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国献帝]半世徘徊、一生踉跄

    2007年01月16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closion-logs/4310145.html

    ·火凤同人

    一、

    当臣子们在身后暗暗的指戳着我的昏庸,当跟随我的人一个个死在了曹操的手里,当这个词变成了如同洛阳焦土般腐败没落可笑的词时,我知道,我成了一个被所有人耻笑的小丑被所有人利用的傀儡。

    曾有一天,一个面貌凶狠的大汉用长满倒刺的鞭子指着我们喝问,皇兄默不敢答。而我却从这个大汉肥胖的面庞中看到一丝渴望已久的东西,于是我回答。后来我知道他叫董卓,千里迢迢从西凉来啃食中原这片早就满目疮痍的大地。用充满着野性和膻气的气魄冲击着柔弱的皇朝。我喜欢他,而且他也喜欢我。于是我成了皇帝,汉室的末代皇帝。

    二、

    焦土,我看到的是难以置信的惨状。亭台楼阁付之一炬,金银财宝被抢劫一空。当董卓和他手下的贪婪被火光和宝光照射的有如魍魉,当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吕布内心深处的欲望被映照的愈加明显,当汉臣们齐齐跪地痛哭时,我离开了,竟然没有人跟随。那些拥在我身边的人们,要么为了私欲,要么为了虚幻的忠义。我到底是什么?大汉的天子?失去了土地的天子还能被称为天子吗?洛阳的街,何时变的如此长?没有车辇的我,竟然会跌倒在路中央。无泪,无怨,无情。磨难使我的心境仿佛向老人,刘家子孙血液中的智慧使我无法对未来抱有希望。

    三、

    听说司徒给董卓献了一位绝代佳人,我身边的小黄门怨怨的说:皇上也该成亲了,怎么司徒不献个美人给皇上?我那时正拨弄着缺了一根弦的琴,袍袖拂过满是灰尘的檀木案。笑,不语。宴无好宴,人心难测罢了。

    我习惯了董卓的跋扈,当他用凌驾于我之上的权威来彰显自己力量时,我仿佛看着一个童稚小儿。大成若缺,大盈若冲。他的张扬能到几时呢?

    我并不是一个精于算计的人,因为我明白太多的窥探天意会折寿。而我一定要活的足够长,亲眼目睹一个属于没落帝王的结局。

    四、

    在我耐心等待的期间,董卓死了,死在当初那个偶然露出欲望的吕布手中。然而我却依然在不同诸侯手中成为一个摆饰性的砝码。这时一个名叫曹操的人在我面前出现了。他给我带来了目前最需要的食物。之前,在晚上饿的实在睡不着时,我便拆开被子一角,慢慢的塞着一小团一小团的棉花放入口中。这是本能,一种生存的本能。我为我有这种为了活下去的敏锐触感而感到骄傲,因为这种坚持,我才能度过一个又一个关口。

    暂时的饱腹让我对曹操产生了好感。久违的谦恭甚至使我有点感激曹操。在丹樨下低头跪着的的曹操,用甜美的语言和丰富的食物俘获了我,也俘获了我身边的荀彧。我注意到荀彧注视曹操的目光是那么热切,我晒然一笑,同意了曹操请求把荀彧调任身边的上疏。

    五、

    我的第一个女人名字叫做伏寿。只是一个董卓安排的婚姻,只是两个从未相识的陌路人,只是一段常在乱世上演的悲剧。我的成婚之日,并没有任何庆典。长安那座破旧的根本无法被称为是宫殿的小宅子里,冷清的酒席只有我和伏寿在那里无言对斟。相隔不远处,是还遗留着昔日辉煌的未央宫、长乐宫。诸侯们在里面寻欢作乐,甚至从市井里招来了大量的妓女秽乱宫廷。我苦涩的一杯杯灌着酒,原以为可以醉,但一直醉不了。伏寿静静的在旁边斟着,一杯一杯。她斟,我喝,终于醉倒。那天晚上我终于有了一个绮丽的梦,深深坠在软香之中,那种飘飘然的感觉如同母亲的抚摸,但又好像不是。

    六、

    过了没多久,曹操让我去许昌。殿前默然,回到后宫,我狂笑,笑得泪流满面。大汉的不肖子啊,你还觉得要继续苟活着忍受各种屈辱吗?这时一双细小白皙的手从我身后抱住我的腰。

    寿儿。我唤道。转身低头亲吻着那两片颤抖的冰冷的唇。当我们的唇都变得炽热时,她推开了我。轻轻柔柔的跪在我面前:皇上,您无论在何处都是九五至尊。今时今日,唯有曹孟德才有与其他众诸侯匹敌的实力,也有着超越了那些庸庸碌碌蝇营狗苟之辈的气魄。我微笑,没有接下文,飘然离去。

    我以娶到这样贤惠善良聪明的妻子为荣,然而,曹孟德他,到底和其他那些小丑有何区别呢?

