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吞佛童子墙头记 (ZT)

    2008年01月11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closion-logs/13704912.html

    http://cp6.secserverpros.com/~tunfo/read.php?tid=1763&page=e&fpage=2

    拥有众多情人不是吞佛童子虚荣的表现,刚好相反,是他最自然的流露。一个自由主义者,怎么能不直接表达自己的感受呢?所以吞佛从没想过掩饰或压抑自己的感情。他任凭自己的恋情一段段地萌芽,发展,自然开始,自然结束。这些情绪被他悉心包裹,藏得很深,绝不可以拿出来与他人分享。他有一句名言:所谓交情,在任务之前,只是可笑的故事。当有人针对情人的问题对他提出询问,质疑和控诉,他的态度是,随他去吧。对好事者为他列出的那一长串虚虚实实的花名录,吞佛从来不置可否。没有人真正了解,他的心里到底曾经有谁停伫。

    一莲托生 爱情与阴谋
    一莲托生与吞佛童子的孽缘持续的时间最久,开始最早,结束后还会想起。他俩在数百年前魔界与道境大战之后相遇,一莲托生由于撰写了《兰若经》而名声大噪,吞佛童子刚从魔界第二殿调至苦境,还没来得及用杀戮的兵燹建立起良好的功勋。一莲托生从未公开承认自己被魔界守关者深邃寂寞的眼神吸引,却很坚决地离开了在万圣岩苦修多年的同梯一步莲华,这个过于冲动的决定直接招致了一步莲华对吞佛的疯狂报复。话说回来,他们认识不到一个月就分道扬镳,价值观和国情认知上的巨大差异让他们之间的裂痕越来越大,终于走到无法弥补的结束。吞佛走到了他人生中的低谷,用另一重人格一剑封禅逃避情感上的缺憾,他彻底忘掉了一莲托生,开始了另一段如梦如幻的爱情。

    剑雪无名 爱,痛彻心骨
    欺骗与迷惑的魔法师正是贴在吞佛童子脸上的标签,他从来都不会是爱上美丽少年的忧伤存在。然而,就像传说一样,吞佛疯狂地爱上了高洁得让人目眩的剑雪无名,并且也得很忧伤。因为俯瞰苍穹不是高的剑雪早已经是人邪一剑封禅的官方注册情人。悲哀总是在劫难逃,尽管一剑封禅实际上是吞佛人格分裂的一部分,但无论是吞佛本人,还是痛苦的剑雪,都无法就这个事实达到理智的温和的妥协。当他们无可奈何地拔剑相向时,分明看到了对方眼底射出的热切目光。“互相刺穿了对方的灵魂”,多年以后,目击者酸儒太瘦生在他的自传性小说《落拓江湖》中这样形容当时的场景。这场令人痛心的爱恋刚刚开始,就因为第三者一剑封禅的介入而走到了终点。吞佛不得不杀掉剑雪,凄惨地一个人回到异度魔界。

    赦生童子 爱情很短,叹息很长
    半魔半鬼混血的赦生童子是少数几个让吞佛感到痛心的男人之一,这是一场在起跑线上就不曾公平过的苦涩恋情。比赦生年长的吞佛童子早在他们见面之初就已是魔界声名显赫的战将,年幼的赦生不得不苦苦追赶他迈得过于急促的脚步。放弃剑雪以后,吞佛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低迷状态,痛苦慢慢撕扯着他憔悴的心,在这样的楔机下,有着半熟面孔的SD娃娃像一线金色的阳光拯救了心机魔颓废的内心世界。这是赦生第一次谈恋爱,表现稍嫌青涩却很疯狂。但令人遗憾的是,他们共同参加的战役却很糟糕------吞佛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错过的约会的时间,以至于赦生被白发剑者和叶小钗联手逼杀的时候,怀着不能见到吞佛最后一面的怨恨,不情不愿地去到了天国。

    ?邪郎 柏拉图式的友情
    很多流言证明吞佛童子对这位鬼族王子好感颇深,?邪郎是赦生童子的哥哥,身上最具标志性的是那头流淌着酒红色光泽的长发和鲜红的三角刺青,引导了刀戟时代新魔幻主义的时尚风潮。他们互相欣赏,吞佛甚至允许?邪郎在自己面前爆出粗口,事实上,他对?邪郎的爱情不是占有,而是一种注视,一种艳慕。除了张狂的美貌,令吞佛迷恋的还有?邪郎的身份,他有贵族血统,幼年时受过虐待,父母亲在多年前相继自杀,这株沙漠里面的仙人掌桀骜不驯,生活和心灵都有一种亡命天涯的热情。?邪郎很喜欢吞佛童子,但不想冒伤害弟弟的危险,拒绝了吞佛童子的邀约,他们始终没有发生关系,他们达成默契,到死都保持着柏拉图式的友情。

