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吕辽]遍插茱萸

    2007年01月16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closion-logs/4310133.html

    当吕范的咽喉被自己手中的戟划出一道口子,鲜血涌出时,吕范大惊失色,拨马回头就走,张辽看着自己微微颤抖的双手,心里一阵酸楚。他垂着头,任由胯下的黄骠马慢慢踱回本阵。士兵抢出,东吴大败。张辽一头栽了下来,接着就是三天三夜的昏迷和呓语。药石无灵,众医无策。

    「孩子,我们家本来是前朝武帝时候聂壹的后人,但是聂壹一心报国却没有运气,被匈奴和前朝追杀,所以我们就改姓张了。但是,孩子,你一定要记住先祖,记住自己姓聂,记住无论身在何方都要忠君爱国。」

    「父亲……孩儿谨遵教诲。」

    年迈的父亲给孩子絮絮的教诲着做人的道理,温婉的母亲轻轻咬断了线头,将一个塞着求来得平安符得锦囊放入孩子手中。

    「明天,你就要去郡守府报道了,今天早点歇着吧。」父亲的言语中满是对年幼就要孤身离家的孩子的不舍之情。母亲则只是默默的缝补着孩子的衣服,一层又一层,那细密的针脚仿佛戳着孩子的心。他不舍,但是他依然要走。

    「将军怎么样了?」曹休轻轻走到张虎身边,低头探视昏睡着的张辽。坚强如他,也不禁鼻子微酸。他急忙转身,没想到碰到了床边的架子,床上的张辽呻吟了几声又复睡去。

    「今后,你就跟着吾义子吕布吧。」丁原笑眯眯的看着张辽。他十分喜欢张辽,因为张辽面貌忠诚,武艺高强,心思缜密。并且和吕布年纪相若,叫他与吕布做伴倒也挺好。

    张辽看着眼前这个倨傲的青年,身材高大,面若涂粉,斜眉入鬓,凛凛然有领袖气魄。

    「你就是义父极力推荐的张辽?」

    「在下正是张辽。」

    「听说你剑法不错。」

    「只是略知皮毛。」

    「有空我们来较量较量吧。」低头诺诺的张辽突然感觉耳边吹来温热的气息,一惊抬头,看到吕布已靠在他身边。他急退三步,躬身赔罪。

    「义父,看来您收了个老实人呢。」

    「那是自然。义父看人的眼光不会错的。」

    吕布脸上带着深不可测的笑容对丁原连连称「是」,眼光却瞟到张辽身上。

    「文远,你招式灵巧有余,力度却仍不够。」

    「将军说的是,辽也知道自己的这个弱点,但是没有办法改进。」

    「要想强,只有和更强的人斗。那么自己才能变得足够强劲。」

    张辽默默看着眼前这个依然帅气依然威严依然武功天下无双的主人,心里想道「就算足够强劲了又如何?没有追求的话,这些只是虚空。主子你背叛了丁刺史,甚至还认了董卓当义父,究竟为了什么?」张辽终没问出口,他不是一个多话的人,而吕布认为多话的人只应该得到一个下场,那就是死。

    吕布从武器架上挑了把枪扔给张辽「你现在就和我比试比试吧。」

    张辽看着,尴尬的说「主公,我用的是剑。」

    「枪乃武器之王,可以攻击到比较远的敌人。所谓一寸长、一寸强,在战场上与个人的决斗不同,自是大开大阖的好。」

    「还请主公手下留情啊。」

    「文远,还没打就先胆怯,这可不行!」吕布说道「不行」二字的时候,手中的方天画戟已若天际游龙般攻了过来。

    「参见刘侍中。」

    「不用多礼了。贤侄,你父亲的情况怎么样?皇上派我来看看。」刘烨眉头深锁。

    张虎摇了摇头。刘烨看着面前这个小伙子眼窝深陷,形容憔悴,就劝他回房休息。张虎默默的抗拒着,刘烨也只好作罢,就叫张虎在一旁休息一会儿,这边由他来看护。

    「张辽将军斩了敌方单于塌顿于马下!」

    曹操激动地站起身,高声叫道「好!」

    不一会儿,满身浴血的张辽来到曹操面前,有兵士捧着装了塌顿首级的木盒。

    「此役,文远公居功至伟!得良将如此,真乃操之大幸!」曹操紧紧握住张辽的手,心神激荡。

    张辽看着眼前这位在白门楼以后接纳了自己并且给予高官厚禄的主公,心里却泛起了吕布的影子。

    「文远!我死以后,你一定要率部投降!」

    「不!我愿意和主公一同赴死!」

    张辽「扑通」的跪了下来,泪如泉涌。突然他感到一只温暖的手轻轻按在了自己头上「文远,吕布为世间之人唾骂,说我是『三姓家奴』、『卑鄙小人』,好点的是『莽夫』。」

    张辽泪眼朦胧的抬头望着吕布「主子,他们错了!他们错了啊!」

    「有文远知我,布此生无憾。」吕布又恢复了那种藐视天下的微笑「无论如何,布都算活过这一遭了。如果有来生,文远,你愿意和我再做兄弟吗?」

    「辽…………如果有来生,张辽愿为主子肝脑涂地。」

    吕布哈哈大笑,虽然失了他的赤兔马,但还有方天画戟。只要吕温侯在,照样可以威慑群雄。

    「高将军……

    「文远!你还年轻!高顺老矣,不想再奔波了,文远则不同。况且主子希望文远可以活下去,连他的份儿活下去。」

    城外。

    「玄德,你看吕布留得留不得?」虽然心里忌惮吕布但实在爱惜吕布这个人才的曹操犹豫不决的问身旁一位敦厚儒雅的中年。这位中年站起身来,颌下的几缕长须微微扬了起来,煞是好看。他走了两步,在曹操面前站定,作揖「公未见丁原董卓耶?」

