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贴】蝶月对话集

    2008年01月01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closion-logs/13566591.html

    转自“天蝶流星拳”、“八月秋风送春归”、

    《蝴蝶君之真性情》

    中原支柱素還真為對抗陰謀家地理司
    公孫月暗中協助
    帶來蝴蝶君的濃濃醋意,欲殺素還真

    蝴蝶君:条件我履行了,蝴蝶已经全部回来。你要给我的重要话呢?

    公孙月:嗯,话嘛,我只说一次。

    蝴蝶君:一句重要的话啊!我等它等得天长地久了!(激动万分)

    公孙月:注意听了。

    蝴蝶君:嗯嗯。

    公孙月:要杀素还真,你我就此无缘!

    蝴蝶君:啊!(如同发生地震)

    公孙月:我要对你讲的重要话讲完了。

    蝴蝶君:(蝴蝶斩落地)啊!!

    公孙月:真是媳妇脸。没事我要走了。有事下回再相见。告辞。

    蝴蝶君:(翻一个筋斗)啊!!!

    公孙月:送君千里终须一别。不必相送。

    蝴蝶君:(抬起的一只脚慢慢放下)你 ……你……你……竟然如此对待我!天啊!!!
            
            (用力甩头,一招使地上尘土飞扬)我被骗了,我又被你骗了!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聪明百世,精明万代的我-阴川蝴蝶君,会一直栽在你的手头呢?天啊!

            (将头埋入双手痛哭)我很愤怒,我很生气,我很不满,我很怨恨,我很悲哀(一句比一句快)我很可怜(带哭腔),我很无奈。

             人说先爱到的先输,真是千古不变的至理名言啊!

            (无力的靠在蝴蝶斩上)蝴蝶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断肠时。
             
             我为你,风花雪月不再染;我为你,无视少女芳心许;
             我为你,苦守阴川18年;我为你,散尽家财在阴川;
             我为你,拼死苦练不爱钱(手上一只有他人一半大的金元宝被狠狠扔掉)
             你……你……你(再甩头)你却讲我媳妇脸!        
             公孙月,我蝴蝶君向天立誓,不讨回我男子汉的颜面,我就跟你姓,从此改名公孙蝶!
                
            (用手幽雅的抚了一下头发)嘿,还不难听。

            (招手,蝴蝶斩过来。)

