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些特立独行的女子们-徐娘半老

    2008年05月10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closion-logs/20684667.html

    看飞樱的《芳树吟》,于是看到了半面妆。搜索脑海中关于“半面妆”的记忆,被告知没有相关内容,于是google,成果有二。

    一、荷殇·半面妆

    只想对作者说:“加油!
    还有,人生在世,没必要对别人的话那么在意。关键是自己要开心!

    二、南朝梁元帝妃徐昭佩

        
    “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出自《南史·梁元帝徐妃传》,说的是南朝梁元帝萧绎的王妃徐昭佩的风流事。据《南史》记载,她是前齐国太尉的孙女,梁朝侍中信武将军徐琨的女儿 ,天监十六年十二月,当萧绎还在当湘东王时,她嫁给了萧绎。湘东王萧绎,是南朝梁武帝第七个儿子。当初萧绎降生的时候,武帝梦见一个眇目僧,手执香炉至金殿前,口称他自己要托生于皇宫,径直地往宫里走。武帝醒来,就有宫女报告适后妃生下皇子。萧绎生下来便眇一目。武帝记起所梦,因为他很信佛教,所以对萧绎宠爱有加。萧绎自小好学不倦,博览群书。长大后高祖问他:“孙策在江东建功立业时年岁几何?”萧绎回答:“十七。”高祖长叹道:“正是你这个年龄啊。”于是封萧绎为湘东王,出镇荆州,为刺史。

      南朝梁武帝萧衍,长文学,精乐律,善书法,可谓多才多艺,一门父子四人,皆为著名文学家,父子兄弟,开一代声色犬马之诗文风。湘东王萧绎亦与父亲一样,自幼爱好文学,对政治了无兴趣,萧绎在荆州的任上,凡军书檄文,文章诗赋,皆挥笔而就,他评价自己说:“我韬于文字,愧于武夫。”他每日身穿布衣,饮食惟豆羹粗粒,以与文人雅士谈玄说道为乐。

      武帝因侯景叛乱,晚年行同傀儡,屈辱地死去。萧绎即位,是为梁元帝。元帝一目失明。妃子徐昭佩,出身名门望族,但长相一般,却无大家闺秀风姿,因此元帝对她很冷淡,两三年才与她同房一次。她曾试着打入丈夫的兴趣圈子,因此一改常态,淡妆素抹地去参加文人聚会。萧绎却依然对她没有感觉,依旧谈玄论道。最后徐妃无法可施,开始灰心,便由曲意迎合转为另一副面孔。

      此后每次当元帝来时,徐妃非但没有像以前那样表现出受宠若惊的感觉,反而冷若冰霜。每次知道元帝要来,她便在半边脸上画浓妆,而另半边脸什么粉也不施,以此羞辱元帝的一只眼看不见。后人有诗讽刺元帝:“休夸此地分天下,只得徐妃半面妆。”元帝一见,知她有意嘲笑,当然龙颜大怒,拂袖而去。之后累年不入妃房。徐昭佩仍然是深宫寂寞,芳华虚度,岁月流逝,她已经年近不惑了。

      徐妃嗜酒,经常喝醉,元帝回宫若遇见,必吐在他的衣袍中。元帝更加厌恶。尽管如此,徐昭佩毕竟是个活生生的女人,也有七情六欲,她耐不得深宫的寂寞凄凉。荆州瑶光寺中的智远道人,面目白皙,徐妃看上了,暗中与他私通。

      元帝好读书,卷籍繁多,但读书时自己不拿书,令左右的侍臣轮流代执,经常昼夜不间断。因此左右的侍臣出入随意。徐妃便选择那些容貌俊美的少年侍臣,在后宫肆淫。不久徐妃又看上了元帝左右的暨季江。暨季江丰神楚楚、玉树临风,徐妃便派心腹侍婢,悄悄引他溜入后宫,密与交欢。每当萧绎在殿上与群臣大谈老庄之道时,也正是徐贵妃与暨季江在深宫内苑中尽情欢乐的时候。

