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河吟绝

    2007年01月16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closion-logs/4310127.html

    伯符,你可曾记得那天我俩结拜之事吗?

    我俩对天盟誓后,我取出一直不离身边的瑶琴,为君抚了一曲《长河吟》,君以高亢啸声和之,声音弥高弥远。

    知音何其难求,瑜不知给多少人弹过《长河吟》,只有君一人……

    后来,我们一起浴血沙场。君勇猛,被称小霸王。然那些只看到君武勇之人又有几人知晓君之似水柔肠。每次,我在你身边弹起《长河吟》时,你总是慢慢的沉默,长长的谓叹。英雄在世当有为,吾江东孙策决不会久居人下。你冷冷的说,坚决的像冰一样。

    慢慢的,《长河吟》除了叹人力之渺小,抒未酬之壮志外,更有了其他的含义。昔日伯牙子期高山流水遇知音,今君与瑜以一曲《长河吟》共诉衷肠。

     

    君一路凯旋,坐领江东八十一州。英姿勃发,渐有图中原之抱负。吾等劝曰:未可。曹操势大,此时非摄其锋芒之时。君称是。但是我看到你在背过脸的那一瞬间掠过的一丝凄惨之颜色。君以目示吾,皆是抱负不得伸之痛苦。我明白,我从和君相见的那时就明白,君是胸中可以容得下天下之明主。等等,主公,待江东稳固,实力渐大,瑾定为主公之马前卒。

     

    当诸君都安定下来,内事有张昭、张竑辅佐,一片欣欣向荣之景。大家都为能够在长期的奔波与厮杀后稍微歇一歇感到高兴。而您,吴侯,我们的主公却好象满腹心事的焦躁不安。每当我与二张来报江东军情时,你总用一双含着期待与不耐的眼睛注视着我们。到了报父仇,杀刘表的时候了吗?当你看着我们面有难色的列举出还未有此实力时,你愤怒的猛击面前的书案,仿佛受伤的野兽咆哮着:孤已等候汝等久矣!孤意已决,开春后就杀了刘表那个老贼!二张磕头出血,哀戚上谏。我默默低着头不语。

     

    君将吾留下,说是有事吩咐,我候在君室之外。没有听到熟悉的甲胄上的铁片互相碰击的声音,只听到一个沉闷的语声从室内传出:公瑾,汝等久拖无功,莫非在戏弄孤?我的心紧了起来,孤,这个字他从来没有在我面前说过。你一直说的是要与公瑾平分天下共享富贵,虽然我从来没有这个心思。今天,君竟与吾生疏如斯。我感到一点伤心,僵硬的把刚才二张劝谏君的话重复了一遍。够了!帘内传来颤抖的声音。够了!够了!汝等皆不明白我的心。汝等都不明白我的心!我感到慢慢有液体溢出了眼眶。公瑾!汝当日与我弹奏《长河吟》时说过什么!”“瑜言:知音难觅。君之心与吾心合云云。’”“公瑾,你竟然将当日说的话忘却了吗?那好,我来告诉你。君掀帘而出,竟未穿履。当日你说:知瑜心者唯伯符也。而伯符的心思,瑜也明白。大丈夫在世,以孝为本,以义为先。今瑜得遇伯符并义结金兰,当与君生死与共,马首是瞻。公瑾,这些年了,你当年和我的事我都记得清楚。我从来没有把自己当作你的主子,我只是……只是想和你做一辈子兄弟啊。你一直说知道我知道我,会尽力辅佐我,可是你们眼见着一年年过去我的父仇还未得报,只是用一些陈词滥调来敷衍我……公瑾,你……你于心何安啊……”我跪倒哭泣:伯符,实非我等敷衍。若君此时贸然击刘表…………若有个闪失,叫瑜……与众人如何是好!”“公瑾,大丈夫,死生事小,荣辱事大!何必做此惺惺女儿之态。”“主公……”“公瑾唤我伯符便可,你我兄弟休要拘束!”“伯符,再给我两年,不,一年。我到柴桑训练水军,内事合当二张上心。一年后,瑜便与兄挥军,直取荆州!”“好!公瑾,就是又要你受累了。”“为兄,瑜当肝脑涂地。

     

    第二天,我便率军赴柴桑操练。没想到,这一别竟成诀别。当我在柴桑听说君中箭受伤稍微安排了一下军务就赶紧回吴郡。然而映入我眼帘的已经是那漫天遍野的惨白。何时从渡口到宫殿的路变的那么长,一路上都督之声不绝于耳。宫殿前,我跌跌撞撞下马,冲入灵堂。这是一张多么惨白的脸啊,失去我所认识的伯符惯常带着的飞扬跳脱,那么沉静。伯符,伯符。我只能从口中发出这两个音节。是愧疚吗?是怀念吗?都不是。仿佛我的精气神整个的被抽走了。为什么你的手那么冰凉呢?为什么你没有急的从座上跳下来仿佛有点撒娇更多的是命令的叫我汇报练兵的情况呢?为什么……在水军操练快成的时候……离开了呢?我用力握着你的手,但是无法得到任何回应。伯符……”还记得当年我弹琴,你长啸吗?那种惺惺相惜……那种……耳畔只听到众位将军惊恐地呼唤着都督!面前衣襟一片鲜红。

     

