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zt]白话草皮

    2007年02月01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closion-logs/4424727.html

      
      221
      
      做了皇帝的曹丕,在第二年(221)开春的时候,就颁昭说:“以前孔仲尼是大才啊,怀才不遇啊,…blablablabla…,这个前一段天下大乱啊,都不讲道德啦,…blabla…,一定要再把这个儒家的地位提高啊,…blabla,所以现在就把孔圣人后人封为宗圣侯,特批百户人专为孔圣人奉祀。”
      这样,魏再次重申了对儒家的重视,并且在鲁郡给孔子修庙,还在附近加盖大屋子接纳学者(当然都是儒学的了)。
      
      曹丕在北方无论是事实还是道义上都成为了天下的主宰,在蜀地却不被承认,刘备嚎哭献帝被杀(又在做戏~),也是在和群臣的几次推让中,正式登记啊不登基继承汉统,被后世称为蜀汉。刘备这个时候虽然当了皇帝,但是对仿如兄弟的关羽被杀,和同时失去的荆州,一直恋恋不忘。四月做了皇帝,六月里就尽起大军准备伐吴。
      
      这个时候的曹丕却正在后宫怒气冲冲,原来是留在邺城的甄后(*注五)的不满传到了曹丕的耳朵里。曹丕做了皇帝,前皇帝刘协献了两个女儿,还有新来的郭后啊、李贵人啊、阴贵人啊的什么的,曹丕就对远在邺城的甄大姐疏远了许多。陈寿写到这的时候,就说“后愈失意,有怨言。帝大怒,遣使赐死”,具体怎么回事也不清楚。因为这个时候曹丕还没有正式册立皇后,所以甄氏的赐死无人谏言,看来曹丕是早就看着甄大姐不顺眼,皇后的位子是预留给小郭呢。甄氏留下16岁的儿子曹睿,母亲的横死使得这位曹丕的长子在很长时间里都沉默寡言(甚至还有些结巴),和父亲也不亲近,搞得曹丕对太子的位置也一直预留着准备给哪个宠爱的儿子。
      
      曹丕为家里的事闷闷不乐,那边孙权为了家外的事惶惶不安。老兵刘备发动的大军七月出兵,孙权连连求和被拒绝,于是任陆逊为大都督迎击。这样蜀吴的军队就开始慢慢从长江的两端向中间集中,准备一决胜负。
      
      曹丕看着热闹,把所有的弟弟们全都升爵,改侯为公,就是除了曹植,还只是个鄄城侯。
      
      八月的时候,孙权的称臣表送到,连带的还有以前被关羽俘虏的于禁等人,希望让魏高兴些,不要趁机落井下石,帮刘备的忙给东吴背后来上一刀。
      曹丕被孙权夸的高兴,只想怎么去羞辱于禁,却没有想趁这个机会联手刘备去灭掉孙权(*注六)。然后不顾刘晔的反对,加封孙权为吴王,等着看下一步的好戏。
      
      没多久,十月,魏的凉州爆发了西平人?演煽动的反叛,周围郡县胡人汉人响应的很多。
      
      头年曹丕刚继位的时候,针对北部及凉州地区的突出的胡族问题,重新设立了护羌校尉、护乌丸校尉、护鲜卑校尉,并把217年取消的凉州建制恢复。
      
      扶风武功(今陕西武功西)人苏则任护羌校尉,苏则在凉州历任酒泉、安定、武都、金城太守,对陇西一带的羌胡控制很有一手。
      渔阳雍奴(今天津市武清县北)人田豫任护乌丸校尉,田豫在以前曹彰北击代郡的时候就是向导,出谋划策,也很有经验。
      安平观津(今河北武邑)人牵招任护鲜卑校尉,牵招以前就曾做过护乌丸校尉,曹操征讨乌丸的时候立过功。
      
      有了这么几个久居边地的能人治理西北少数民族,曹丕可以说真是有福,而且他本人对边地也不陌生。
      
      曹操在世的时候,对北方的乌丸(与乌桓、乌延都是同一名称)相当熟悉,那是与袁绍的对抗中,袁绍支持的乌丸给曹操制造了很多麻烦。袁绍被灭后曹操毅然决定东征乌丸,千里跋涉,在白狼山(今辽宁省喀喇沁左翼蒙古族自治县东境白鹿山~~噎死我了)大败乌丸主力,俘获胡汉降者二十余万口,由当时的护乌丸校尉阎柔统领,迁徙内地邺城附近诸郡,蓟县(今北京市西南)、晋阳(今山西省太原市西南)一带。从这些部落里挑选的骑兵,当时号称“三郡乌丸为天下名骑”。生长在胡地的汉人阎柔深受曹操喜爱,曾说过对其如亲生子,所以阎柔与曹丕的关系也相当近。
      
