低头看着她们的人们,即便她们根本不明白那些人目光后的深意,她们就仿佛季后甩卖般急不可待。

    现在的魔都,已经被驯服了。
    这里再难出傲骨铮铮的
    而于今日被追逐模仿的所谓“名媛”,多少只是辗转在不同男性间,沦为玩物?
    偶有那些人格高贵独立的,又有几人能被今人记起?
    如今,魔性变成张爱玲或程乃珊笔下的风月娇嗔,
    若魔性沦陷如斯,亦为上海之可悲也。

     

    * 说起“名媛”,我倒独爱王吉。想来她是可以口叼艳俗玫瑰,将裙摆转得如同风车。高跟鞋踏着地板,仿佛踏着男人内心中某个炽热之处。她是世俗的,也是聪慧的。她将枕边的恩客当作谋生的手段,颜色娇丽时也不乏众多追求者,然而一旦年华老去就觅一处低调度日。混不似所谓“名媛”八十锒铛仍嘴唇血红跌跌撞撞地出入各类拥挤场所,面子连着里子一齐丢尽。
    * http://www.ce.cn/life/rwsx/mxss/200711/21/t20071121_13665547_4.shtml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