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燕—风雨如晦[未完]

    2007年06月06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closion-logs/5512364.html

    附前言:
    这个“口袋同人”,可能只是借用了几个人的名字,临时拼凑的不知道是否能称为是故事的故事,以飨众人。
    写这个,不是为了描述什么历史,只是为了某种程度的怀念。有的时候,就算在游戏里也会投入真的感情。我是个很笨拙的人,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最真实情感时,往往会选择一种最“错”的方式。可能会伤害一些人……其实,伤人无异于自伤……
    不管怎么样,就是用这篇不知道会不会TJ的烂文来献给我游戏中曾经青葱的岁月。(最后一句,真的非常像KUSO啊。)

    第一篇  众生相

    看着城门上“龙”字大旗呼飒飒的降了下去,取代的是一面绣着“夜”字的玄色大旗,轩轻叹了口气:“这就是王位的更迭吗?” 敦在一边拍了拍轩:“这样不是挺好?大燕一贯都是这样的,至少没有扰民嘛。”
    “可是,你是否知道……”轩还未说完,就被敦掩住了口,“那事儿,以后再说吧。”敦说完就拉着轩快步入了皇城。

    “大燕国第三代君主夜苍凉登基大典……”千鸟偏头问身边一位男性武将,“龙崛皇上怎么?退位了?”
    “是啊,不过皇家的这些事儿,我们也弄不清。还有小鸟,以后要叫龙崛为先皇了。”
    “啧……先皇,先皇不是称呼死去的皇上的吗?幸福,这样说,你也不怕对龙崛皇上不敬。”
    “唉,龙皇脱下皇袍,混迹市井,不就是表示和皇族身份一刀两断了吗?称他为……先皇……也并无不妥……”
    “幸福……”千鸟赶了一步,挡在他面前。
    “哦,风大沙子迷了眼……” 幸福急忙解释。
    “……我没想说这个……我想说的是……你的鞋子……穿错了……”
    幸福低头一看自己竟然穿的两只鞋不是一双,立刻大窘。

    “参见蓝大将军,一路鞍马劳顿,这是青鸟郡主托老奴带过来的点心盒子,都是您喜欢吃的东西。”年老太监恭恭敬敬的说。
    “青鸟给我的?”蓝将军眼中掠过一丝凛冽,“唔,有劳公公了。这是一点小意思……”话说着,蓝将军把一张银票悄悄塞到了那年老太监手里。那太监笑的满脸菊花:“诶呀呀,这可如何使得?奴才只是跑个腿儿……”可眼睛早偷偷瞄向微微摊开的手,一看,那笑的就更欢了。
    “应该的。平时还多亏公公照应了。”蓝将军沉吟片刻,“公公,夜皇为什么这次要召集所有四品以上无论是地方官儿还是京官儿都星夜返京呢?”
    “这……”太监有点儿尴尬的笑了笑,“这上意难测……我也说不准。蓝大将军是行伍出身,跟过开国太祖爷,这夜皇到底是怎么个打算……您应该比我清楚吧……”
    “哈哈,公公说笑了!蓝某终日在那边陲大漠,对京中之事哪有公公清楚。”
    “唉唉,蓝大将军休要挤兑老奴,这事儿……老奴实在不知。您也知道,这夜皇在没当皇帝的时候就是极沉默寡言的,平时和咱们这种下人又没有交往。这猜测上意……至少也得给老奴可以猜测的东西呀……”
    “呵呵,是蓝某的疏忽。公公公务缠身,我就不多留了。我送您出去吧。”
    “有劳蓝大将军啦。”老太监又绽开了满脸的菊花,本来浑浊的双眼中飘出难解的眼神。