      宫闱秘事,本该讳莫如深,心照不宣,谁知暨季江对外人感慨道:“柏直狗虽老犹能猎,萧溧阳马虽老犹骏,徐娘虽老尚多情。”意思是说柏直这个地方的狗,老了也能狩猎,溧阳这个地方的马,老了却还有神韵;徐妃虽然老了却仍然很多情。暨季江做如此比喻,可见两人无真情可言,只是相互玩弄的关系。徐昭佩又邀请当时的一个叫贺徽的诗人,到普贤尼寺约会,贺徽却很顾忌,不肯遽然应命。徐妃想出一个办法,她先去普贤尼寺,设词召贺徽,贺徽只好前往。他刚一去,马上被侍女引入密室,徐妃温酒相待,酒酣耳热,携手并入罗帏。天亮在白角枕写情诗,互相唱和。

    事情败露后,元帝尽杀所有与徐妃私通的人,同时将徐妃幽禁在后宫。并且做《荡妇秋思赋》以讽刺她。其词如下:

      “荡予之别十年,倡妇之居自怜。登楼一望惟见,远树含烟。平原如此,不知道路几千?天与水兮相逼,山与云兮共色。山则苍苍入汉,水则涓涓不测。谁复堪见鸟飞,悲鸣只翼?秋何月而不清,月何秋而不明。况乃倡楼荡妇,对此伤情。于时露萎庭蕙,霜封阶砌,坐视带长,转看腰细。重以秋水文波,秋云似罗。日黯黯而将暮,风骚骚而渡河。姜怨回文之锦,君悲出塞之歌。相思相望,路远如何?鬓飘蓬而渐乱,心怀愁而转叹。愁索翠眉敛,啼多红粉漫。已矣哉!秋风起兮秋叶飞,春花落兮春日晖。春日迟迟犹可至,容子行行终不归。”

    徐妃性又酷妒,与其他不被元帝宠爱的妃子很能谈得来;但只要有谁怀孕被她察觉,都会被她手加刀刃。太清三年,元帝宠妃王氏生了一个儿子,产后病逝,他怀疑是徐妃下的毒,逼令她自尽,徐妃不得已,投井溺死。元帝令将尸体还徐家,称为“出妻”,相当于现在的离婚。与死人离婚,也算历史少见。最后以槁草裹住,葬在江陵瓦官寺侧。

      史书记载:“初,妃嫁夕,车至西州,而疾风大起,发屋折木。无何,雪霰交下,帷帘皆白。及长还之日,又大雷震西州听事两柱俱碎。帝以为不祥,后果不终妇道。”

      为什么徐妃出身名门,行径却如此不堪?其实每个人不是天生就善良或险恶,人的行为的偏激,多在于环境的促逼。现在可以分析,她因为被元帝冷淡,对婚姻生活和习惯的不满,使她往往行为出格,以至于以嘲弄皇帝的做法来发泄苦闷。越如此,元帝越难以接受,直到最后以悲剧收场。

      从另一方面来说,南北朝时代,北方中原地区,五胡相继入侵,国家政权如走马灯一般 变换。统一状态下推行的封建礼法难以为继,而且也是受进入中原的文明程度相对落后的各少数民族生活习俗的影响,人们对情爱的追求更处于一种开放的状态。贞操观念不像后世那样严谨,很多女性都敢于冲破礼教的束缚。加上黄老之学、清谈风气在士族的流行,如《世说新语》的风格,男性注重那种踏雪无痕、孤鸿缥缈的非世俗情趣,在情事方面比较随意或看的开。上层社会如此,下层百姓也是如此。不然我们就不会理解,元帝为什么在幽禁徐妃后竟然有心情写下那样优美的一首诗,这样的作品搁到盛唐最好的诗里都不逊色。

