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卧沧江惊岁晚—读《谢长留》

    2007年02月06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closion-logs/4473659.html

     

    长留传

     

    骁骑将军,名长留。昔孝宗皇帝长公主尚司空卞无穷少子仪,有锦娘。少豪直,敏,而好学,年十八,适忠奋侯谢标。後年余,忠奋以护国大将军大败北夷,拓疆九百余里。改号大平。是年,生长留。时上为东宫,观书嵌春殿,由是名之,并以故加宠。骁骑少孤,上怜其孤儿孀妇,长以随左右,出则同车,入则同食。尝遇四月飞雪,民间有冻死者。乃以锦被覆长留,拥之同卧。盖以其年幼不耐寒故也。其宠若是。及承天命,爱逾人臣,显赫加於天下。

    富田侯赵勤与京兆尹江礼恺素有隙,构以通敌,祸延九族。上方震怒,未有敢言者。江自虑终难辨白於上,遽令忠婢怀幼子自狗窦脱去。追购甚急。骁骑年未弱冠,闻之则曰:吾闻千金之子,不死於市。固不赦罪,乃及与稚子乎?纳之府中。富田以禁卫围第,大呼:我奉上谕,君欲复为江氏耶?骁骑出,拔剑斫地,肃然曰:长留固愿以身存江家子而不可得。富田不敢进。围之,三日不出。使报上,上叹曰:此天欲存之!竟发有司重问。终不以一言加责。由是高义之名遍传天下。东里小儿歌曰:五陵世家,莫如一谢。谢家长留,名冠京华。稍长,则风流内蕴,有林下风度。尤善骑射。江东名士李竹溪,与忠奋有旧,尝盛赞之,曰:长留为人雅致,率真直肖其母,胸中甲兵更胜其父。後因言语得罪,幽於白水。无何,亡。辞庙堂之高,戏江湖之远,莫知所踪。

    十一年,北寇南犯。骁骑游於河套,遇流民,感而从军。大将军裴章,赵括辈也。初一交战,手足无措,而致令死伤者众。骁骑幸而得保全身,返,则语同袍:不忍中原子弟送於竖子手。持剑直入中军帐中,出上向日所授金牌示之众人,曰:谢家长留,奉命来代裴将军。即缚裴章,迟则恐变,遂矫诏斩之。既而选精卒六万余人,出玉门,战於黄野,克。震动天下。

    上赦其罪,而欲再行封赏,不可,奏曰:臣少而冥顽,无寸功於社稷,托父荫以自荣。长辈或以长安君之事说臣,亦不以为然。及至辗转流离,方知民生之艰难,而耻昔日之所为。且重罪之身,敢以一己之私利坏国家之伦常乎?上曰善,减赋三分以利民生。

    初,长留以矫命领军,大破北军,名震朝野,赐号骁骑将军。以善战故,累功至於定远王,封五十城,禄万石。屯兵塞上,北夷恐惧,以有长留故不敢叩关而犯者,凡十二年。 
    万统二十三年,有小恙,不顾,由是沈重。後大渐,上亲往视之。车辇迟,恐成永诀之恨,自驰往。至则殁矣。问之左右,皆曰,骁骑自知不起,乃凝睇东望,呼上名而终。

     

    http://bbs5.xilubbs.com/cgi-bin/bbs/view?forum=dreamark99&message=1155

     

    谢长留,风流才俊,名将之后。外表飒爽迷煞多少人,内心却固执。

    刚开始,我并没有认真的看这篇文章。觉得此文太过飘逸,而且山水不显的沉静倒让人心里有些发毛。悲文看多了,自己也开始对这世上一些事唏嘘起来。

    再看谢长留,依旧是表面波澜不惊内里却暗涛汹涌。想着舍了吧舍了吧,他做他的江山稳固我过我的逍遥江湖。最终依旧无法逃开对他的缱绻,还缠上了一个柳三公子。不知道菖蒲大人写柳三公子时是不是想起了柳永,一般的风流一般的高洁又一般的痴心。杨柳岸、晓风残月……那人留给长留多年珍惜的笛子,那人为了长留离开明媚江南愿意戎马厮杀。可是那人还是无法长留。长留、长留,你为什么不肯长留。

    离别时,长留笑着,对柳三誓约着来生的相守和今生的辜负。罢了罢了,长留只为那一人长留,就算各自天涯长留心里还是只有那一个人。于是柳三回到了风含情柳如丝的江南,可是柳三是否还能继续做他的维扬柳三公子呢?这心底怕是被狠狠地剜了几刀了。

    又是春来到。虽说阳春三月风光好,但守关的男儿们怎么能看得到?尤其今年,春寒料峭。长留,就在边关去世了,死前挣扎着朝着王都喊着心上人的名字。

     

    在如此长的历史中,总有这样那样哀情的故事被记录下来,惹人伤心。

     

    Ps 我也不知道这叫什么读后感,不过这确实是我读了以后的感想……罢了。

    分享到:
    Tag:读书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