    “泪公主!泪公主!”一个穿着鹅黄衫子纵马狂奔的少女后面跟着不知道有多少的宫人大呼小叫。看到泪公主一拉缰绳跳过一个低矮的篱笆时,竟然有两个嬷嬷当场吓昏了过去,于是一些小宫女除了继续大呼小叫还要帮着两个嬷嬷掐人中。
    “你们都跟着我干吗?我去找皇帝叔叔都不行?”
    “可是公主,皇上估计现在为了登基大典的事儿忙的不可开交,他吩咐奴才们带公主到行宫里玩耍……”一个太监气喘吁吁的说,旁边一个小太监发现他竟然说漏了嘴,轻叹口气。
    “你是说,皇帝叔叔……觉得我麻烦?”泪公主缓缓的停了下来。那个老太监面容惨变,这个刁蛮的小公主虽与夜帝是叔侄相称,可实际上却情同父女。虽然这趟差事是按照夜帝的吩咐,可万一龙颜动怒,自己十个脑袋都不够砍啊……于是“扑通”跪了下来,哀求泪公主息怒,后面也跟着跪了一大片求情的宫女太监。
    “此事,与你们无关。不过,皇帝叔叔的登基大典,我是必定要去的。”仰头看着公主的宫人们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个笑的灿若春花的公主心里竟然泛起一丝不祥之感。只见那个老太监干脆匍匐在地上口中念念有词,好象是什么:“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保佑吾皇平安……”云云。

    “可可,你一个人上京,为父不放心啊。”陈老翁拉着面前一个年轻人的手涕泗横流。
    “爹,这乡下地方哪能施展我的抱负?我要保家卫国,立下赫赫战功,然后衣锦还乡。”
    “爹不要你有什么功名,爹只要你平平安安的,和邻居家小翼结婚,然后生他一窝大胖小子……”
    “爹,您就别阻孩儿前程了。等孩儿功成名就那天,我会接二老去享福的!”
    “可可……可可……”年轻人不顾身后一叠声的呼唤,毅然离开了这个养育自己十七年的小乡村。

    “小姐,这儿离潞安已经有200多里了。我们要到哪里去呢?”
    “瑚儿,别再叫我小姐了。既然我离家出走,就没准备再回去,我也不再是什么府尹之妹了。”
    “小姐……何必呢……在潞安我们过的挺高兴的啊……”
    “……若是你留恋那儿,你就回去吧……”
    “瑚儿是终生追随小姐的,小姐别生气……”
    “瑚儿,有些事儿,你是不懂的。义兄做的……是大逆不道的事儿……而且我虽为女儿身,却也是读圣贤书长大的。怎肯与这不肖兄长同流合污?别的也不做多想,就盼觅得一处清净幽玄的地方,离群索居罢了。待再过几年,瑚儿长大了,就寻一个好人家嫁出去。”
    “小姐……瑚儿……瑚儿没这个意思。”口中强自辩白可红云早飞上了丫鬟小瑚的面颊。那小姐嫣然一笑道:“我虚长瑚儿两个春秋,以后瑚儿就叫我往事姐姐吧。”
    “往事……姐姐?”
    “往事不可追,来日尤方长。如烟又如梦,道陵叹浮沉。”