    第二天,曹操再奏,我准了。

    比之袁绍、张济、袁术、公孙瓒,曹操确实是人才。我相信曹操身上有着改变天下的肚量,这种感觉我以前从来没有过。

    七、

    那天的许昌万里无云,我内心希望天是愁云惨淡的,然而天意终究难测。我将代表了拥有王朝最高兵权的大将军印绶给了曹操,并且将代表了气节与力量的双手交给曹操时,他的面容严肃而激动,没有董卓接相国印时脸上那般贪婪和欣喜若狂。我感到很满意,我的要求一向很低。

    现在我有一个习惯,无论碰到谁都会和董卓相比较。与董卓的贪婪相比,与董卓的野性相比,与董卓的贪婪相比。我无法忘记董卓,因为他是第一个将西凉不羁凛冽的风吹到我面前的人。我喜欢这种味道,正如我长久的怀念高祖武帝驰骋沙场的英姿。

    许都的冬天依然那么寒冷,虽然暖炉的热气让伏寿的俏脸发红,但我还是觉得冷。伏寿细致的用银质的汤勺将碗中的药汤一口一口喂入我口中,好苦。我皱眉,伏寿停顿了一下,柔声说:良药苦口。就继续重复着刚才的动作。我很想对伏寿说:我的病不在身子上,而是在心里。伏寿那凄婉的眼神让我无法开口抱怨,我默默的垂下眼睑。

    皇上,大将军求见。门外的小太监奏道。

    皇上龙体抱恙,叫大将军回去吧。皇后抢着吩咐小太监。

    我急忙阻止了小太监,说:叫大将军稍等,待朕更衣。

    皇上……”

    我用眼神拒绝了伏寿的猜疑。伏寿就没有继续追问。我们俩一同出了寝宫,远远看见曹操躬身行礼。伏寿先行下去了,我紧紧拥在兽皮大衣中走过去。

    臣惶恐,皇上抱恙却未及时探望。

    咳,咳。没什么大碍,大将军不必挂心。大将军今日来所为何事啊?

    臣想辞去大将军一职。

    哦?卿家何故辞去大将军啊?

    臣认为,汝南袁绍袁本初,出身高贵,四士三公。为人忠肝义胆,人望极高。董卓乱,本初公首讨之。故,臣恳请皇上将大将军之位赐予袁绍袁本初。

    曹卿家,若将大将军之位给了袁绍,你想要什么职位啊?

    臣愚驽,自当兢兢业业治理地方。

    罢了罢了,就依曹卿家所奏吧。我心里微忿,问你想要什么职位不明言,但毫无归还节钺的痕迹,怎叫人放心。也罢,我反正就合当受你们摆布。只是曹孟德,天地良心,好自为之吧。

    八、

    皇上!若不及时除去曹操,后果不堪设想啊!元老董承气喘吁吁地在狭小的寝宫内咆哮着。我淡淡地看着这位因为愤怒扭曲了面容的老臣,心里一阵怜惜。但又不准备表现的太主动就假装不知情的询问他:卿何故对曹卿家不满?

    皇上!不是我对曹操有什么不满,而是我无法忍受他昭然若揭的野心!

    何出此言?曹司空对朕忠心耿耿……”

    皇上!董承打断了我的话,这让我有点吃惊。那么多年了,董承一直跟在我身边,就算最艰难的时候都对我恭恭敬敬。我抬起头望着那位对汉室依然赤诚的老人,眼中包含着失望与痛苦。他看我的眼神有那么一瞬间和曹操看我的眼神很相似,我的心仿佛被刀戳了一下。

    皇上!曹操今日在围猎的时候,当校尉将皇上射下的野兔跪呈给您时,此贼竟然挡在皇上面前接受了校尉那一拜啊!如此……如此歹毒……如此……”董承平日里敦厚老实,比较拙于口舌,再加上情绪激动竟然一下子说不出话来。我本来想下去安慰他一下,但是想到曹操日间的所作所为也不禁黯然神伤。就站起身,背过脸,遮掩了那已经无法克制的泪水。深呼吸后,平静的问董承,您看应该如何?

    董承也慢慢调匀了呼吸,坚决的说:皇上应该下诏讨逆!

    下诏?我诧异的望着他。

    董承猛力点头,高声说:今日里我见那刘玄德之弟关云长在曹操僭越时不仅怒目以对,甚至要举刀劈过去。奈何被玄德劝住。

    既然如此,玄德不也是惧怕曹操,不敢抵抗吗?