    作为一名女子,隐隐的是可以体谅徐妃的心情。然而,又觉得自己的世俗也许侮辱了徐妃那狷狂,一种属于魏晋南北朝时期独特的狂傲。

    她不甘于当一个不受恩宠而老死宫中的怨妇。当她已经因为爱将自己的地位降到底限仍然无法得到萧绎的怜惜时,她就让自己活的潇洒。只顾这一世的绚烂,不计较身后之长短。

    醉生、梦死。

    纵如此,不枉世上走一遭。

    分享到:
    Tag:资料 吐糟

    评论

  • 叹气……被和谐掉了……
    个人觉得伪君子和真小人还是不一样的~
    一个人的嘴脸让人厌恶
    一个人虽然坏但至少真实。
  • 意犹未尽说一句,姐留言中玩火后面两字被XX掉得真可爱……不知道有没有什么伪宗教组织立个会歌叫《玩圣火》~~

    另外,伪君子不就是真小人吗……伪的真钞和真的伪钞没什么区别吧~~~~~咩
  • 万幸的是,他们都死了。
    ——————————
    故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夫礼者忠信之薄也而乱之首也……咩咩
  • 再说鱼玄机。
    当初,多水灵多聪明一姑娘啊……一颗芳心都系在温庭筠身上。可惜温庭筠自认为长得不好看,会有自卑感,最终选择舍弃了鱼玄机。于是鱼玄机感情第一次受挫。第二次,鱼玄机当了李亿的妾,本也是想守妇德的,可是呢,李亿竟然因为老婆妒忌就把鱼玄机送去出家,想来也是个贪恋权势的男人,因为他老婆家有权吧。鱼玄机就算到了这时候,对爱情还是有幻想的。她想进道观只是暂时的,她的李郎总会来接她的。可是呢,负心人终究是负心人。
    于是鱼玄机开始堕落。
    是的,我从来没有否认过,鱼玄机后来是堕落了。因为我也是这个俗世中的人,我也被“礼教”教育了25年。然而,鱼玄机的堕落是多么让人心痛的堕落啊。那种放纵自我无疑是在玩火自焚。

    这个世界上,劣迹斑斑的人有多少。有些人装出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就赢得善人的美誉;有的人特立独行就被指责为淫娃荡妇。
    从我角度来说,我宁爱真小人,鄙弃伪君子。
  • 鱼玄机。。。真是感叹阿。。。时运不济,命途多舛。。。
  • 苦行僧以苦為樂……不對……苦行僧不樂苦,不苦苦,不樂樂,不苦樂。無心,所以無苦樂之辯……無法,所以法海無邊……
    話說好像我不信佛……不過無所謂……反正我也不我信……咩
  • 弟弟开始念佛谒?
    哈哈~曾经也很相信魔由心生,不想堕入魔道就要修身养性。现在想起来,全TMD狗X话。人活一世,草木一秋。人生苦短,何必自苦如此。
  • 心生魔生,心滅魔滅……棄我執以解煩鎖,舍法執而脫智囿……
  • 怎么说呢。
    其实我想表达的并不是说徐氏到底是否失德或者说为什么徐氏出身名门却失德,我想说的是每个时代都有些特立独行的女子。不评判她们到底是否完全满足了社会准则的要求,单单说她们是否有独立的人格。

    徐氏肯定也做过努力,想博得萧绎的欢心。可是失败了,为什么呢?主要是姿容一般吧。萧绎自己是个眇目的……呃……残废,对女子却百般挑剔。想来徐氏也是到最后忍不下这口气,所以用“半面妆”来羞辱萧绎的吧。

    古来失德妇人不在少数,可失德都失的这么有个性的又有几个?(寒……我放雷了。)徐氏是一个,鱼玄机是一个。不敢说她们高尚,但是她们活的很自在。就算最后不得善终又如何?与其庸碌一生附庸在男人身边就算受委屈也得低声下气,不如做回自己,纵短暂人生也适意畅快。
  • 一世自有一世德。當時人不以為非道就不是非道,當時人以為失德就是失德。咩。

    另外出生名門和舉止習性沒有必然關系吧……桀紂也出身名門且不要太名了……不過話說桀紂究竟有多惡現在也全憑後世人說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