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爱的名义下—Last Friends[拉到了Ep.11]

    2008年06月20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closion-logs/23293512.html

    评价这个剧用一个字:热;两个字:大热;三个字:热死了。
    在我开始表达我对华丽片头以及光妹天籁的拳拳热意之前,先存一个豆瓣上灰常油菜花的评论:
    http://www.douban.com/review/1408253/
    例行关照一句:有剧透,慎入。

    到网上查了一下别人写的LF介绍,发现以“羁绊”或者“无法割裂的羁绊”为题的甚多,于是囧了。于是我别扭的想改题目了。
    可是改来改去,还是改了个早就被用过的名字。果然,我没有创造力。

    【中文剧名】:Last Friends(最后的朋友)
    【日文剧名】:ラスト·フレンズ
    【电视台】:富士电视CX
    【首 播】:2008-04-10
    【回 数】:未知
    【导 演】:加藤裕将 西坂瑞城
    【编 剧】:浅野妙子
    【制作人】:中野利幸
    【配 乐】:井筒昭雄
    【主题曲】:宇多田光「Prisoner Of Love」
    【格 式】:RMVB
    【语 言】:日语繁中
    【演 员】:长泽まさみ(蓝田美知留・22)/上野树里(岸本瑠可・22)/瑛太(水岛タケル・22)/水川あさみ(滝川エリ・22)/山崎树范(小仓友彦)/西原亜希(平塚令奈)/兰香レア(三田小百合)/平野早香(冈部まゆみ)/倍赏美津子(蓝田千夏)/锦戸亮(及川宗佑・24)

    细节控:http://www.blogbus.com/eclosion-logs/22118013.html

    世上值得有一辈子去体会的,就是人心。
    有人,会在你伤心孤独的时候温柔的守护;
    有人,会一边殴打着你一边哭着喊:“我爱你啊!”
    也有人,会阳光灿烂的对你说:“在结婚的前提下,请与我交往吧。”

    这种阳光不属于Last Friend。

    一个是平凡的女性,工作中有不顺利、家里也有诸多不开心。于是到男友处寻找安全感;
    一个是纤细神经质的男子,阴暗的过去使他无法顺利表达自己的内心。他把爱化作了狂风暴雨,痛苦地挣扎;
    一个是用率性掩饰着纤细情感的女子,她可以骄傲地展现她的优秀,也可以有着比男人更要帅的气魄,可是她依然陷在感情的泥沼,进退两难;
    一个是对性有着恐惧的温柔的男子,爱着人,只是默默的爱着、深深的爱着。

    上面一段,只是我看了2集的感受。
    因为周围的人都在讨论LF,不可避免的听到很多剧透。
    有人在怪美知留自作自受,其实,不是的。
    一直渴望着有奇迹,能让那个男孩子平静下来,真正的抱着自己。这是这样罢了。
    可是,LF教导我们的是,圣母、非一般人能为也。

    -不做測試會死星人的HC結果-(我大笑我大笑,雖然上野MM不錯,而我最待見的還是錦戶亮大爺啊!)

    http://bom-ba-ye.com/d.cgi?quibeck=13

    測試星總統告訴我們,要輸入生日、血型、身長和體重的測試和名字無關。
    不過這張亮爺的照片,請允許我寒一下……我要找張美型的代替!

     

     

     

     

     

     

     


    占った結果、1983年6月6日生まれの千鳥さんは<及川宗祐>でした

    美知留の恋人。頭脳明晰(めいせき)で、人当たりが良く優しくバランスの取れた大人の男、と見えて、陰では恋人に暴力をふるうDV男。


    千鳥さんお疲れ様でした。

    嗯,在搜亮爺照片,不,在搜及川宗祐照片時,發現及川手撕雞童鞋真不受待見呢。
    因為我本身性格里也有偏執的一面,所以莫名的有点理解及川童鞋。
    当爱的太深了,就没有办法直接表达感情了。当自己将所有感情都投在一个人身上时,就无法漠视了。电视剧嘛,其实就是把这些感情放大,从而刺激一下观众神经的。不过,我始终觉得一个可以对不认识的孩子温柔微笑的男子,他的心灵不会是为了施虐而施虐。

    不过听说从EP.8开始,及川手撕鸡童鞋就义无反顾的顺应民心走上了脑残施虐狂的道路。阿弥陀佛,我希望到那时依然能理解及川童鞋肾上腺激素超常分泌的行为。

    另外,很BS圣男圣女教众。爱,其实是很自私的东西。

    写于06.24

    在一位大人关于LF写的博文之下的留言:
    http://blog.makotow.com/read.php/1525.htm#topreply

    其實對于錦戶亮這個角色我并不是那么討厭呢,至少感覺很真實。人和人之間,有時候是沒辦法很真誠的表達感情的。宗佑、美知留、瑠可,這三人真的是一直在互相傷害呢。
    瑠可愛著美知留,可是她只是一廂情愿的愛著。好一點我們可以認為她是為了愛人寧愿自己受傷害,如果換個角度考慮呢?她也許也只是想把美知留留在自己身邊吧。美知留沒有這方面的經歷她無法看清楚瑠可對自己的心意,而愛著美知留的宗佑卻是十分敏銳的就可以感到瑠可對美知留抱著并不是普通同性朋友之間的感情吧。光從這點就可以看出,宗佑是愛著美知留的,如果他不愛,他根本無法體會出。