    张辽颓然跌下,虽然知道主子这去定不得活,但没想到刘备这个小人最后还要雪上加霜。吕布微笑,昂头不屈。张辽扒在城楼上哭喊「刘备!你不念辕门射戟之恩!小人!小人!」

    吕布听了这摧肝摧肺的哭泣,不禁身子一震。虽然双手被反剪在身后,脚上也困了铁链,但他兀自要回头。

    曹操也不忍这种别离的凄惨,黯然垂泪。他身边一位年轻的谋士在曹操耳边低声说「丞相,不如唤张辽下来与吕布一聚吧。」

    「可是我怕他看了吕布伤心,愈加不肯归降了。」曹操忧心忡忡的低声对那位年轻谋士说。

    年轻谋士也没继续说,只是微笑看着曹操。曹操探了口气「吾不如奉孝啊。」说着就使人唤张辽下来,也没缴械。夏侯惇警惕地挡在曹操右前方,朝着张辽。

    张辽踉踉跄跄地扑到吕布面前,说不出话来,只管叩首。吕布动容落泪,喝道「文远何故如此扭捏!大丈夫生便生,死便死!图的就是活的随心所欲!你如此夹缠,让我好生烦闷。」

    吕布侧脸对曹操说「曹公,布有一事相求。」

    「奉先尽管道来。」

    「张文远实在让我心烦。我想死的清静。劳烦曹公把他带下去。」

    机智如曹焉听不出吕布话中的意思,心中感叹,就挥了挥手,让夏侯渊把张辽安置在营中。之后,曹操又把吕布的方天画戟赐予了张辽。

    「太医,你看,张将军都昏迷几天了,到底怎么回事?」

    「张将军带病上阵,油尽灯枯,怕是熬不了几天了。」

    张虎猛地跪了下来,叩头不止「太医!您一定要救救我父亲!求求您!」

    「张公子请起。老夫已用尽平生所学,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惭愧惭愧。」

    张虎竟然晕了过去,太医诊了诊脉「不妨,张公子只是劳累过度。休息一阵吃些补身体的药就可以了。」

    「碧眼小儿,某乃汉丞相曹孟德帐下张辽张文远也!敢与我一斗乎?」

    孙权大怒「好个不自量力的匹夫!」拍马而上。方交手就觉张辽力大且招式精妙,就拨马回头。张辽带着八百将士在孙权阵中左突右冲,所向披靡。此后,江东无人敢轻捋张辽虎须。

    曹操听闻张辽大胜,喜不自禁,亲自拉着张辽的手,并且把张辽的母亲接到丞相府盘桓,上书为张辽增封进爵,还给张辽母亲诰命夫人的称号及车辇一架。

    当时魏军有「五子良将」:张辽、乐进、于禁、张郃、徐晃。蜀吴上将皆陆续凋敝,魏军风头无两。其中张辽隐隐为「五子」之首,曹操对其恩宠有加。曹操薨了以后,曹丕继帝位,开魏朝,对张辽也倚重非常。

    张辽平时为人谦和,对下属宽厚,对同僚热心,所以也极得人气。

    「张将军!张兄!」张郃刚来就在张辽床边哭了起来。引得旁边众人也抽抽噎噎的哭起来。

    突见张辽缓缓睁开眼睛,张郃大喜「张将军!张将军!」

    「是……雋乂吗?」张辽艰难的说。他感到自己的嘴唇仿佛被封了起来,甚至舌头都不听使唤了。

    「文远将军!」张郃看到张辽神志还算清楚,心中大石稍微落了下来,一喜,不禁又要哭了。

    张辽缓缓的转动眼珠,看到亲朋好友都围在身边,长子张虎已经跪在床边,泣不成声。他招呼张虎过来,用微弱的声音说「孩子……我走了以后……你要照顾你母亲和弟妹……善待家里人……将来的路……就只能靠你自己了。」

    张虎握住张辽枯瘦的手,心如刀绞。哭着应着。

    张辽好像十分疲惫的闭上了眼睛,就听到张郃在旁边喊「张将军累了!大家让他休息!」张辽正好也被哭泣声吵得头愈加的闷涩,但是听到张郃在那里赶着众人出去心里不禁好笑,暗想「雋乂还是如此直爽和自作主张啊。」

    入夜,张辽明知大限将至,心里倒也澄澈。忽闻远处有一熟悉的声音,便强撑起身子远眺。他眯着眼,两条影影绰绰的人影晃到他面前「文远。」

    「主……主子。」

    三十多年来,张辽只叫过一个人主子。他看着面前这个英姿飒爽的武将手持方天画戟,微笑着。张辽好像一下子有了力气,回复了少年的派头,穿上披挂,拿上自己的剑,站在武将身边。

    「文远啊,兄弟们都到了,就差你一个了哦。」

    「主子,文远不来了吗?」

    「嗯,好!别忘了我们还要再作兄弟的哦。」

    「愿为主子肝脑涂地。」

    「别主子主子,还是叫我大哥吧。」

    「那怎么行。」

    「不行也得行。」

    「主子好霸道。」

    「这不是你喜欢的吗?」

    ……

    声音消失在风里,渐渐的终不可闻。

    张虎亲喂张辽药汤时才发现,张辽已经去了好一阵了,临走脸上犹带着仿佛孩童的微笑。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长河吟绝 2007年01月16日
    [CP混亂]鶴鳴九臯 2007年01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