    臣以为,玄德阻止关云长是为了减少不必要的牺牲。当时光凭刘备一行人是无法成事的。有忠肝,有智谋,如果能让刘备共同讨逆,大事能成。

    我内心已经慢慢习惯了一个傀儡皇帝遭受的屈辱。很奇怪的,那个早就消失了的梦想此时竟然有了实现的希望。我稍微思虑了一下,将诏书写在了衣带上,将联络诸侯举事的重任完全交给了董承。

    九、

    那天,我和伏寿圆房了。那种无法抑制的渴求和冲动让我表现了这个年纪应有的血气方刚。晚上,我和伏寿说了很多,她哭了又笑,笑了还哭。我清楚地看到她眸中跳动着名字叫做野心的妖艳火焰,心里不禁有了一丝凉意。有权利野心的女人是可怕的,从祖辈就这样教导我们,所以要求女人不得干政。我的皇后,伏寿,大将军伏完的妹妹,平日里温婉可人安于天命的女子,是权力唤醒了她内心的野兽。

    就算我知道了又如何?心里苦笑。这必定只是一场春梦罢了。

    董承没几天就回来了,神情激动的已经无法自已。他絮絮的列举着一个个发誓效忠于我的诸侯以及誓取曹贼首级的煌煌诺言。我看着他嘴角翻出的白色泡沫,一阵恶心。这些诸侯哪个不是如意算盘打得响亮?真正想光复汉室的有几个?又有多少人是想杀了曹操取而代之?就算在我面前侃侃而谈口沫横飞的董承,他到底是为什么奔波?

    我惊觉原本诚心希望依靠着忠臣重振皇室声威的自己,现在已经不能相信任何人。

    皇叔刘玄德,歃血为盟后还到处联络诸侯战将,奉旨除贼……”

    董承后面的话我无法听清楚,因为董承激动地说起了乡音。他是南方人,长久以来我还是无法听明白那种带着奇怪尾音的话语。

    皇叔刘备……说实在的,我无法相信他汉室宗亲的身份,就算拿出了族谱又如何。可是刘备他确实有英雄气概和抱负,虽然本心真意还没有弄清楚,但对抗曹操,没有此人不能成事。

    皇上,以上就是在衣带诏后立下血誓的人。皇上希望何时斩除曹操呢?

    “……”我在盘算着这场争斗的胜率有多大。董承简直无法容我思虑,急忙向前几步,跪在我脚下,哀求着克日就杀国贼,兴正统。我甚至有点同情的看着董承,爵位那么吸引你吗?你原本就是个读书人啊。

    十、

    然而,我的这些执念,这些短浅在董承等一干忠臣甚至包括董妃全部都被杀害时醒觉了。那天,我在伏寿的膝上哭了很久,哭着我的懦弱无能。寿儿抚摩着我的头发,她挑出了一根白发,想拔,却又放下:听说拔去一根会长十根呢。我看着她甜甜笑着的脸,有点不知所措。

    皇上,我们成亲已经快十年了吧。刚来到宫廷时,我惧于皇上威严,不敢开口,只敢偷偷看着皇上。皇上那时侯虽然也困顿,但神情之中仍是那么豪迈。我心里想,汉室就要靠皇上来支撑了。皇上您临危授命,妾当好好辅佐皇上才是。

    那都是很早前的事了。我低声说。

    皇上,如今曹操虽然专权,但他还不敢丢了汉朝司空这个名号。皇上当广招贤才,励精图治才是。

    我本来想反驳,但面对着寿儿纯洁又真挚的眸子,就说出来了,只好点了点头。

    皇上,寿儿无用,未能给皇上带来子嗣。董妃去后,后宫空虚,皇上也得请管事的公公多上心物色些合适的好人家的姑娘。

    我心里诧异,寿儿又不是不知道我现在的处境,怎么净说些不着边际的话呢?我仔细看着她,发现她眼珠亮的异常。她滔滔不决说着,说着如何治国如何保住皇位。她的眼睛望着虚空,仿佛在和虚无对话。她一个劲儿的说着。我紧紧抱着她,只好紧紧抱着她。

    大将军伏完本来想助朕铲除奸佞,可惜事情败露,被曹贼谋害。我的皇后,已经将自己沉浸于幻想中的皇后也一同被处死。看着曹操手下如狼似虎的士兵拖着柔弱的皇后离开寝宫离开曹贼建造的宫殿被拖向我无法目及的地方。临走前,我甚至听到了皇后在唱歌,一支在我梦中经常出现的歌。

    十一、

    这次的谋事以我完全的失败告终。身边的臣子死的死,走的走。我唯一动过心的女子也死了,唯一可以有一点点欣慰的地方是寿儿死的时候并没有帝国没落撕心裂肺的哀痛。可以在绮丽的梦幻中死去,何尝不是一种幸福。或者,这种幸福只是我用来自欺欺人的?活在梦里的人是我,是我!这个汉室的不肖子孙,这个有名无实的傀儡皇帝!