    “禀告皇上,冰翼公主求见。”夜帝从堆积如山的折子中抬起头,有点儿迷糊的看了看眼前的太监。
    “她来干什么?我没有传诏给她啊。”
    “她听说皇上您要举行登基大典,死活要先见皇上一面。”老太监说着,口吻中也有些忿忿,“她以为自己是什么身份?不好好呆在给客人安排的水榭里,偏要打扰皇上。”
    “算了算了,她还是个孩子,况且还是先皇的义女。让她稍等,我忙完手上的事情就去。”
    “皇上……您给她这个面子,她又要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行了,我知道怎么办。你也先下去吧。”
    老太监摇了摇头,一步步后退着离开御书房。刚想开门,眼前掠过一片紫色 ,夹带着海棠的扑鼻香气。
    “夜叔叔~”那身着紫衣的女子不顾夜帝的惊愕径直扑了上去。夜帝忙放下手上的笔,迎了上去。
    “夜叔叔,我好想你!”女子含着七分爱娇三分真情的说,“你也不来看我。”
    “翅膀乖,你也知道我一直忙。”
    “不管嘛……夜叔叔不疼人家了……”
    “哪有……”
    夜帝这时才发现侍立在一边的一个全身穿着黑衣的少年,面容严峻,五官却极稚嫩。他用崇拜的目光看着冰翼公主,就连夜帝仿佛也无法进入他的眼帘。
    “大胆!见到新皇竟敢不跪!”老太监用尖锐的嗓音呵斥着少年。冰翼公主也微微蹙起漂亮的眉头:“末日,我平时教你的礼数都到哪里去了?”
    末日无言的跪下,感到一丝和煦的风轻轻将他托了起来。他第一次认真看眼前的皇帝。夜帝与他对视着,微笑着问:“你叫末日?我见你骨骼清奇,肯定是大才,将来会成大燕的顶梁柱的。”
    末日有些动容,刚想回话,却看到夜帝身后冰翼公主饱含妒意的一双杏眼充斥着怒火,就将口边的话缩了回去。

    “大胆!你是何人,竟敢夜闯皇宫!” 一个身着夜行衣的女子刚跳下宫墙就被十几个内廷侍卫团团围住。女子一刹那稍微有点不知所措,明亮的眼睛里有着几分尴尬和歉意。
    “请禀告你们头领,说黄一奇拜访。”女子故做镇定的将耳朵旁边细碎的头发别到耳朵后面,朝面前的侍卫说明了来意。
    “你这个小丫头片子怎么会认识我们头儿?”为首一个侍卫无法将眼睛挪开女子被夜行衣勾勒的美丽曲线,强自镇定的说。
    女子见那侍卫眼睛骨碌碌的乱转,不由得一阵气恼,不知从哪里抽出一条鞭子就想教训一下那侍卫。可鞭子还没挥出,就有一双温暖干燥的手托住了女子的手腕,一个好听的男人的声音在女子耳畔响起:“妹红公主夤夜造访,怎么不通知在下一声,在下可以禀告皇上安排公主住所呀。”
    妹红公主看清眼前来人,不由得面上微微发烫,低声说:“是艾亚哥哥呀……听说夜叔叔要正式当皇帝了,想抢在几位姐姐前面先凑凑热闹的。可这贼杀的奴才,刚才便一直不正经。” 妹红公主毕竟年轻,说到后面竟有些哽咽。
    “头儿……不关我的事儿啊。是这个丫头……” 那侍卫抬头看了一眼年轻头领脸上越来越森寒的怒意,知道自己招惹了个不得了的主儿,就不知道再辩解些什么好。
    “你们面前的这位是大燕世代盟国火之国的公主。身份高贵。念在你们忠心保卫皇室安全,死罪可免,活罪难饶!拉下去,打四十军棍,罚三个月的饷银。”
    “多……多谢头儿。”
    妹红公主不一会儿就听到了外面军棍落下的沉闷的声音和极其压抑的忍痛的呻吟,心下侧然。她本来想向艾亚求情饶了那个侍卫,可知道艾亚这个人平时虽然是极和蔼的,但发出去的命令就像没办法回头的箭一样。看着艾亚浓黑的眉毛皱的越来越紧,妹红公主匆匆告别离开了院子。她是走的如此匆忙,连身后艾亚发出的那一声幽幽的叹息都没有听到。
    妹红公主驾临的消息早有内侍向夜帝禀告,她刚跨出院子的台阶,就有八位宫女侍立一旁,请妹红公主移驾御书房。“夜帝想和公主一叙。”带头的宫女恭恭敬敬的说。“那我立刻就去!” 妹红公主刚想快步跑去御书房,可轿子早准备好了随时等待吩咐。于是公主心不甘情不愿的坐了上去。