    之后,我还是回了柴桑。虽然寻刘表报仇的事被搁置了。仲谋更多的是希望把江东发展的更加强大。柴桑被水环绕着,我在一处修了个亭子。与烟波浩淼之前,奏《长河》之曲,叹知音难寻。

     

    听闻曹操平定了整个北方,开始觊觎南方富庶之地。先取了刘表的荆襄之地,接着就要侵犯江东。我与柴桑快马赶回,见到了有卧龙之名的诸葛亮。他是一个很儒雅的男子,白皙的脸上,有一双充满智慧的眸子,鼻梁挺直。和他谈话时,他总是轻声细语,有时候会稍微考虑一下再把话说出口,看的出是个细心谨慎的人。后来我听子敬说他刚至东吴就舌战群儒。我微笑,心里有点想看当时的情景。

     

    赤壁之战在即,孔明与我之谋多有相合。若论才智,孔明犹胜于我。若他被东吴所用,主君无犹矣。我这样想。于是请他的族兄诸葛瑾去说他投靠东吴,可是被拒绝了。虽然他的拒绝也是早就料到的事情,但心里不免有些苦涩。赤壁之冲天大火,烧的曹军丢盔弃甲,大败而逃。按照我的计算,顺势就取了荆襄之地。与曹军苦战后,荆州地界三座大城竟皆为孔明谋夺。之前的箭创为什么此时如此之痛,痛的我简直无法忍住,眼眶里的泪水。恍惚中,我看到伯符的身影越来越远,终不可寻。当我惊起时,发现已经回到了柴桑。子敬在我身边,面有泪痕。他见我醒转,拭去眼角泪水,强打精神的说:都督,您醒了?是否感到饥饿呢?我摇了摇头。他走开了两步,颓然趺坐于榻上:都督,孔明助刘玄德夺了荆州、襄阳几城。如今看其势大,该如何是好。我坐了起来,他赶忙在我身后垫上靠垫。我喘了口气,微笑说:是主公让你来问的吧。”“………………是的。子敬觉得自己什么都瞒不过别人,有点沮丧。子敬莫要垂头丧气的。吾自有办法。

     

    不知怎的,那天被曹纯射的一箭总像是无法好透一样。虽然我在众人面前努力表现和以前一样,但是只有自己清楚,精力是越来越不济了。一夜,我听闻流水淙淙间隐约传来琴声,曲调悠扬。不禁出门循声而去。小山坡上,有一男子面前焚香,侧有小童侍立。出声问道:公何以于深夜间有此雅兴啊?”“近日得一曲谱,甚爱,不由得不弹拨。”“公料想也是通音律之妙人。周瑜冒昧,是否可以请公为我弹奏此曲呢?”“公瑾既有此意,在下便献丑了。他刚弹了几个音,我心里大惊,这不是《长河吟》吗?越往下听,越被他的音律所感染。高亢时如鹰击长空,陡峭而上;婉转时如闺房私语,低低切切;激奋时如浪击岩石,哀愁时如细泉缓流。

     

    我不禁为他的琴艺所迷,风神所迷。自伯符后,无人可与我之《长河吟》相合。每每奏起,不仅有形只影单之黯然。如今,竟然于夤夜之中偶遇深知我心的人,不禁倍感亲切,有知音难觅之意。当我想拾级而上时,那男子命身边侍童掌灯。我的脚步停止了。孔明……”我犹豫的叫着他的名字。他长揖,唤公瑾。仍然是那么卓而不群。他从身边侍童手上接过一领玉色袍子,披于我身,说:公瑾,夜冷风寒,你还是多多保重。我谢了他,想回转,他拉住我的手,哀求着说:公瑾,吾主奔波半生,今终有荆州安身……望公瑾……望公瑾切勿赶尽杀绝。我回头看他,他收起了戚色,傲然的说:况且,公瑾也未必能够胜得了。我轻笑了一声:孔明欺吾江东无人乎?拂袖而去。离开时还能感到身后的孔明欲言又止。

     

    天下知音者,难觅也。然瑜何其幸也。先遇伯符,心心相投,击节慷慨。然伯符早逝,留瑜一人好生孤单。老天厚待我,叫我遇孔明。孔明佳人也,心意交汇无须言语。惜不能为吾主效命。天下间有两人懂我这《长河吟》,瑜还有什么遗憾呢?

     

    后记:公瑾与玄德相争时,旧创迸发,英年早逝。遵其遗嘱,火化后一半埋于孙策墓旁,一半与他心爱的瑶琴一同投入浩淼长江。

     

     

    ----------------------------------

    附:《三国演义》的《长河吟》

    长河吟,行萧萧, 云海苍茫君远行。
    清风戚,去迢迢, 飘然出寰淼难寻。忆当年,扶君王, 羽扇纶巾赴征程。
    小乔伴,情深切, 风姿犹在梦魂中。叹如今,天涯归处水寒寒,乾坤飞渡越几程?
    再回首,捎去旧时青春约,笑谈天下英雄谱。人生自古难如意,九曲八弯何时归?
    男儿当志做吴钩,为民开济天下春。风华殇,泪扑簌,看人间依旧,
    多少春水向东流,此生何惜成沧海。望往事千年,君莫言,听我弹,今朝飞落九重天,一曲长吟江河汇!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吕辽]遍插茱萸 2007年01月16日
    [CP混亂]鶴鳴九臯 2007年01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