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旧爱如梦——读《八荒》之《旧爱》

    2009年08月06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closion-logs/43654512.html

    题记:石头花园的歌女写就的《八荒》,独就爱上了这篇。

     

    看《八荒》,眼前仿佛有许多女子的名字闪过:亦舒、黄碧云、安妮宝贝甚至张爱玲。《八荒》写得是寂寞、是孑然遗世,连爱都淡得仿佛看不出颜色,就像烟氛中的人脸,一一晃过眼前却难以分辨。而过多的斧凿之气也将歌女本身的性格削弱了几分。

    我一直将《八荒》带在身上。
    最近不知为何,在公车上经不得那摇晃,一摇晃立刻便可入睡。虽只有几分钟或十几分钟假寐,竟能做起梦来。一次甚至低声嘶喊出来,周遭人见我如怪物,实在羞愤便提前下了车。自此以后再不敢于陌生处入睡,故身边总会带本书来驱赶睡意。《八荒》原本就是派这个用处,但当初的用意真真糟蹋了一本不错的书。在公车上沉浸了看,仿佛嘈杂与混合了许多元素的气味都一瞬间蒸发,一切澄澈。

    于是,我的废话又是说了无数。咳咳,于是入正题。

    《八荒》的行文自然是美的,带着聪慧和敏感的晶莹。然而,却美得很平淡。这个观念一直至我读到《旧爱》时才得改观。

    呵,朱旧,多么好的名字。朱颜未旧心已老,忍负韶华,浮名逐水漂。

    《旧爱》的文字,稍褪了几分雕饰,反而现出本真的好。如果要给《旧爱》加上文案,无才在下估计会写:
    朱旧知道,她与陆江川之间是没有长久的,然而她更知道,从陆江川这个男子走进自己生命的那一刻起,自己的一生就被毁了。自己将抛却所有矜贵与高傲,永远追逐这个男子,即使和他越行越远。

    年少时,以为自己努力就能得到想要的;年长后,才知道有些事强求不来,譬如,爱情。而最怕的,莫过于有一个无法与其修成正果的人在自己毫无防备时,于心上狠狠划下一道痕,并且一直溃烂、愈来愈深。那么,这辈子就不会快乐了,至少是在面对爱情时。

    当我们还年轻时,他们已经开始衰老。也许外表依然风度翩翩,甚至那种内心的沧桑给他们的举止更添了成熟魅力,但事实上他们已经衰老。惊慌的、羞怯的、手足无措的我们可以成为拨开他们生命迷雾的光,但永远无法成为与他们厮守一生那个人,因为,年轻已经成为隔开彼此的鸿沟。

    不知道多久前或者不愿意想多久前,有个人对我说:“你太年轻,你太单纯,我不是适合你的人。”一直以为这些是他拒绝我的借口,而此刻,突然明白,就算是借口也含着真实,他想要的是一个能豁达对待一切的温柔女人而不是未经世事的女孩。就算我对他的爱自觉不比任何人逊色,可我能给的在他眼里看来毕竟有限。

    世事如霜情似刀,只愿,一生酒前花间老。

    最近老在听梅姑的《女儿红》,也是个寂寞的人啊。

    哪一个肯到老厮守
    我陪他干了这杯酒

    分享到:

    评论

  • 我一直就说虽然八荒有所有人的痕迹。可它也有它自己的味道。
    其实那里面我一眼爱中的是《徒然谱》笑
    "自己将抛却所有矜贵与高傲,永远追逐这个男子,即使和他越行越远。

    我一直以为。我就是属于追逐着永远得不到得人的行列。可是还是会想一直想每天想然后不断自嘲笑笑做罢。

    “而最怕的,莫过于有一个无法与其修成正果的人在自己毫无防备时,于心上狠狠划下一道痕,并且一直溃烂、愈来愈深。那么,这辈子就不会快乐了,至少是在面对爱情时”
    呵你知道么当有这么个人七年前在我生命里出现我就知道我这辈子就这么残疾了。真的。
    回复林见秋。说:
    残了残了,大家都残了。
    心里缺掉的那块,估计永远也补不上了,人毕竟不是破布头。

    老娘我不是不想谈恋爱,老娘我是不知道怎么样谈恋爱。所以,直到出现让我膜拜让我追逐让我放低的人之前,老娘就要花天酒地醉生梦死身无长物不思进取。。。
    2009-08-07 22:08: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