    “翅膀啊,你的一个好朋友也和你一样先到这儿来凑热闹了。”夜帝听完禀报后笑眯眯的对冰翼公主说,然后轻啜了一口杯中的雨前龙井。
    “谁呀?”冰翼漫不经心的说。
    “是一奇这个丫头。”夜帝说起来,笑意仿佛可以从脸上溢出来。
    “哦,是她啊。”冰翼冷冷的应了一句。刚说到这里,就听到一阵脚步声由远至近。“夜叔叔,恭喜恭喜!” 妹红一路口中道着喜一路朝夜帝快步走去。
    “呵呵,辛苦一奇啦。谢谢。”
    “诶?翅膀,你也来了?”
    “恩……”冰翼公主冷淡的回了一句。妹红乍一见冰翼身边的黑衣少年,好象有几丝面熟。再仔细看,越来越像末日。妹红试探地叫了一声:“末日?” 末日回过头,半跪下来朝妹红行礼。
    “末日,千万别这样,快起来!末日,真的是你?我们有多少年没见面了呀!”
    “回禀妹红公主,我们大约有3年没见了。”
    “末日,你高了呢!”妹红踮起脚朝末日的头顶比了一比。
    冰翼一声很突兀很做作的咳嗽声打断了他们,“末日,我们走!”末日一下子也弄不清楚冰翼在干什么,只好匆匆向一奇抱拳告别。然后向夜帝行了大礼退下。
    “皇上,这些是礼部呈上来的登基大典的步骤;另外的是工部呈上来的拟订的新建阁子的折子。”
    “洁……皇后,麻烦你了。这些事,本不该劳烦你。”
    “皇上太见外了,近日见皇上忧烦,臣妾正恼自己不能为皇上分忧解难。能尽点绵薄之力,臣妾也倍感欣慰。登基大典的节目单子,臣妾已经粗略的扫过一遍,觉得没什么不妥。”
    “节目单子?唉……就算没那个劳什子登基大典……我……朕也已经当了这个皇帝了……何必费那些周章……”
    “嘻……皇上您可是满口的不情愿呀。”
    “岂止是满口?是满口满心的不情愿。如果……”
    皇后还没等夜帝把话说完,就玉手一扬,轻轻按住了夜帝之口:“皇上,登基大典不可少,这是昭告全天下您成了大燕的新主子了。”她把手放了下来,“臣妾也知道,皇上只想当个闲散人。可既然龙崛皇帝把整个大燕托付给了您,您就不该有那么多迟疑。这大燕千千万万百姓都离不开一个好皇帝……臣妾给皇上亲手结了根绦子……”
    “呵呵,还是如意结啊。”夜帝接过来,顺手就别在腰上。
    “臣妾手拙,只会这一种……”
    夜帝一只手摩挲着绦子上的白玉麒麟,一只手搂着皇后细瘦的肩膀望着庭院里双飞的蝴蝶道:“就这一种,已经死死结住了朕的心……”


