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郭嘉X荀彧][回憶]鴆·孤洲冷月

    2007年01月16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closion-logs/4310082.html

    一、远别离

    「荀令君, 丞相急函。」传令兵将曹操给荀彧地信函递了过来。这种情形他们是司空见惯的,出征在外的曹丞相每有未决之事都会寄信回来与荀令君商量。

    然而,兵士们从来没有见过平日儒雅俊俏、成竹在胸的荀令君会像今日这般大惊失色。就连当年主公在徐州被围,荀令君接到主公密函都没有如此慌乱过,只是沉着的调兵遣将,保证粮道畅通。

    今天,荀令君变色了。他仿佛所有的精神都被抽干一样,疲惫地挥了挥手,示意周围的人退下。

    众人离开了,荀彧颓然坐了下来。他愣愣的看着丞相那熟悉的笔迹,上面写着的是他已经预料到但没想到会来那么快的噩耗:奉孝没了。

    满纸皆是哀思和对奉孝的衷肠,荀彧看了却从心底里泛出一丝怨怼。他曾经和丞相说过,身体虚弱的奉孝实在不适合随军远征,并且志愿自己代替奉孝。但丞相沉默了。这个俨然是君主的丞相用沉默来压迫着手下的将士们。他不能离开奉孝,纵使他夜夜笙歌,坐拥佳人,他还是希望在自己想到那个高瘦闲雅的年轻人时,他能够立刻出现在自己面前。所以,奉孝自己请命,表现的决绝又无奈,随之的还是豁达。在饯行的时候,丞相朗声笑着仿佛对荀彧推心置腹放一百个心一般的说「文若,我们出征,许都的事务就要偏劳你了。」荀彧照样诚恳但冷漠地向曹操表示了自己的荣幸和定然不负丞相赏识。曹操眼底闪过的是一丝不快。曹操的真诚是发自肺腑的,所以要求别人对他的诚恳要感激涕零。可是荀彧从来就是这样云淡风清,宠辱不惊。曹操恨这种镇定,他渴望所有人同他一起疯狂,但是荀彧永远不疯,永远都若即若离。奉孝虽然也从来没有在丞相面前表现的多么卑躬屈膝,但是他疏狂,疏狂的仿佛年轻的丞相。所以丞相信任他、重用他、爱他,因为丞相认为他们的个性相似故而命运相连。奉孝对这种恩宠还是一笑置之。

    丞相的信纸上隐隐干了的泪痕又被新的泪滴替代。荀彧眼前的隽秀挺拔的字一个个模糊了起来。他心如刀割,笔如千钧。

    二、相见欢

    「文若、文若。」

    「奉孝……是奉孝吗?」荀彧使劲揉着自己的眼睛,不可置信的望着眼前的人。

    「除了我,谁还会这么深更半夜跑来打扰你呢。」面前的郭嘉依然潇洒。

    荀彧任凭眼泪在面庞肆虐,默默的贪婪的看着眼前这个人。

    沉默……依旧是沉默……

    郭嘉的嘴角牵动了一下,面上的表情变得惨淡。他没有得到预想中的热烈,虽然他向来知道荀彧是个在这种事情上迟钝木讷到极致的人。

    「文若,我不在的时候,你要自己好好保重。你这个人啊,太僵化了。有的事你并非不明白,只是无法摆脱立场。其实,从一开始我们就没有立场了。聪慧如你怎会不知道?可是,没有我在你身边啊,你有心事找谁说呢。」

    「奉孝…………我确实不能失去你。」

    「哈哈,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你说这样的话呢。」郭嘉的声音渐渐黯淡「如果我知道自己不济成这样……我就不和你玩儿捉迷藏了。」

    「捉迷藏?」

    「呵呵。啊,时间好像快到了……文若,你一定一定保重。至少要等我在黄泉给你物色好美人,为你建造好府邸你才可以过来。那么,嘉先行一步了……

    「奉孝!奉孝!你要到哪里去!」

    「夫君,怎么了?做噩梦了?」

    「奉孝……哦,夫人……

    「夫君梦到郭大人了吗?我知道夫君和郭大人是好友,但千万别太伤心了,自己身子也要保重。」

    「唔……」荀彧低低地应了一声,和衣睡下了。

    夫妻同床异梦是悲哀吧,但这也是无法抗拒的命运。

    三、歧路

    「丞相功勋至伟,臣认为应上书请封魏公,受九锡。」长史董昭谏言。

    曹操看着面前这个面相福气,但眼神中微带狡诈的董昭,微微一笑。曹操喜欢这种有弱点的部下,因为有了弱点,才可以把握。他环顾众将,喜滋滋的等着大家一同恭贺的声音。但是阶下有些老臣好像一下子没有办法接受这个提议,面面相觑。站在右侧首位的荀彧站了出来,曹操一阵欣喜。自郭嘉死后,曹操可以推心置腹的手下就少了一个。他很珍惜这种感情,同时,他也在渴望着一贯严肃认真,但气度清华的荀彧地肯定。然而,他这次又失望了。

