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燕然-刺客 - 烈山碧申请

    2008年03月09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closion-logs/16724595.html

    【申请职位】:刺客
    【游戏ID】: 烈山碧
    【昵称】:碧、千鸟、小鸟
    【性别】:女性
    【年龄】:出生于亚恩历1023年,现年24岁。
    【身高】:162cm
    【体重】:42kg
    【国籍】:东之燕然
    【种族】:人类
    【民族】:夏族

    【外貌】:鹅蛋脸,黑色直发,一般就是简单的挽个矮髻,其余的头发则随意披着。深褐色瞳孔,眼睛细长上挑,在右眼之下有一个大约米粒大小的红痣。肤色偏白,眉毛细长,鼻梁微微有点塌,唇色偏淡,口小。声音动听但是冷淡,平日里声线不带起伏。体型偏瘦小,但是柔韧性很好。
    【装束】:白天或者没有任务的时候喜欢穿白色棉麻制曲裾,曲裾上常用同色棉线绣着暗纹,以飞禽类瑞兽为主。经常穿软底素色单履。腰封经常用正红色或者黑色,腰间有亮色绦子,有古玉系于绦上。手上有石榴子石手链。当行刺客之事时,当然就是夜行衣、快靴、武器。首饰配饰一切都不能佩带。
    【性格】:表面冷漠,偏执。不达使命誓不罢休。坚忍。内心热烈,愿意为了友情抛弃自己的生命。【爱好】:读书和练剑。
    【武器】:软剑,名为快雪。
              飞刀,名为泣红。此刀共有九柄(每次用完了要回收的哦~),上刻八个蝇头小字:非命不取,非情不断。
    【宠物及其他NPC】:
    【NPC】:父亲——烈山炎
    988年出生于燕然凌州省凌霄城的铸剑世家之一——烈山家,拥有一本家传的铸剑秘笈《漱剑集》。1015年在与另外一名有名的铸剑家族慕容家争夺宫廷铸剑师资格时落败,隐居市井。原配妻子与其离异,带着儿子嫁入慕容家。1020年与凌霄城平民之女成亲,1023年又育一女——烈山碧。因郁郁不得志,在1029年亡故。
    【NPC】:仇敌——慕容落日,男,980年出生于燕然凌州省凌霄城铸剑世家之一——慕容家。人类夏族。外表斯文有礼,白皙文弱,实际上是个心狠手辣的角色。为了家族利益视人命如草芥。右手小指末端有一块红色兰花状胎记。
    【NPC】:恩师——轩辕九锡,男,出生年月、出生地以及出身皆不详。
              种族:人类。民族:夏族。
              外貌:灰色道袍,灰色长髯,灰色眼眸,灰色眉毛。唇色微泛青。身高大约176cm,体格消瘦。
              爱好:吹箫。
              称号:四机伯。口头禅:“世人死活,与我何干?”
              兵器:自铸“九锡剑”;玉如意。
              所有物:寒玉箫。
              能力:武艺高强。

             
    性格:内敛、深沉。
    【NPC】:上司——华裳,女。1016年出生于燕然凌州省凌霄城。身世不明。
              种族:人类。民族:夏族。
              外貌:虽然极美,但给人冷若冰霜的感觉。身高大约168cm,骨肉匀停,散发着成熟女性的魅力。纤腰一握,腿长。喜着鲜艳服饰、步摇。眸色为深蓝色,眉心有一点梅花妆。
              兵器:短剑“凝碧”。
              性格:外表温柔,内心冷酷。有洁癖。对任务要求苛刻,务求十全十美。对属下严厉,出了事却替属下悄悄承担,有点护短。
              口头禅:你,想知道死亡的快乐吗?
              特殊:每日里衣服须用瑞麟香薰过。进入华裳闺房须先含蘹香。

    【人际关系和经历】:
    -亚恩历1023年出生于燕然凌州省凌霄城。父亲是当地的一个铸剑师,母亲早逝。
    -亚恩历1029年父亲亡故。因当地铸剑名家当主觊觎家传铸剑秘笈而遭到追杀,在躲在家里地窖被敌人发现时,授业恩师轩辕九锡(NPC)及时出现解救。之后开始跟随他学习搏击、剑术和暗器。
    -亚恩历1038年,轩辕九锡亡故。武功有所小成后,进入孟极。
    -亚恩历1040年遇见华裳(NPC),比武后落败,成为她的手下,开始了刺客生涯。
    -亚恩历1047年成为华裳(NPC)手下的得力刺客。
    【人物属性】:【敏捷】3
                  【智慧】1
                  【魅力】1
    【备注】:无。
    【设定图】:暂无

    【联系方式】:
    qq:470965529
    email:
    gloris_pinyi@yahoo.com.cn
    msn:lee1.student@sina.com
    分享到:
    Tag:论坛RPG