    “皇上当天先要去北郊的燕山祭天,所以三牲不可少,品级一定要按照太牢来做!还有,从皇城去燕山有一百七十里路,皇上那顶轿子要有16人来抬,随侍的只有诸位皇子公主们,皇后娘娘的轿子也要16人来抬,可随行至燕山山脚。四品以上大员直接在山脚候着,待御轿到了就跟着到山顶祭台。” 司礼监的老太监心急火燎的跟面前一帮子大小太监交代着大典那天应该注意些什么。可说着说着他自己也乱了起来,不得不叫过一个稍微年轻点儿的太监重新整理了当天要注意的。忙忙乱乱粗略说了一下,旁边有个小太监提醒他还有节目的事儿。老太监一拍脑袋,一叠声地说:“啧啧啧啧,差点把这茬忘了。小格子细心,回头我好好赏你。”
    “祭天过后呀,皇上在御花园大宴群臣。那时侯会有些节目,有些是从民间请来的戏子,他们换衣服的休息的地方可得准备好。另外,那些人儿休息的地方和王公大臣们的家眷休息的处所儿离开的得远,别叫那些腌臢胚子污了大人们的眼。都听清楚了没?”
    “哟,斐公公,忙着呢?”
    “哟~路大人,哪阵风把您吹来了?这可不是吗?老奴的脑子真是不够用喽……”
    “皇上叫我来瞧瞧,有没有什么地方需要搭把手的。”
    “路大人,您说咱这位新主子,真知道疼人儿啊……不过老奴这儿暂时没啥要劳驾路大人您的。您老现在呀,只管复命去,大典当天皇上的周全,可都靠您和您的弟兄们啦。”
    “那是!好了,斐公公先忙着,我先走了。”
    “走好了你呐。”
    “刚才,我说到哪儿了?”老太监目送路大人出了园子,回头茫然的问面前的那些个大大小小的太监们……
    “古人有云,‘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在我看来,京城繁华地,哪里会缺少佳人。您说对吧。”蓝大将军盯着面前的艳装佳人,不知道在胡扯些啥。周围的随从只好尴尬的笑了笑,对他们上司这风流的禀性和出乎意料的在美人前会张口结舌的纯真早已习以为常。只是觉得在天子脚下,蓝大将军这么闹腾未免惹人口舌。万一有哪个一状告到皇上面前,就算蓝大将军估计也吃不了兜着走。
    千鸟道了个饶,起身想把靠着外街的那排窗户关了起来。微风拂过,脂粉和闹市油烘烘的气味中夹杂了若有若无的青草香味。回到京城快一个月了,千鸟着实怀念西北凛冽的如同烧刀子的狂风,那种纯粹的狂野比起京城和风的奢靡更能虏获她的心灵。
    然而,被京城浮华包围的千鸟,不禁有些醺然。“梦里不知身是客……”她喃喃道。这里是哪里?是快雪堂,是京城第一繁华的地方,是京城第一繁华的找乐子的地方,是销金窝更是温柔乡。千鸟苦笑了一下,“快雪有佳人,以琴、箫、诗、画、剑五绝扬名京城。无数公子贵人一掷千金,只是为了睹佳人一面。至今无人能一亲芳泽,当得五才娘子的入幕之宾……”蓝大将军昔年的同僚,今日的昌伯侯吴双对佳人的描述犹在耳边。
    “五才娘子……倒是没有那矫柔的阳春白雪,可见是个率性的姑娘。”
    千鸟一惊,她竟然没有发现身旁之人是何时到来的,猛回头,看到一张清越淡泊的略带忧郁的年轻男子面容,方才松了口气。
    “让嫂子受惊了。”一个微笑慢慢的从男子的嘴边漾开,化到了他的眼角眉梢。原来笑容可以让人改变那么多,之前稍微有点冷漠的面容一下子变的那么可亲。
    “原来是长空。”千鸟一笑,低头关窗。
    “大人也真是的,干吗带嫂子来这烟花之地?”说着,也帮着千鸟将一排窗户一扇扇的关起来。余光中,一个女子的身影映入了他的眼帘,那是一道秀丽的清淡的与自己隐约相似的影子。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仿佛随时可以被红男绿女湮没,却也好象可以凌驾于尘俗……长空感到自己的心莫名的被揪住了。他热切而固执的追寻着女子的身影,心底期盼女子也可以注意到他。当长空用眼光追寻着女子身影到达街的尽头时,女子始终没有抬头看他。他失望的叹了口气,刚想把窗子关上,却看到女子轻抬皓腕用帕子轻轻拭了拭额角的汗,一个乳白的泛着温柔光晕的羊脂玉镯在阳光下显得那么突出,或者,只是在长空心中显得那么突出。
