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决意[未完]

    2006年11月17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closion-logs/3849750.html

    Prelude [Promise]

    “去王都吧,到新王的身边去,尊敬他,爱戴他,用生命保护他。”
    我一翻身坐了起来,双手深深的陷入头发里:“为什么,为什么我要去做这个!我的志向只是当一个可以自由闲淡的人然后找一个地方死去。为什么要去王都,去当该死的什么挡箭牌。”
    可是,说这句话的人,把这句话烙在我脑海中的人已经死了。
    “为什么,父亲。”想到这里,心中大痛,泪如雨下。
    现在是大陆历534年的冬天,全国都洋溢着喜悦来庆祝国王继位三周年。落蓝城也是这样,每个人都施尽本领,希望可以将自己的忠诚表达出来。这里是落蓝城一幢古旧的房子,外墙虽然已经爬满攀缘植物,但屋里的炉火依然温暖,和三年前一般无二。唯一不同的是,再温暖的炉火也无法温暖我心底的冰寒。


    Chapter 1     [Together with the Love]

    大陆历531年12月,莱恩王国落蓝城,“五彩缤纷”杂货店。
    我记得那天很冷,父亲站在柜台后面如同以往般等待着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的顾客。我刚从师父那里回来,在帮着父亲盘点店里的货物。
    “克莉斯”,父亲一直把这个当作呼唤我的昵称,“你师父怎么说?”
    “什么怎么说?”我低头继续数着散落在柜子里的完全混在一起的小商品。
    “就是他对你学习的评价啊。”
    我站起来,感觉脚有点麻,跳了两下:“怎么,爸爸,你要听女儿汇报学习成绩了吗?”我从父亲身后搂住父亲的脖子。
    “是啊,我想知道。要老实说哦。”我感到一双宽大却冰冷的手握住了我的手,不禁激灵了一下。那只手很快的放下了。
    “您的女儿当然没问题啦。”我走到父亲侧面,拉起他一只手贴在脸上。近处看,父亲真的老了很多,皱纹爬满了眼角,头发白了许多,手粗糙的像砂纸一样,骨节突兀。是啊,从母亲贪慕荣华跟着王都里一个贵公子抛夫弃女后,父亲一个人把我养大支撑了整个家。“父亲,女儿这次获得爱德华老师的首肯承认我出师了,并且得到老师门下子弟中的‘银之蔷薇’的称号。”说着从怀里掏出一朵精致的用纯银打制的蔷薇胸针递给父亲,“本来想圣诞夜给您一个惊喜的,不过现在给也一样啦。这下子我可以回来帮父亲您了。您不用那么辛苦了。”
    “……”父亲默然无语,只是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我继续沉浸在自己的设想中:“我想凭着我的能力,到这个城中谋份差事肯定没问题。说不定我可以去落蓝王国武术学院任教呢。明天我就试试看吧。如果能进学院,父亲干脆把店关了,我来养活您吧。”边说还笑着比了个“V”字。
    “真的是银之蔷薇呢。”父亲端详着手中的胸针,“你比父亲强,父亲当年拜师于你师父的父亲门下时,只得到‘锡之劲草’。”
    “原来父亲也是……从那里出来的吗?”
    “呵呵,你师父不让你说出学校的名字吗?这个规矩倒是一直没变呢。”父亲笑了一下,“干脆今天早点打烊吧,我们也好久没聊天了。”
    “好啊,那么我去关门。”这时门口正好走过个邻居,看到我们要关门了就对父亲笑着喊:“嗨,密特里,今天这么早就打烊了啊。”
    “你好,汤姆。因为女儿回来了。”然后他朝我看了一眼。邻居发现了抱着门板的我,“欧,好久不见啦克莉斯。上次看到你还是个小女孩儿呢,现在一下子就成了大姑娘啦。”我含笑回礼。
    “好了,你们父女聊吧,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密特里,什么时候我们再去喝酒?”
    “你不怕你老婆把你耳朵揪掉我就陪你去。”父亲乐呵呵地说。
    “那只母老虎……我才不……”
    “咳!”一个比较粗的女子的声音陡然响起,“谁是母老虎?”然后就揪住了汤姆叔叔的耳朵。
    “谁揪我耳朵谁就是!哎哟哎哟。”两人就这么争吵着回去了。