    评论

  • 该评论来自:http://www.blogbus.com/eclosion-logs/18823962.html<br />
    <div class="quote"><p><font color="#666699">此篇文章为《燕然-刺客 - 烈山碧申请》的继续讨论,原文章地址为:http://www.blogbus.com/eclosion-logs/16724595.html</font></p><p><font color="#666699">原文摘要:</font></p><font color="#666699">【申请职位】:刺客<br />【游戏ID】: 烈山碧<br />【昵称】:碧、千鸟、小鸟<br />【性别】:女性<br />【年龄】:出生于亚恩历1023年,现年24岁。<br />【身高】:162cm<br />【体重】:42kg<br />【国籍】:东之燕然<br />【种族】:人类<br />【民族】:夏族<br />【外貌】:鹅蛋脸,黑色直发,一般就是简单的挽个矮髻,其余的头发则随意披着。深褐色瞳孔,眼睛细长上挑,在右眼之下有一个大约米粒大小的红痣。肤色偏白,眉毛细长,鼻梁微微有点塌,唇色...</font></div><div class="quote"></div><div class="quote"><font color="#800080"><font size="2">月份别称:<br />一月:正月 <br />二月:杏月<br />三月:季月<br />四月:阴月<br />五月:蒲月<br />六月:荷月<br />七月:兰月 <br />八月:桂月 <br />九月:菊月 <br />十月:露月 <br />十一月:畅月 <br />十二月:腊月</font><br /></font>&nbsp;</div><div class="quote">【个人正史】金鞘书</div><div class="quote">-序</div><div class="quote">亚恩历1038年,燕然历987年,荷月初六。晴</div><div class="quote">今天是我的生日,也是我自7岁以来又一次一个人过生日。</div><div class="quote">6岁的生日,我面对着地窖里腐烂的虫鼠尸体暗自啜泣,不敢大声嚎哭。母亲将我送入地窖前,再三的叮咛我不要发出任何声音,等她和父亲打发了来捣乱的几只臭虫就放我出去。那时的我甚至对平时根本没有发现过的地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觉得这将是一次探险。可是,三天过去了,父母大人没有来接我。地面上喊杀的声音渐渐小了,我依然不敢出去,也许这是我对于危险的直觉。</div><div class="quote">在我朦朦胧胧昏昏欲睡时,听到顶上脚步声分沓而至。有一个尖细的声音用充满着兴奋的语气大声招呼着他的同伴:&ldquo;快看!这下面好像是空的!&rdquo;</div><div class="quote">&ldquo;怪不得那么多天没找到那个死小孩,原来藏在地底下了。&rdquo;</div><div class="quote">就算不懂事,也可以听出他们对话中充溢着的恶意。</div><div class="quote">&ldquo;我快死了吗?&rdquo;自己问自己。在这生死关头,平日里不懂何谓死亡的我心底也产生了哀戚。</div><div class="quote">随着地窖的入口被发现,光线照射进来。我伸手遮住眼睛, 从指缝里依然可以看到几个穿着领口绣有雷纹的青袍家丁努力的探头下来看。</div><div class="quote">&ldquo;老大!发现那个孩子了!&rdquo;</div><div class="quote">&ldquo;你们先让开。&rdquo;</div><div class="quote">被叫做&ldquo;老大&rdquo;的人俯身低头。他很丑陋,却不让人感到惧怕,因为他有一双清澈的眸子。他放下手中的剑,伸手要抱我。我本能的后退。</div><div class="quote">&ldquo;多么水灵的孩子啊。&rdquo;他好像突然改变了主意,拾起身边的剑,缓缓的转过身。刹那间,剑光如雪,呼啸惊雷。十几个家丁竟然同时倒下。空气中弥漫的血雾仿佛带着地狱阎罗的森冷。他拖着剑一步步走来,沿路一道血痕。</div><div class="quote">&ldquo;怕吗?&rdquo;他问我,&ldquo;可是,烈山家的女儿不允许害怕。&rdquo;</div><div class="quote">我不懂,当时的我不懂。然而在他的目光中我感受到了安全,于是我伸出了手。</div><div class="quote">他将我抱出来后,牵着我缓缓前行,尽量避开地面上的鲜血。忽然一只手抓住了我的脚踝,&ldquo;啊!&rdquo;我尖叫。他再挥剑,一只手与手的主人分别了。</div><div class="quote">&ldquo;你到底是谁?你不是老大!&rdquo;</div><div class="quote">&ldquo;凭你,还没有资格知道我的名号。&rdquo;他傲气地说,那一霎那,他仿佛君临天下。</div><div class="quote">一眨眼,9年过去了。他也故去了,带着他那把剑永远的长眠在这片山谷中。我将他的骨灰细细的撒过每一个角落,直至最后一点随风吹入松林。也许我会把他的牌位带上,那个小小的、书写着&ldquo;尊师 轩辕九锡&rdquo;的牌位。</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