    “长空!我叫你把小鸟叫过来,你和她一起磨几啥?”蓝将军略带醉意的声音传了过来,长空无奈关了窗。一回头却迎上了千鸟一双饱含笑意的双眼。“长空,没想到你这个傻小子还知道一见钟情。”
    “什么?什么?”长空不好意思的快步向蓝大将军走去。
    “诶?别逃呀。老爷老爷,我告诉你,长空他有心上人啦!”千鸟掠过长空,先叽叽喳喳的添油加醋的把刚才的事儿告诉了蓝大将军。
    蓝将军身边的几个青年都忍不住笑了起来。“空哥,你竟然还知道喜欢姑娘呀,还以为你是木头呢。”一个有着圆圆的可爱的娃娃脸的大男孩儿咋呼起来。
    “去去去,小破船!”
    这不打自招般的嗔怒又引得众人大笑,尤其刚才那个叫李沉舟的娃娃脸男孩儿笑的从椅子上跌了下去。
    长空背过身子不理众人,眼前仿佛又出现了那道身影、皓腕和玉镯……
    这时,一直坐着的蓝大将军站了起来,甲胄互相碰撞发出金铁交鸣之声。大家一齐望向蓝大将军,知道他有事要说。这么多年行伍生涯,主从间早已默契无间。“你们在这里守着,我和五才娘子待会儿下去一下。在我没有出来之前,不许放任何人进来。”众人虽然诧异,却也没有发出质疑,只是整齐的点了一下头。五才娘子在书架上抽出了一本书,书架就缓缓的移动,现出了一扇朱红色的雕有双翼腾蛇的门。双翼腾蛇乃大燕皇室的图腾,所以众人看到门均吃了一惊,只有蓝大将军想都不想的跟着五才娘子进入门后的密室。
    屋子外,隐隐传来丝竹之声、女子的娇笑、男子的痴缠。屋子内则是一片寂静,只听的到此起彼伏的呼吸声。大家都端正的坐在凳子上,但身体紧张的绷了起来,额角都隐隐见了汗。突然,这个沉寂被拔剑出鞘的“呛啷”声打破了。一个少年语气不稳的说:“将军进去都大半个时辰了!我们冲进去吧!”没人接他的话,都继续沉默着。“你们难道就那么放心那个五才娘子?好,你们都是听将军话的乖手下,我一个人进去就是了!”说完就想依样画葫芦的开启密室的门。然而他还没有行动,右手就被钳制住了,一个英俊的高大的青年紧紧抓住了他的手,沉声说:“子君,别激动。”
    “毛毛大哥!你也和他们一样?对将军的生死不理不问?”
    “子君,你对将军就那么不信任?”毛毛直视着子君,眸若点漆。他修长的眉毛一挑,牵动了右眉之下的一条伤痕,仿佛带了点煞气。
    “毛毛大哥,我没……可是……可是我不放心啊……”
    “子君,你看到门上的皇家印记了吗?放心,现在的皇帝不会对我们的将军大人不利的。很有可能还会依仗将军的实力来帮他稳住这个皇位呢。”
    “真的吗?”子君半信半疑地问。
    “傻瓜子君,一点都不动脑子。我们的将军外粗内细,若没有十成的把握他会独身进入密室?”又一个天庭开阔,一笑眼睛弯弯的少年插了进来。毛毛只是点了点头。
    子君尴尬的低头,恰好瞥见那少年正偷偷擦着手上的汗,就迈上一步抓住少年的手嚷嚷:“小虎,若你不急,怎么出的满手是汗?”
    虎子尴尬的辩解:“我从娘胎里出来就容易出手汗不行吗?谁说我急了?”

    分享到:
    Tag:小说 口袋

    评论

  • 慚愧……我只會吃人說夢。如果我真寫了些有情節的東西,一定向姐姐請教。

    ——不過以前倒寫過些有情節沒人物,或者有人物沒背景,或者光有背景其他什麽都沒有的東西。不知道我這算是什麽主義……瘋漢文學咩??狂人日記……

  • 弟弟的联想……真是……赞!

    我怎么没想到捏?弟弟写小说不?若有写知会我一声我也可以欣赏欣赏弟弟大作!
  • 嘿嘿嘿……所有四品以上无论京官外官一律回都……



    让我想到周星驰多部电影里出现的夺命剪刀脚警长:所有肩膀上带花的,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