    我继续帮忙整理货物时,父亲已经到后面厨房里去准备晚餐了。
    “真是好味道啊!”我整理好了就一蹦一跳进了厨房帮忙摆桌子和端菜。我们家吃饭的桌子就在厨房的另一头,一张用了很多年的橡木四脚桌子。摆好后,看到父亲拿出一瓶葡萄酒冲我眨眼说:“喝不喝?”他肯定是想起我小时侯偷喝的事情了。
    “当然。”于是又从立柜里拿出两只杯子。
    “首先祝我女儿学成归来,还获得了银蔷薇的称号。父亲真的很为你骄傲。”我感动的点了点头,将父亲倒给我的一点点葡萄酒一饮而尽。父亲笑了,把酒瓶的木塞拔开,又给我倒了。我一直在旁边用手比划着杯子一半多一点那里的刻度线说:“MORE,MORE。”
    “好了!这些可以了!女孩子不能像男孩子一样喝酒没有节制。”
    “知道了。”我假装委屈。
    “唉,女儿大了就不听爸爸话了。”
    “哪有?”我一边切着面包一边问父亲,“父亲怎么也去那个学院学习过吗?以前从来没听说过呢。怪不得我刚进去时老院长拉着我好象快哭出来一样。”
    “老院长他好吗?”
    “老院长……”我切面包的手停了一下,吸了一口气,换做很平淡的口吻说:“老院长五年前就去世了。”
    “哦……”父亲只是闷闷的喝了口酒,没多说什么。
    “那么当年是祖父把父亲送过去的吗?”
    “不是。克莉斯,你坐下,我有话和你说。”
    “什么?”我把手里的纯银面包刀搁在了架子上。
    “去王都吧,到新王的身边去,尊敬他,爱戴他,用生命保护他。”
    “什么?”我狐疑的看着父亲。父亲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如果说……我不想去呢?”我缓慢的说。
    “不行,你不能不去。”父亲坚定的说。
    “可是父亲,我只是想和你一直在一起,侍奉您,孝敬您。”
    “这是你的使命,你的职责。我虽然不中用,还用不着蔷薇来服侍。”
    “为什么?父亲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


    Chapter 2 Running Away from Home


    “我也认为是时候告诉你真相,让你知道自己的使命了。你去接受训练的地方,正是由莱恩王国第二代首席暗部大人建立的专门为王国培养暗部的学院。你们的老院长,也就是莱恩王国上代首席暗部。11年前,他觉得自己无法胜任暗部的工作,所以向先王陛下申请告老还乡。先王给了老院长最后一个命令就是选择更多合适的人才成为王国的暗部。”
    “父亲您很早就知道了?”
    “是的。我是从那里毕业的,怎么会不知道?只不过我毕业时候的院长是……你的祖父,我的父亲。我毕业后作为老院长的助手在进行活动。”
    “进行活动……”我重重的把杯子放在桌子上,“反正就是为了那些什么王族感谢昧了良心的事。”我不容父亲接口立刻连珠炮似的咄咄逼人:“既然你自己已经成了暗部,为什么在这种地方守着这么一个破烂的小店?你是首席暗部的助手,为什么看到那些守城的卒子都要点头哈腰?你是暗部……并且是一个落魄的暗部……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女儿送去步你的后尘?”
    “这些事,都是我自己做的孽。所以不论后果如何,我都应该承担。其实把我这样安排,已经是先王的仁慈。”
    “好一个先王的仁慈。”我停了一下,力图让自己的口气柔和一点,“我其实真的不愿意这样和您对话。您无论有什么过去,都是养育我的父亲大人。只要不违背我的意愿,我可以养您一辈子,做一个恭顺的女儿。”
    “然而,带有碧家血统的人必须要为这种血液负责。”父亲口气也变的强硬起来。
    “血统论吗?”我冷笑了一下,“父亲就是那种自己犯了错误会让女儿来替他负责的吗?我从来不知道您是这样的人呢。”
    “是血统论,但不是为我,是为你自己。”
    “我自己?为了我自己我要放弃自己的意愿,我要成什么FUCK替死鬼影武者吗?我要像个贼似的偷听那些情报,我要不停的变装做一个人妖吗?为我自己,为我自己。父亲,为什么你能说出这样的话。二十多年,我感念于您在母亲与人私奔后身兼母职的辛劳,所以想尽心尽力来回报这份爱。为什么您不能体谅呢?我不愿意做暗部,我不愿意到王都。这是我最后一次重申。”我无力的坐到椅子上,仿佛这种争论已经把我所有的力气都抽干净了。
    父亲也呆滞地坐在对面,并没有什么愤怒或者伤心,只是一种长久的仿佛沉浸于某种回忆的出神。突然我发现父亲的白头发比上次回来时多了好多,人也那么憔悴。我不忍,想上前安慰他。刚起身,他就对我说:“克莉斯,别责怪父亲,有的事情,我无能为力。也不要责怪命运,因为能够成为王身边的成员是很多人渴望的。”
    我把伸出去手攥成拳头,“SHIT!”我咒骂了一声。看到父亲的目光我不忍也无力再争论下去了,“那么让我考虑考虑吧。一下子接受不了。父亲您去休息吧,这里有我收拾。”
    父亲默然的点了点头,他刚走出门,我就抄起一个杯子扔到墙上发出很大的响声。父亲并没有回头询问发生了什么。发泄了一下以后觉得堵在心口的气有点消了,于是就去收拾那些碎片。毫无例外的被割到了一下,鲜血渗出,很快的覆盖了整个中指。
    “红色的。”我自言自语,“明明是红色的啊。明明是和别人一样的血。早知道,早知道我不去上那个见鬼的学,不生在这个家里有多好。”想到这里,又一阵无可遏止的心痛,眼泪大颗大颗的掉下来。难道要我抛弃家庭吗?不,这是万万不行的,万万不行的。可除了这样,我有什么办法可以不要当那个劳什子的暗部呢?只有抛弃这个家庭。可是我走了,父亲一个人怎么办呢?他年纪大了……不过也许我走了,过段时间回来父亲就回心转意了……走,还是得走……