      而在凉州方面,早先的马超和韩遂与当地的氐羌联合对魏制造了许多麻烦,这个在以前的马超传姜维传中都有提及,不再累述。但相对的,魏也对凉州相当有经验。217年取消的凉州重新恢复,曹丕刚开始选择安定太守邹岐做凉州刺史。
      
      西平人?演在曹操死时就曾起兵反叛,被苏则打败后,又勾结张掖人张进,酒泉人黄华继续反叛。新任的凉州刺史邹岐连州治都无法到达,还是护羌校尉苏则在雍州刺史张既的支持下把?演击杀,张进黄华等人皆降。
      经过这次事件,曹丕将经验丰富的雍州刺史张既转为凉州刺史,张既果然不负重望,一向多事的凉州安静了许多。
      *注七
      
      
      西北方的战事一消,曹丕就等着看蜀吴的大决战,年底东巡。而这个时候的司马懿改迁侍中、尚书右仆射,留在后方,开始成为了曹丕的“萧何”。
      
      
      *注五
      甄后啊~~大名鼎鼎,都是因为曹植那篇洛神赋的原因,被后世好多文人骚客八卦的相当传奇。
      我早先没写完的洛神赋,本来是想写曹植的,可是我文学水平实在不高,半截就写不下去了。
      甄后是以前袁绍二儿子袁熙之妻,又美貌又贤惠,曹操破邺城的时候,被曹丕给先抢走了。那时的曹丕18岁,甄氏(没留下名字,甄宓是后世人瞎联系的)23岁,曹植不满13。曹植这个时候和之后一直都和甄后没有任何关系。
      甄氏嫁给曹丕,马上就生了一个儿子曹睿??其实这个八卦一下还是很有挖头的??三国志里记载曹睿年36死,做注的裴松之掰着指头算了半天,说,
      “魏武以建安九年(204)八月定邺,文帝始纳甄后,明帝应以十年(205)生,计至此年(240)正月,整三十四年耳。时改正朔,以故年十二月为今年正月,可强名三十五年,不得三十六也。”之乎者也了半天,裴松之也没敢多说,不过,因为史料不多,甄氏原来的老公袁熙也早就离开,这个事也就没多少人八卦。
      
      *注六
      关于这次曹丕到底是应该坐山观虎斗,还是应该落井下石,历来有很多争论。
      赞成插手的一方认为这是统一天下的好机会,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就算搞不定东吴,也能让他翻不过身;赞成袖手的一方认为,魏一旦插手,可能会引起蜀吴的再次联手,而连年征战的北方也经不起这个折腾,此时应该休养生息才对。
      我偏向袖手的一方,但很怀疑曹丕并不是这么想的,他可能是在犹豫到底什么时候去捡便宜才对。
      
      *注七
      西晋之后的五胡乱华,分别是匈奴、羯、氐、羌、鲜卑五个少数民族。
      石勒所属的羯族属于匈奴的一支,也有说属于羌族的,甚至还有说先世是小月氏的。
      匈奴自东汉初分为南、北部,北部已经消亡,而南部在向中原迁徙依附后,实力不断减弱。216年,南匈奴最后一位单于呼厨泉投靠曹操,被安置在邺城。曹操将南匈奴分为五个部落,分别散居在汾水涧水附近。其中左部的首领左贤王刘豹据太原兹氏(今山西汾阳东南),这位就是后来汉国开创者刘渊之父。
      氐、羌是流落在凉州陇西一带的少数民族,自东汉以来一直散居各地,屡次被当地的军阀利用做互相征战的炮灰。
      鲜卑族和乌丸同属东胡系统,西晋后的慕容氏和拓跋氏这个时候还没有发展起来,此时的主要部落是轲比能的鲜卑族,同时还有另两个相对较小部落,轲比能对魏的态度看形势而定,这个时候轲比能正想统一这三个鲜卑部落,所以与魏的关系尚且不错,曹丕登基时还遣使献马,受封为附义王。后面还会提到。
      
      石勒所属的羯族属于匈奴的一支,也有说属于羌族的,甚至还有说先世是小月氏的。
      
      个人偏向后者.汲桑给石勒起名,大概因其出自九姓胡的石国,也就是大月氏为匈奴逼迫西迁而留居故地未走的部族小月氏
      
      222
      
      222年,曹丕东游到了许昌,二月里,鄯善、龟兹、于阗王等西域各国遣使奉献,曹丕任命在?演叛乱中立功的敦煌代理太守,本是功曹的张恭为戊己校尉,仿照汉朝的惯例领护西域。这个时候的魏虽然还没有强大到西汉的那种天朝威严,但张恭领职的戊己校尉尽职恪守,自东汉后期就断绝的西域,此时“虽不能尽至,其大国龟兹、于?、康居、乌孙、疏勒、月氏、鄯善、车师之属,无岁不奉朝贡,略如汉氏故事”。
      
