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推荐】火凤—华佗×郭嘉《初雪》

    2008年02月19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closion-logs/15605985.html

    郭嘉吧里的一位大人所写,文笔极赞。

    http://tieba.baidu.com/f?kz=325426265

    一、江有沱,之子归,不我过。不我过,其啸也歌。

    “他的手轻轻覆上了他的唇。他的手心是凉的,相比起来他死去的唇竟是温暖。他捂住他的嘴。他看着他。 
    然后俯身吻了下去。 
    隔着自己的手背,他亲吻他。 
    而奉孝的唇在他手心里,被保护得很好。 
    在那个吻中,元化仿佛看见了自己心中的荒原。野草干枯。天上的电光点燃了它们,然后是大火燎原。悲哀的火焰那么高,几乎要烧到天上去。星星在黑色的浓烟中陨落了,它们在强劲的东风中拉伸且歌唱,如同天宇上银色的河流。 
    它们唱道,江有沱。子之归,不我过。不我过,其啸也歌。 
    元化想,大火过后,他心里的原野,可能永远也不会发芽了。 
    那就让它,这样荒芜着吧。”

    这段词,用在这里有点蹊跷。本是说姊妹共嫁一夫,但我粗粗找了一下资料,并没有资料反映郭嘉有姊妹嫁给了华佗。虽说三国它就是部家族史,可将媵嫁婚的小诗写进去稍微显得有点牵强。然而,这是我这个白看不动手的人自说自话的。这,只是个小小的有点点争议的地方而已。先抑后扬是我的风格,所以……

    参考资料:http://news.guoxue.com/article.php?articleid=12994

    二、半生的情谊

    “郭嘉死在三十八岁上。曹公远征乌垣的时候。 
    那年,正是和元化相识十九年。半生的交情。 
    他死后元化常来坟前祭扫。元化望着那碑,望着那碑上的字,心中长感懊悔。 
    奉孝的死仿佛一个契机。就像源头的那一点点雨,最后汇成了奔流的大河入海。若非他的死,元化也不会意识到自己心中真正的想法。 
    对。就像火星。然后大火燎原。 
    十九年。十九年的时间够长了。但到头来他只是将无足轻重的说尽了,惟独落下了那些最重要的话。 
    比如说,心仪之人。”

    作为一篇清水文,“当事人”的心理无非几种:或两厢情悦然而出于束缚或者心理的隐隐抗拒双方固守君子之道直至一方死去刹那间天崩地裂悔不当初赚人眼泪的;或是当事人皆懵懂不知心底那根弦到底为谁“铛铛”急响直至一方死去晴天霹雳豁然开朗肝肠寸断惹人痛哭的;或是当事人都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明白自己心里到底想什么但就是不愿意当两人间先捅破这层窗户纸的那人于是两人你追我赶虚虚实实试探刺激抓狂让看的人也跟着心里痒痒的恨不得大喝一声震碎这两人间的腻腻歪歪;或者是,虽然清楚明白但是我中有了美娇娘你家中有了颜如玉奈何奈何,于是情感与道德纠缠纠缠,不把俩人缠死就是把这俩人周围的人缠死。

    当然我总结的也不全面。

    此文,典型的是俩人都有些懵懂。一个是病患,一个是医者。人一病心理必然脆弱,所以也搞不清楚对医者的依赖到底是什么样一种感情;接触了太多了病患,从来是医者父母心,所以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对这个活了三十八年的家伙是什么感情,只是就算在千里之外听说此人“又”病了就马不停蹄地赶过来。你说是医者仁心也可,你说是两人之间有不可不说的两三事也可。

    到最后,医者终于明白,原来和这个病患之间的感情不是那么单纯的,于是他就每年带着病患喜欢吃的打卤面去上坟,一边上坟一边絮絮叨叨,絮叨的旁人,比如我,也有点动容。

    “元化想说什么,但苦于没有词语。蜡烛轻轻地燃烧着。他的耳朵听见他肺里有水泡噼啪破裂。
    奉孝依然发着烧,呼气灼热,肺内杂音不断。他稍微地出汗,头发沾在额头上。元化拧了手巾为他擦拭。他仔细蘸去他脸上和脖子上隐隐的汗水,然后为他擦手。 
    先前他握着他的手,而两人都在出汗。 
    水在盆里发出清亮的声响。元化望着那一盆水,水面上倒映着自己动荡的脸。于是这样他突然察觉到水的智慧。如它所见,他的心也如他水中的脸一样不宁静。 
    为什么。奉孝,只有你能告诉我。 
    他抬头望天。头顶上帐篷的穹顶灰暗。元化在那一刻突然觉得自己要垮下来了,他想放声大哭。他觉得如果他能看见星空,他便一定会看见整个银河的星星都向他倾泄而来。 
    ……奉孝。奉孝。我该怎么办。”

    我就是被这句话震到了。华佗作为一个医生,自然不可能只看表面现象。所以,苍白的容颜,咳血、消瘦都无法表达出从华佗这个角度看待的病重的奉孝是怎么样的。随着奉孝在文里痨症的表征越来越明显越来越严重,虽知道最期已在眼前,仍然无法继续。我在这里停了下来,喝了杯水,和妈妈说了两句话。

    三、病美男的诱惑

    无法否认,阳光健康的男子有他动人的地方,而病美男也有他们独特的魅力。请注意此类男子的两个定冠词:病、美。

    关于郭嘉的形象,在火凤里至少算是帅锅一个的,虽然眉毛有点短,还经常穿着经年未换的三枪牌内衣(这个内衣,已经成为形容火凤郭嘉的招牌形容词了)。而且他经常爆发的剧咳与他满腹经纶凌云壮志一起让无数有着善良情怀的同人女的小心肝抽抽的。于是,郭嘉,火凤郭嘉,完美诠释了病美男。

    此文也不例外,承袭了吐血郭嘉的形象并且将其强化,让无数同人女受虐并快乐着。眼中含着小泪花目光依旧无法离开。从切入点看,作者是成功的。

    以上,你可以看作是读后感,也可以看作是纯粹的恶搞。

    迅速退场。

    分享到:

    评论

  • 所引用的第一段蓝字的第五行让某不禁想到一个表述叫『干柴烈火』
  • 橘右京……林黛玉……霍金……
    郭奉孝他不是一个人!不是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