    一步莲华 无言的结局
    一步莲华和一莲托生的关系错综复杂,正是由于后者的引荐他认识了吞佛童子。一步莲华骄傲而又冷静,但遇到了吞佛之后这些都转化成了偏执铁血。在与魔界的周旋中,他凡事以自己的意志为重,结果错过了很多好棋。一步莲华缺乏吞佛那种在情绪受损和重压之下保持适度的冷漠和果断的风格的内在平衡能力,他罔顾大局,一次又一次对吞佛手下留情,完全忘却了当初逮捕吞佛的目的,一个劲儿地执着于用暴力逼迫吞佛忘记过于林林总总的情人。这种情况没完没了地持续下去,估计最后他自己也烦了,用一滴厌烦的泪水向吞佛说了再见,同时也宽恕了自己。奇怪地是,分开后,吞佛反倒热心地帮助他实行魔界斥清计划,而且不要一分钱的报酬。

    叶小钗 偶尔的交叉只是错觉
    吞佛童子欣赏强大的男人。那个威武不能屈的“刀狂剑痴”让他感到新鲜趣味。在与吞佛致命的相遇之前,叶小钗的准情人是苦境惯于拈花惹草,芳名远播的清香白莲素还真,但他本身却是名极端禁欲的男子,有着沉默寡言的个性,走路的时候从来只盯着自己的鞋子。这反而增强了吞佛对他的征服欲。战场立场上的敌对较量被不可一世的魔界战将强制性地沾染色欲的味道,不可避免地变调成为旷日持久的互相折磨。这场莫名其妙的恋情打从开始就不被所有人看好。初夜以后,叶小钗给自己戴上眼罩,坚持拒绝看到吞佛那张“该被痛揍的脸”,吞佛也对小钗多有抱怨,认为他太难取悦,就算是在被魔化的情况下还是那么不听指挥,令人扫兴。这对本来可以谱写出一段荡气回肠的跨国恋曲的故事主角,没多久就平静地分手了。

    袭击天来 真戏假戏
    袭击天来和吞佛童子的短暂恋情始于两个人的相互利用。吞佛希望借由袭灭的手腕完成一步莲华的遗愿,而袭灭则将他作为手下进犯中原的棋子利用。他俩都是那种想要什么就竭尽所能不择手段去争取的人,因此不需要什么铺垫便直接引入主题------他们很快地上床了,然后很快地也分手了。交易就是交易,吞佛和袭灭的恋爱事件远在互相撕破脸之前就悄悄收场了,袭灭只得将他那付之流水的往日情怀转送给了另一位高人气帅哥,黑色道子苍。顺带一提,袭灭在这场利用与反利用的爱情游戏中技高一筹,虽说吞佛为他杀了不少人,但袭灭却狡猾地拒绝出演吞佛的剧本。

    黄泉吊命 泡沫声明
    《霹雳谜城》期间,黄泉吊命还没有遇上海猫?风飞沙,那时他的另一重身份是吞佛童子的同伴兼床伴。袭灭天来初夺魔界军权,一方面寻求对外扩张,另一方面在魔界内部掀起一连串维新改革的浪潮,其中就包括默许手下魔将发展超越战斗友情以上的关系这一条,他甚至鼓励吞佛与黄泉吊命睡觉。在那段日子,吞佛周旋于三个男人之间,在袭灭天来,黄泉吊命,奈落之夜宵中间跑来跑去。那会儿黄泉吊命刚认识吞佛不久,许多事情并不了解,他听到了一些传闻,并最终对吞佛下了最后通碟,两个人联手做掉了宵。“任何有关你的说话,我全部都不相信。”这就是黄泉吊命对吞佛的最终认知……这句话最终被证明正确无比。

    奈落之夜宵 温柔地杀我
    2006年,黄氏兄弟的新片《霹雳奇象》开拍,三十六雨的一些观察家断言,吞佛童子这位“霹雳世界的资深流氓”与奈落之夜宵之间一定会不可避免地产生某种可以预料的暧昧关系。其实根本用不着预言,因为像宵这样充满好奇心的单纯角色,几乎是不可能抵抗吞佛的魅力。在吞佛的调教下,宵学到了很多关于魔物和心机的知识,他需要吞佛的经验,正如吞佛渴望他的年轻纯洁。两个人的相处由略带阴霾与腥甜的欺骗开始,被血腥的相杀和火热的复合填充……宵和剑雪一样,享受到“刺杀”的殊荣,但是与剑踪时代CLAMP式的唯美绝望相比,这桩吞佛主导的谋杀案更像是一出喜剧,宵被塑造成一个冷静的无辜者,飞散的鲜血和死寂的眼神设计得十分逼真,看上去很难不让人抓狂-------却也意味着成功地骗过了黄泉吊命和袭灭天来。正是在这种惨烈的占有欲面前,分手这种事情虚幻得连实现的机会都没有,无论是何种诱惑干涉都像泡沫一样在他们的激情之中淹没蒸发。

    后记:把爬墙作为家常便饭的吞佛童子已经很久没有新动作了。苦境和魔界关于他就要步入礼堂的传言满天飞舞,但传言永远不可以全信。谁知道呢,他那难以满足的内心每一次都有始无终,观察家们也乐于拿出一个个更凄绝的版本来验证这一点。只要霹雳系列仍在继续,也许他的贪婪永远也不可能有曲终人散的一刻……

    分享到:
    Tag:霹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