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双王佐[阅读笔记][I]

    2007年01月16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closion-logs/4309910.html

    附一:《郁郁乎文若》 作者:周泽雄

    http://www.housebook.com.cn/zhouzx/index.htm

    读文若的事,第一篇让我心潮澎湃的是周泽雄先生写的《郁郁乎文若》一文。[附一,见上]

    文若在我心里永远是以一个清高、孤傲、诚恳、倔强的青年模样出现。你可以说这是YY,你也可以举出一百条例子说文若其实有这样那样的缺点,我都不会在意的。毕竟个人的喜好是强加不来的。(貌若妇人这句总是逃不掉的吧,偷笑。)他唯一的缺点就是太刚直了。其实说他刚,他很柔。在曹操征战沙场时,默默的尽心尽力的安排好后方的事宜。徐州之役,官渡之战,曹操手下多少人闻风而逃,离开了当初效忠的主公,犹如离开以前更以前的主公。文若没有,他安静的看着曹操大军的方向,一遍又一遍鼓励的曹操一定要坚持。他的话仿佛是一剂良药,使犹豫的曹操下定决心。并非说文若对曹操的几场大仗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只是说他将自己的柔和与坚强通过在战场与城池之间飞奔的传令小兵传达给自己的主公。

     

    有人说文若劝阻曹操受九锡,称魏王是对汉室忠诚。我也在想这个问题,觉得对,也不对。张良当初是作为刘邦向韩王成借的臣子,而张良在此前于搏浪沙谋刺嬴政不中,之后披发隐居,得《太公兵法》等都是为了再兴韩国。然而,春秋战国时期毕竟过去了,无论张良如何努力也是无法让韩王成再次得到昔日他祖先有过的荣光,所以张良决心跟了刘邦,就算韩王成死于他眼前,也许他只会悼念一下过去,洒几点伤心泪吧。

     

    这个道理很容易明白,并不是说要聪慧如张良的人才能领会。文若当然也明白。挟天子以令诸侯是他提的,许田围猎他也在旁,难道他会不明白曹操的野心?也许他真的只是觉得当时称王还不到时候吧。在《三国志》里,只提到了文若以忧薨,之后,有了曹操命人送了个空的食盒,他明白自己不再被曹操重用,甚至曹操认为他是个可有可无的人,于是一代王佐,清流之首就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历史总是由得后人评说的。爱也罢,怨也罢,都随着千里波涛,万里河山更迭而灭了。惟余令君清香,遍撒人间。

     

    另外,稍微发点牢骚。有人说,女子看历史便夹带了很多的个人感情,写文章也与真正的事实不符。但是,什么是事实?如果说《三国志》是事实,那么请尽管去看《三国志》的事实;如果说《资治通鉴》是事实,那么《资治通鉴》中也写了很多。现在,离三国时期已经过了一千八百多年了。这一千八百多年来,有多少论述使得原本朴实壮烈同时也有计谋诡诈的三国披上了带着他们个人色彩的外衣。于是,为什么我们不能更情绪化的理解历史呢?难道整天埋首于简牍中过了二三十年抬起头来笑着说:我研究出了曹操当时在铜雀台上穿的是什么鞋子。或者说:我研究出来曹操当时在一次军议中打了一个喷嚏。这些有意义吗?现在,我们不再以封建的眼光来看待三国,于是能够从三国中找出更多被埋没的英雄与才子。对这些人,我们抒发出心中的喜爱有过错吗?我认为是没有的。以上,纯粹是一时唠叨,理路不清,望诸君莫怪。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吕辽]遍插茱萸 2007年01月16日
    长河吟绝 2007年01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