    许都的宫廷竟然是如此丑陋,到处都是红色,鲜红,血红。如同曹操最喜爱的颜色。朕讨厌红色!讨厌!夜夜的噩梦源于这红色,或者来自朕心中无法褪去的恐惧与内疚。第二天,我召见了曹操,亲自从丹墀上下来,跪在曹操面前,哀求着:曹公,这个皇帝你来当吧!朕,不对,我不想当了!我真的无法再承受下去了。曹操嘴边掠过一丝胜利者残忍的微笑,他在笑我这个失败者吧。我心里也大笑!是的,我是失败者!一个将遗臭万年的失败者!

    曹操温言抚慰着我,用花言巧语来说明我还是一个象征。一个象征,只不过是你很容易利用的一个工具!我怒视着他:曹公!汝便是挟天子以令诸侯耶?他竟然默认了。我将头上的金丝冠解了下来,狠狠扔向了曹操,锐利的边缘在他的脸上留下了一道血印,鲜血细细的流出来。我仿佛孩童般逃了回去。

    第二天清晨,金冠赫然放在了书案上。外面禀报曹操求见。我看了一眼那顶代表了权力和尊荣的帽子,没有戴它,昂首走了出去。曹操恭谨的跪于墀下,先是例行的禀报军务。我冷笑着说:曹司空,这些由您做主就行了,我懂什么呀。曹操好象稍微尴尬了一下,之后就请求让自己的女儿入宫为妃。我愤怒的手都禁不住微微颤抖:曹司空,曹大人,你好,你好啊,连朕的私事都要被你监视着吗!”“皇上请息怒,实为我这女儿对皇上一见倾心……”“一见倾心?你去见鬼吧!骂了一句与我身份完全不符的粗言之后,心情竟然舒畅了许多。不想再被破坏这份弱者所有的优越感,急忙的退了朝。

    可是,曹操的女儿还是如期送到了皇宫,并且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典礼。曹操在下面用十分忠诚的口气表着自己的忠诚与抱负。我乏了,我没有力气也没有精力和曹操斗了。我想就这样吧。

    十二、

    之后,我的日子仿佛那些僧侣,不沾女色、不食荤腥。日子一天天过去,我可以看见曹操送进来的女儿曹节经常会刻意走过屋子前面,但我只顾自己看经读经,不加理会。

    曹操死了。再大的英雄也无法阻挡时间和自己的天命。我没有特别高兴,我反而有一种末日将临的感觉。这时候心情特别平静,仿佛是一个等待了很多年的结果终于落到了我手里。

    那天,曹丕带着一些人闯入内宫,我依然在读书,曹节拿出了一把细长的剑挡在我门口。看着她因为紧张额角微微沁出的汗时,我终于站了起来,走到她身边帮她拭去这些晶莹。当时她就哽咽了,我心里也产生了点愧疚。我附在她耳边说:如果我们都有命活下来,一起找个地方好好过日子吧。她立刻喜形于色,但又恢复一脸的严肃:皇上乃天璜贵胄,节一日是君妇,便要保护这份荣耀一天。

    我眼前浮现起了寿儿,和曹节的脸重叠了起来。无论是寿儿、董承以及其他大臣们,他们都为了我这个不中用的皇帝以身犯险。这些年是我太愚蠢太胆怯了。我无法保护那些已经死去真心对我好的人,我一定要拼尽权力保护眼前人。

    皇上,我们是请您退位……让贤的。曹丕怪腔怪调的说。

    你都已经来了,我能不让吗?可是,曹丕,你要先放了宫人们和我的家人,要不然我是不会让的。

    曹丕和他的手下发出一阵狂妄的大笑:请问皇上,此时还由的着您吗?您不觉得这时候和我们讲条件太愚蠢了吗?他用语句羞辱着我,而我也确实羞愧。这么多年来,我总是无法认清自己所处的位置,一再的遭到耻辱。就连离开这里的最后还要被羞辱。耳畔一阵风响,我看到曹节的鹅黄衫子从面前掠过。

    奸贼曹丕,竟敢羞辱皇上。乖乖的死在我剑下吧。

    “节儿!快回来!快回来!”我叫着,人也扑了过去。可终于晚了一步,一柄精光四射的宝剑穿透了她的身体,曹丕脸上泛出了古怪的神色。

    ……你竟然…………自己………………妹妹。曹节挣扎着说。

    挡我者死。妹妹,这点上,你哥哥可是比父亲还要狠心哦。

    那天,我交还了所有的东西,穿着青袍出了许都的宫殿。手里拿着节儿的宝剑,往山里去了。

    是年,曹丕登基,改元为魏,年号为黄初。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吕辽]遍插茱萸 2007年01月16日
    长河吟绝 2007年01月16日
    [CP混亂]鶴鳴九臯 2007年01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