    當然,您說的對,不能因為愛將一切錯誤抹去。家庭暴力是錯誤的。如果美知留足夠堅強就應該毅然離去,可是美知留恰巧不是個足夠堅強的人,她是個女孩子,是個從缺乏關愛的家庭中走出來的女孩子,一直在找尋著避風的港灣。

    這三人之間的糾纏,不能絕對的說誰錯了或者說誰就是絕對正確的。牽涉到感情,任誰都無法理智。

    嗯,再說說宗佑的家庭暴力。我覺得博主把“法制社會”看的太簡單化了。或者說,東方文明的傳統使得女性有一種向往安逸的心理。就算到現在,美知留雖然反對宗佑不讓她正常工作,不讓她與朋友正常交往,但是她還是一直在宗佑那里尋找著家庭的溫暖。宗佑是個在精神上不甚健全的人,他可以對工作對象(就是可能受到家庭虐待的孩子們或者弱勢群體)表現出極大的耐性的關懷,也非常冷靜。然而碰到美知留他就無法判斷,他要把所有可能成為他與美知留在一起的阻礙都排除掉。所以他不允許美知留與瑠可在一起,美知留不理解,而事實上,宗佑對瑠可的敵視確實是正確的。他對美知留的家庭暴力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就像家長對孩子的暴力,明明心里是愛著對方的,可是為什么對方就是不聽從自己呢?宗佑是把自己放在美知留之上的,他認為兩人在一起,美知留就應該聽從自己的。也許這是錯誤的,因為愛人之間不應該有這種區別。可是就這點,無法判定宗佑就是罪大惡極的。

    說到這里,突然發現編劇是成功的。這個世界上很多事情無法單純的用對與錯來判斷,糾纏在里面的是理不清的感情。

    最后,小武雖然越來越圣男,但他確實是最無私的。

    最后的最后,繪理好美~~~

    --------结束语的分割线--------

    宗祐到后来已经没有办法自拔了。他可能只想着如果侮辱瑠可、殴打小武,美知留就会害怕,就会回到他身边。

    刚开始的时候,他可能还想着能让美知留心甘情愿的回来。到后来,他已经完全只是为了让美知留回到他身边,完全不顾及别人的想法了。

    宗祐是个寂寞的人,他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了美知留,理所当然的认为两个人应该在一起一辈子。他是个怕失去自己所爱之人的可怜人,所以他用牢笼禁锢了爱人,即使这个牢笼的名字叫做“爱”。

    我不同意那些否认宗祐给予美知留的不是爱,只是自私。这确实是爱,只是爱的太过强烈了。不同的人爱别人有不同的方法,宗祐又何其不是用尽了全身力气在爱着美知留呢。

    谁说的……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变态……

    ---------进度到第五话,已经失去了看下去的耐心------------

    看到这里,突然不想看了。一直以来觉得自己是个能在爱的名义下容忍任何自私举动的疯子,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那个在别人质问下竟然会惊慌的宗佑觉得失望了。不管心理上是否扭曲,如果对自己所作的一切都问心无愧的话,就可以坚持走下去吧。而编剧一而再再而三连这种孤独的坚强都不肯给DV男吗?

    我这样说,并不是指家暴就是对的。从一个女人的角度来说,碰到家暴无非两种办法:离开或忍耐。离开就要彻底离开,不再对这个人牵肠挂肚,不再在梦里哭着后悔。如果忍耐,那就忍耐下去吧。用尽所有的爱,顺从对方。

    可能有人会鄙视这种想法吧,笑,认为女人不是男人的傀儡,女人如果做到这种程度也很贱了。甚至有些男生都会口口声声说,如果爱对方就要平等地对待对方,如果有别人能给爱人更大的幸福就应该放手。听到这样的话,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还是那句话,爱是自私的。

    也许我是个可怕的女人吧,哈哈~

    “对不起,我不知道怎么样爱你。”
    看到这句,泪奔了。

     

    分享到:
    Tag:剧集

    评论

  • OH...应该说羞愧奔走的是我。。。我没看仔细。。
  • Ah……
    这个……是我的生日……羞愧的遁走……
  • 啊,,,6酱竟然是6.6生的...怎么这么巧呢..
  • 不是不够爱,而是爱的太多了,就盲目了。
    不过,还是不赞成DV。
  • 就觉着他占有欲太强了。应该是对爱不够信任的原因吧…… T_T 看到后面他坐在地上看美知留他们合照的时候,他的样子很让人心疼唉……
  • 巨讨厌眉毛拔的忒细的。
    欢迎赵赵~
  • 很好,起码他和瑛太的眉毛都没随大流拔得细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