    Chapter 3     [Decadence——Penance]

    “喂,V。”
    “诶?什么事?”我睁开睡眼朦胧的眼睛。
    “今晚有件大买卖,你去不去干?”
    “不要啦,我好累。你让我睡觉。”
    “可……”
    “我说过了,我想睡觉。”我转过头盯着和我说话的一个小个子男人,眼光灼灼。
    “随便你啦!”小个子吓的后退了一步,骂骂咧咧的走了,还在巷口吐了口唾沫表示愤慨。
    我拉过身上肮脏的毯子,继续蜷缩在这条暗巷里面。身旁高逾7米的围墙是这个城市里最富有的人也是最黑心的高利贷和投机分子——纪尧姆·葛朗分多的家。说是家,可真像一座城堡。
    光与影之城,利赞司。一个富人的天堂穷人的地狱。穷极奢华的宴会是建立在森森白骨之上,为那些富人带来高额利润的是穷人的贫苦交加。这就是人,一种生来就不平等的生物,一种无法违抗命运的生物。可是我不想继续,我宁愿让自己的生命在泥沼中腐烂发臭也不愿受人摆布。
    于是我化名为“奥斯丁·V”,一个利赞司街头的肮脏的流浪汉。
    一个脸上涂满厚厚白粉的女人撑着那种弱不经风的花俏的小洋伞,用果子狸尖叫般的声音表示对我的“怜悯”来显示自己的“慈善”,翘着莲花指从自己手袋中拿起一张5FB,又放下,换成一枚1FB,高高的将这枚硬币松开,垂直的落在我面前。
    于是我恭敬的对这位等待着用低廉的价格换来内心满足的贵妇说:“高贵的夫人,多谢您的赏赐。可是您看,我不能接受这个。”
    她惊讶的用扇子遮住涂满鲜红的嘴,更加抬高了嗓音,惊讶的认为一个乞丐竟然会拒绝她的好意:“为什么!这个可以使你不挨饿。”
    “唉唉,您说的很有道理,我也确实饿了。可如果我用了您的比那个还要脏的钱,我想就算买了面包我也是吃不下去的。”我指了指旁边的下水道。
    看到面前这个女人脸上奇怪的表情,一下子我觉得很有趣。她的眉心仿佛可以连起来,并且结成一个环。她的眼光如果能喷火我早被烧死了一百次。她的伞如果再结实一点可能会在我身上留个洞。可最后她退开一步,用一种无比雍容的姿态呼唤:“乔治!”
    “夫人。有什么吩咐?”
    “这个乞丐竟然当众对我出言不逊胆大妄为。虽然我一直是希望可以帮助穷人的,但像他这样品格恶劣的人不应该被饶恕!”
    这个乔治一直站在旁边,听到那个贵妇说我调戏她也不禁惊讶的望了贵妇一眼,但被那个贵妇一瞪马上又低下头去:“夫人您说的对。请问您的意思是……”
    “就给予他相应的惩罚吧,像上次那个穷鬼一样。另外,把1FB给我捡回来。”
    “遵命。”
    我早料到是这个下场,或者说我期待着这种下场。背叛了自己的父亲应该受到严厉的责罚,应该用身体上的痛苦减轻心灵上的痛苦。
    “乔治,等等!等我马车离开再教训他吧。”
    “遵命。”他一直弯着腰等待那个女人的马车离开,不知道从那里招呼了几个同伙开始了殴打。
    我甚至连躲避都没有躲避,因为躲避了就不能完全的接受惩罚了。他们看到被打的人仿佛像没有感觉的人一样不呼痛也不求饶,索然无味的离开了。
    他们走后我想扶着墙站起来,可是发现右侧肋骨好象断了两根,只好重新坐下来望着天喃喃:“唉,这下麻烦了。”这里不是学院,也不是家,不会有医疗设备的,连简单的固定装备都没有。想到“家”,我的心仿佛被铁锤撞了一下。人是应该为自己的决定负上代价的,无论这个代价是多么沉重。现在的我感觉,最沉重的代价不是由于一点点的行差踏错带来的身体上的痛苦,而是内心日以继夜的折磨与思念。本以为可以快乐的生活,实际上确实是可以和父亲快乐生活,但这种生活被我一手毁掉了。自己在内心筑起的堡垒突然之间就坍塌了,泪水再也无法遏制。于是我倒了下来,呜呜的捂着脸低声哭了起来。

    分享到:

    评论

  • 个人认为……还是有继续写下去的价值的。
    于是,今天开始见缝插针的主要继续这篇。
    然而禁断也很长时间不去了吧……设定什么都忘记了。于是之后的内容可能会和前面的有点不搭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