    「丞相,彧以为此举万万不可。丞相乃汉室栋梁,一心为了辅助大厦将倾的汉室可以重得天下。若此时请封魏王,与那些为了一己私利自封为王的草寇又有何异。」荀彧低着头,一字一顿、铿锵有力的说。他假装没有看见在自己身后的侄子荀攸猛打手势让自己别惹丞相生气,也假装没有看到气愤的丞相紧紧抓住扶手突出的苍白的指节,更假装没有听到自己心底给的警告『若无法接受丞相称王,就意味着和丞相不一条心,那么就必死无疑了。』他很奇怪的突然想起了郭嘉,『如果奉孝此刻在这里,他会怎么办呢?』

    「侍中大人,您此话差矣。丞相请封是当仁不让,也是人心所归。」董昭稍微偏了点头对荀彧说。他神色中带着一种哀求,『荀令君,您就别和丞相抬杠了。这样您会吃亏的。』

    荀彧嘴角勾成一个漠然的微笑,他这次抬头直视着曹操「丞相!彧还是认为不妥!您此举会失掉民心的!」

    当荀彧抬起头才发现,昔日的明公什么时候坐在那么高的位置上?高的使面目都有点模糊,高的仿佛有着无限威严。从当年见到明公心里那一刹那的激动,到现在多少年了呢?又是什么时候自己和明公有了那么大的裂痕了呢?

    「此事休得再提。我,曹操……一心为了汉室复兴……」当丞相说着这些口不对心的话时,一双眼睛只管盯着荀彧,有无限的失望,更浓烈的是恨意。荀彧明白这种感情,就如他明白曹操这个人一样。他还是微笑着,无论怎样,丞相都拒绝了董昭的提议。只要再过几年,等平定了江南和巴蜀,丞相称魏王就名正言顺了,因为那时正是分封诸臣的时候。但是自己……是否能够活到那时候呢?

    这次的军议不欢而散。有好几个人都想来劝荀彧,但看着他微笑的仿佛失去表情的脸就退缩了。

    四、冷月孤魂

    「荀大人,这是丞相给您的食盒。」

    荀彧接过了描龙绘凤的大红色漆盒,轻轻揭开了上面的封条,里面……空无一物。

    荀彧的手微微颤抖,脸上挂着的是笑,一种原本是郭嘉独有的笑,一种孤独却清高,不羁却温柔的笑。他把盒盖盖了回去,缓步走到书架前面,从里面够出了一个乌梨木的小盒子。他走到了书案边,将手中的从小盒子里拿出的信函一封封的丢到面前的火炉里。

    「这是您在徐州给我的信。」

    『兹……』火苗一下子吞掉了这片信帛。

    「这是奉孝没了的时候您给我的信,我一直没办法回,因为这事儿,您还回来好生教训了我一顿。」荀彧微笑,他回想起从前依然怀念。

    「这是在赤壁打了败仗,您给我的信。又一次提到了奉孝。」荀彧眼中没有恨意,甚至发自内心的微笑了。

    「丞相啊,跟着您的二十几年里,每一封信我都保存着。看来以后没用了。」

    荀彧拿着最后的一小捆信默默的出神「这是我没有发出去的信。这里面点点滴滴都是我内心深处的感情。这份感情如今终于可以随着我的魂魄一起离开了。」

    荀彧烧了信,用一根细巧的银棒挑了挑灰烬。他从袖子里拿出了一个莹润的瓶子,脸色平和的打开瓶塞仰脖喝了下去。

    『叮』瓶子落到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荀彧慢慢的倒了下来,眼睛湿润了。他看着冥冥中的某处,用极低的声音喃喃道「这次……这次我不会让你逃了…………一定……


    这篇文章完成的比较草率,见笑了……见笑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吕辽]遍插茱萸 2007年01月16日
    长河吟绝 2007年01月16日
    [CP混亂]鶴鳴九臯 2007年01月16日

    评论

  • 我怎么觉得这是曹瞒和我家文若……奉孝完全是为了跑大龙套的……
    回复笔砚飞说:
    我很喜欢这种人死影响不灭……的闹腾。
    2009-12-18 15:1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