      三月,曹丕将曹睿升为平原王、另个儿子曹霖为河东王。曹丕的弟弟们还是沾着子侄的光才纷纷进爵为王,但还是一点实权也没有。四月里,老是被漏掉的曹植也总算被封为鄄城王。
      
      在许昌的曹丕严密关注着蜀吴的战事,到了夏天闰六月,曹丕接到情报,说一直与陆逊相持不下的刘备在夷陵树栅连营七百馀里。曹丕跟群臣说,刘备还是不懂兵法啊,哪有大军七百里拒敌的道理?等着吧,孙权得胜的消息马上就到了。果然七天之后,陆逊击败刘备的上表就到了。
      
      曹丕就捉摸着,孙权既然胜了,那之前的称臣表总该兑现了吧,赶紧把你那长子孙登送到洛阳来(作人质),可那边孙权磨磨蹭蹭迟迟没有消息。
      
      七月的时候,北部冀州出了蝗灾,曹丕派遣尚书杜畿开仓振粮,杜畿之前是河东太守,为官清正,素得民心,河东一直是魏重要的后勤供给地。这位杜老爷子,就是破吴名将杜预的祖父,可惜马上就有水妄之灾。
      
      八月,在夷陵之战中被吴军截断归路的黄权向曹魏投降,曹丕对待蜀人的归降向来大方,这次又加封黄权为侍中镇南将军,镇南将军啊,这可是之前曹休的职位,还好曹丕将黄权留在了身边。而头两年投降的蜀臣孟达,曹丕觉得孟达很有文采,颇对自己口味,大笔一挥,任命孟达为新城太守加散骑常侍,非常信任的把孟达还留在了魏、吴、蜀都能接连到的敏感之地,留下不小的隐患(孟达的隐患在于给了司马懿的第一个军事功劳,呵呵~)。
      
      九月,曹丕下诏书说:“这个妇人参政啊,就是瞎捣乱啊。从今天起,群臣有事的,都不要给太后(注意,是太后~~)说。跟(太、皇)后有亲戚的,既不能做辅政大臣,也不能受封为王。今后这个规矩就一直这么着,要是有违背的,天下共诛。”(*注八)
      
      这个诏书过后没几天,素被曹丕宠爱的小郭就被立为皇后了。郭皇后基本上很本分,虽然有她谗言甄后的说法,但那也是出自女人的天分。因为自己没有儿子,对那位沉默寡言的曹睿相当亲昵,犹如亲生之子,而曹睿也对这位郭后没有怨恨之心,母子之间其乐融融,曹丕慢慢对曹睿也有了好感。
      
      月底等得不耐烦的曹丕认为自己受了孙权的愚弄,尽起魏国名将,曹休、张辽、臧霸一路;曹仁一路;曹真、夏侯尚、张?、徐晃一路,三路大军攻吴。
      这个时候,陆逊的吴军主力还在夷陵(改名西陵了)没撤回来,孙权一面派兵阻挡魏军,一方面又给曹丕上表说,您别急啊,您这次讨伐我也没什么理由啊。
      曹丕气得不轻,我~我没理由?我blablablablabla……你要是保证效忠,亲身来朝,我马上退兵,决不反悔,此滔滔大江作证。曹丕还抄送了两份自己写的典论和诗赋分别寄给孙权和张昭(妄想用才情打动人家?)。
      
      估计孙权根本就没看,做梦啊,想让我亲自做人质?你不是赐我吴王么,好,我自己立年号。这么着,孙权立年号黄武,准备着与曹丕决裂。另一方面,孙权派人与停留在白帝城的刘备联系,探听口风是否两家再度联盟。夷陵大败之后的刘备审时度势,也流露出合作的意愿。
      
      曹丕一点坐山观虎斗的乐趣都没有捞到,还逼得孙刘再次联手,魏吴的军队在边境上互有胜负,胶着不下。
      
      这个时候,留守洛阳负责后援的尚书仆射杜畿受曹丕的命令做御楼船,在陶河(在孟津附近,怀疑是洛水支流)试船,没想到居然遭遇大风,船沉人亡。当时还有一个落水的尚书郎被救了出来,这个人就是年轻的诸葛诞。
      