    《蝴蝶君的水果论》

    蝴蝶君:“这几日四处散心游历,心情有比较好吗?”
    公孙月:“应该吧!”
    蝴蝶君:“走久了,做下休息吧!要不要来颗水果?”
    公孙月:“又是苹果。”
    蝴蝶君:“好东西啊!”
    公孙月:“记得你上次讲到你的水果论,不如我现在来考考你。”
    蝴蝶君:“尽管考!”
    公孙月:“用一种水果,来形容心中暗恋的姑娘。”
    蝴蝶君:“苹果!甜美又青涩的初恋。”
    公孙月:“哦~一种水果来形容热恋中的女朋友。”
    蝴蝶君:“水蜜桃!柔软又多汁~”
    公孙月:“回答得还真快啊!那再用一种水果,来形容结发多年的妻子。”
    蝴蝶君:“火龙果!”
    公孙月:“火龙果?为什麼是火龙果?”
    蝴蝶君:“营养但是没滋没味。”
    公孙月:“阴川蝴蝶君!!这是你的内心话!!??”
    蝴蝶君:“啊…我是讲别人!!我是讲别人!!阿月仔你别误会~~”
    公孙月:“没有,没有啊!我需要误会什麼吗?最后再问你一个问题,
         用一种水果来形容˙我!”
    蝴蝶君:“太简单了!!!阿月仔,你对我来说,就好像榴连~”
    公孙月:“榴˙连!!非、常、之、好!”(乒乒砰砰~~一阵凄惨绝美的痛殴~)
    蝴蝶君:“哇啊!阿月仔住手啊!!控制你的兽性!停下你的暴行!!不可啊!!!罪过啊!!!!”
    蝴蝶君:“咱们这样下去是错误的啊!!”(鸟兽此时纷纷走避……)
    公孙月:“阴川蝴蝶君!!最好给我一个完美的解释!”
    蝴蝶君:“榴连…虽然他的外壳是满身刺,刺的你全身是伤,
         虽然他的味道很呛,呛到你差点去掉半条命,但是你一剥开外壳,
         就会发现他柔软,又细绵的里面,一尝果肉,更是入口即化、滋味甘甜!
         正所谓不可貌相的好实在!不可轻视的果中之王!!”
    公孙月:“哼!换我用一种水果来形容你!”
    蝴蝶君:“请说请说!”
    公孙月:“石榴!”
    蝴蝶君:“石榴!?古早时代的圣花,又代表多子多孙的圣果,
         少女结婚都要丢一个石榴,看是不是会增产报国,好水果!!
         果然是十八种水果中的代表表之一,最重要的是!跟我同色~~”
    公孙月:“非也!是中看不中吃!麻烦又花时间!”
    蝴蝶君:“会吗会吗!?!?你不觉得剥开石榴,就会看到鲜红晶莹的果子,
         一颗一颗慢慢地吸,慢慢地吃,酸酸甜甜的,吃完后手指、
         舌头染留一片鲜美的红,是多麼的意犹未尽啊!!”
    公孙月:“同样是要剥皮、吃水果,不如吃玉米,至少不用拣果肉中的黑子!”
    蝴蝶君:“阿月仔!!做人不能要求速成、便利,好事是要慢磨、好菜是要慢吃,
         才能体会活在世间的美妙,就好像两个人吃一颗石榴需要剥皮、
         吸汁、吞肉、吐子的绝学,超越四十七分钟的美妙,
         所谓做人与吞石榴的道理~”
    公孙月:“不正!”
    蝴蝶君:“歪什麼??”
    公孙月:“听说人有一部分不正,就会有先天性的障碍~”
    蝴蝶君:“我哪有!”
    公孙月:“没吗?这麼细的皮肤,这麼美的面容,这麼好的身材,
         这麼辣的工夫,这麼媳妇脸的个性。”
    蝴蝶君:“公孙月!不准形容我媳妇!”
    公孙月:“好好好,不过我怎麼看,你都像是个美人,蝴蝶君,你不要验明正身一下吗?”
    蝴蝶君:“公孙月!不要怀疑我的男性自尊!!还有!你调戏我!!
         我是不会生气,当然,你也没反抗的机会!”
    公孙月:“乖~不要铁齿,记得选一日去找大夫检查,先天性的障碍,
         会影响人的一生,说不定会翻船。”
    蝴蝶君:“公孙月!稍等咧!三秒钟消气法,一、二、三,我不气我不气…
         嘿嘿嘿,阿月仔,你看天这麼蓝,空气这麼好,这个地方不错,
         不如咱们就在此休息,你说如何?”
    公孙月:“都可以啦!”
    蝴蝶君:“(哼哼哼,阿月仔的兄弟死的差不多了,剩我可以依靠,
         现在只要将她留在这里,我再回去中原,将那一票人解决掉,
         省的日后麻烦。)哼哼哼!!”
    公孙月:“你在笑什麼?”
    蝴蝶君:“阴阴的笑,当然是在打如意算盘啊!”
    公孙月:“别净想些有的没的。”
    蝴蝶君:“生意人的脑中,不会有浪费时间的废渣,放心吧!”

    《媳妇蝶VS小兰花》

    “这么细的皮肤,这么美的面容,这么好的身材,这么辣的工夫——这么媳妇脸的个性。蝴蝶君,你真的不需要验明一下正身么?”
       “公孙月!!!”某蝴蝶悲愤欲绝,“不要损坏我身为男人的尊严!!!”
        只可惜口上说得悲愤,却早已摆出经典的媳妇脸,真是——一点说服力都没有。蝴蝶君呀,你这样子,何年何月才能让我们见识你所谓的“男人的尊严”啊?