      听说消息的曹丕难过的流泪不已,倘若他要知道这件事的另一个后果恐怕就要号啕大哭了。因为经验丰富的后勤主管员杜畿的不幸溺水,另一个后勤主管员司马懿(同为尚书仆射)得以浮出水面,成为全面管理后勤的不二人选,会继续加深曹丕对其的信任。
      
      其实这个溺水事件揣测起来相当的港台电视剧情节:
      某大公司后勤主管二人,老者经验丰富,素名在外;壮者年富力强,为了往上爬不择手段。大老板下出命令,结果老者在公事中离奇死亡,壮者得此机会晋升,深得大老板赏识。而老者之子随后屡受打击,老者之孙不知实情,反而为壮者纳为女婿服务。不料,此离奇死亡事件中还有一年轻的证人活了下来,若干年后,此年轻人奋起反抗壮者,哪想到大老板的公司早已是壮者囊中之物,做什么都太晚了……
      
      这个演员表列出就是:
      大老板:饰演者 曹丕
      老主管:饰演者 杜畿
      新主管:饰演者 司马懿
      老主管之子: 饰演者 杜恕
      老主管之孙: 饰演者 杜预
      年轻证人: 饰演者 诸葛诞
      
      最后再打个字幕
      
      本剧情为虚构 如有雷同 纯属巧合
      
      *注八
      卞太后,是曹丕、曹彰、曹植、曹熊的母亲。早年跟随曹操时,就是相夫教子的典范。曹操评价这位与之共患难的夫人说,“怒不变容,喜不失节,故是最为难。”太后的亲属,当时在卞太后的严厉教导下,根本没有人做到高官。
      看到这里,总觉得曹丕并不完全是因为担心外戚弄权,倒好像是为了除掉几个弟弟方便些,揣测,揣测而已。但是这么着,曹丕成了后世禁止外戚弄权的典范,也成了司马氏认为自己亲戚帮不上忙的一个反面教材。
      不过,曹丕在刚继位魏王时就颁布的“宦人为官者不得过问政事”,无论是在魏,还是晋,都执行得相当得力。
      223
      
      魏的三路大军自头年十月就和吴军陷入胶着,到了二月底,长江涨水,魏军军营开始流行疫病,曹丕无奈之下将众军召回。这一趟便宜没捞到,却折损了两员大将,威震逍遥津的张辽和大司马曹仁在此战后先后病逝。
      
      郁闷的曹丕返回洛阳,尚书令陈群和尚书仆射司马懿举荐鲍勋为御史中丞,曹丕一听,气得脸一哆嗦(呵呵,我帮他哆嗦的)。
      
      鲍勋是早年曹操战友鲍信的儿子,是当初鲍信邀请曹操出任?州牧,曹操才有了立足之地。鲍信后来在与青州黄巾军战斗中战死,连尸首都没找到。
      鲍勋可谓功臣之子,本人也十分正直。曹丕做皇帝后经常外出打猎(*注九),有次鲍勋就拦在御驾前上表劝阻,曹丕很不爽很不爽,夺过鲍勋的上表撕个了粉碎,径直打猎去了,回来以后就把鲍勋调到外地。
      这一次尚书令和尚书仆射又一起举荐鲍勋做御史中丞,曹丕怎能不哆嗦。没有办法,这也是为了他好,曹丕按耐住心中的怒火,接受了陈群和司马懿的建议。
      
      这个时候,在白帝城的刘备已经到了弥留之际,在将国事托与诸葛亮后与世长辞,年六十三岁。陈寿评价刘备“弘毅宽厚,知人待士,盖有高祖之风,英雄之器”,都十分中肯。想这三国之中,以刘备建业最为辛苦,他虽号称是东汉皇室,实则与一介寒族毫无区别,既没有类似曹操的背景也没有类似孙权父兄的基业,完全是靠着自己的努力打出一片江山。他于诸葛亮的托孤之事,更是千古称颂,无论现在有人怎么去揣测,但事实摆在那里,“其举国?孤於诸葛亮,而心神无贰,诚君臣之至公,古今之盛轨也”。
      
      刘备打造的蜀汉,基业并不稳固,关羽丢失荆州和夷陵之战的失败,使得本来就弱小的蜀汉丢掉了重要的基地和大量人才,而南中的大族又据远地对抗成都。这种情况下,十七岁的刘禅继位蜀汉,诸葛亮任丞相总领政事,首先考虑的就是如何能将孙刘再次联盟。
      
      
     

    其余的实在放不下了……BLOGBUS的一篇文章只能容纳很少的字……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ZT]曹操的女儿 2007年02月01日
    Tag:三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