        以上便是号称北域第一杀手,收银买命的阴川蝴蝶君与他苦追了十八年的爱人公孙月生活中的小小片段。
        阴川蝴蝶君,一口蝴蝶斩无人能出其右,单挑人邪剑邪;阴川蝴蝶君,见面百两,谈话千两,相杀免费;
        阴川蝴蝶君,却被自己女朋友调戏,硬生生被扣上“媳妇脸”的帽子,化名为“凤飘飘”在烟花之地抛头露面,被男人女人(不要怀疑,您没看错= =)吃尽豆腐……蝴蝶血泪史,不提也罢~?

        自公孙月一语中的指出了蝴蝶君“媳妇脸”的致命弱点后,小蝴蝶就被宣判了永难翻身的命运,杀手风光灭尽,只见哀怨小媳妇粘在自家媳妇后面(MS有点别扭哈= =||)出尽笑话,尝尽人世凄凉T_T 终于——   
        有一天,我们滴兰漪章袤君,公孙月滴五弟,小蝴蝶滴小舅子,华丽丽滴登场了!小蝴蝶细观这位小舅子长得是唇红齿白,弱柳扶风(簪剑飞来),一个大男人还拿着一枝花。哦活活~小蝴蝶心里暗爽,终于有个比我更媳妇脸的了,阿月仔,我比他总有男子气概吧(小蝴蝶你真是自甘堕落……)!!红月戏蝶,蝴蝶戏花,小蝴蝶的满腔怨气终于找到鸟发泄的场所~~~于是便出现鸟以下一幕:

        话说有一天小兰漪接到二哥布置的任务,要去找人邪。由于蝴蝶君曾经和人邪交过手,小兰漪便来到阴川蝴蝶谷。此时他四姐和四姐夫正在饮茶,郎情妾意(请自动将两人身份对调)。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气氛被第三者破坏掉,小蝴蝶自然十分不爽,所以当小兰漪说出来意后,小蝴蝶眉头一皱,心生歪计:

       “要我画出人邪可以,蝴蝶不开二价,一张图,一万两。”
       
        小兰漪任务在身,四姐夫爱财,一手交钱。

        半盏茶时间不到,四姐夫出来,塞给他一张图——一个圈,四条杠,抽象派风格的人斜倒在纸上——是为“人斜”= =|||

       “……”
       “……”
       “……”

       小兰漪收下图,默默转身,离去。
       某蝴蝶在后面那一个叫爽。
      
       Several days passed…

       公孙月为了阻止小蝴蝶和人邪再战,不告而别。某蝴蝶独守空谷,伤心欲绝——突然!敲门声响起……

        小蝴蝶欣喜若狂飞奔去开门:“阿月——”“仔”字还没说出口,就看见一个斜歪歪的人蹦了出来,脑门上还贴着一张纸:“这是人斜?”

    气愤气愤气愤!!!某蝴蝶暴跳如雷,躲在树丛中的人却闷笑到内伤。

    敲门声第二次响起……某蝴蝶再次飞奔去开门:

    “阿——” 又一个斜歪歪的人蹦了出来,脑门上依然贴着一张纸:“这是人斜?”

    敲门声响了第三次,蝴蝶君不放弃希望:

    “……”来不及开口,一个斜歪歪的人蹦了出来,脑门上还是一张纸:“这是人斜?”

    如此程序循环N次后……

    阴川蝴蝶君已在暴走边缘!

    此时敲门声响了第N+1次,蝴蝶心声:这熟悉的脚步,这熟悉的敲门声——我确定,一定是她!!!

    蝴蝶第N+1次冲出去!!!

    一个斜歪歪的人蹦了出来,脑门上贴着一张纸:“这是人斜?”

    蝴蝶君——完败!

    躲在树丛中的小兰漪阴阴一笑:四姐夫,一万两不是这么好挣的,后面还有更多的“人斜”等你确认呢。

    故事的结局:蝴蝶第N+2次冲出去,打出鸟他的愤怒之拳——一拳打在公孙月脸上。蝴蝶君暗叫:惨鸟。。。小兰漪于是适时出现,无害滴关怀起四姐滴脸部浮肿问题。

    小蝴蝶:“整我就那么好玩么???!!!”T“T

    小兰漪:“四姐玩了你十八年都没腻……=3=”

    《蝴蝶君VS夜啼鸟》

    紧迫盯人,使蝴蝶暂入人群,但是杀手仍是蜂涌而袭,在闹市,为免伤及无辜,蝴蝶刀锋受制。一名村夫背后一击,蝴蝶:“我用性命保护你,你用杀回我,那就没什么好讲了。”将人振开......
      
    无暇拔下的蝉之翼,每一步,都是每一阵剧痛,失血过度的蝴蝶君进入林中,欲摆脱追踪,可是晕眩的双眼,已看不清眼前的危机。
    再高段的杀手,也有失手的一日。
    蝴蝶君竟渐渐倒落 自己的血泊之中。
    夜啼鸟:“该死的终究要死,该活的终究会活”蝴蝶君生死如何?幽燕征夫又是何种组织?......
     
    蝴蝶身中数支蝉翼倒在血泊,再一刀划下结束.......
    “一名成功的杀手,是绝不会失了一分一毫的警戒心”蝴蝶站起,刀落,性命停,仅夜啼鸟一人退避。
    蝴蝶君:“你,是一名即将成功的好杀手。”
    急遽变化的情势,被锁定身影的夜啼鸟,浑身血流的蝴蝶君,不再选择杀手的战斗,乃是刀者与刀者的对决。
    时间就在一分一毫也不失的警戒中慢慢流逝,谁也不曾移动一步,谁也不曾恍过心神,全身的精神气息,全数锁定对方的生死。
     
    不停流入溪中的血水,来自蝴蝶君沉重的伤口,只余左手能握蝶斩的掌心,锁定纹风不动的对手。
        细微的变化,躲不过杀手的双眼,他旋刀,他同时出手殊不知蝴蝶君挡下蝉翼的同时,竟也自怀中,发出数支蝉翼。
        夜啼鸟倒地:“你……怎能避开蝉之翼的速度。”
        蝴蝶君:“你的蝉之翼发出进接近无声,非常难以闪避,但在射出后,每三秒钟,会发出一次震翅的声音,而这个发现也是你射中我三次,我才体会出来。”

    蝴蝶君:“最后,要杀一个人一定要让他没任何反击的能力,留我的左手与心脏,就是你的错误,对于杀手来说,可以松懈的时刻,是从断气开始。”
        夜啼鸟:“阴川蝴蝶君......”
        蝴蝶君:“夜啼鸟,你是头一个能将阴川蝴蝶君伤到这种程度的人,含笑上天堂吧。”
        夜啼鸟:“夜......啼鸟......服输,但愁落暗尘出马,你就......哈哈哈......呃......”死亡......
        蝴蝶君立足不稳:“愁落暗尘,很久没体会差点死的滋味了,真是绝顶的恐怖,唉......”
        胜利,是以敌手死亡换来的代价,而敌手死亡的惨状是砥励自己绝不能失败的借镜,游走在生死关头,正乃是江湖人不知明日在何处的箫索写照。

    分享到:

    评论

  • 额……蝴蝶君应该算是男人了吧,虽然有张媳妇脸,还办过舞女,但是他确实是男人吧……
    啊!蝶月可是我难得萌的BG配对啊……抱头……难道……真真不认为就算是HOMO,也应该是GL吗……
    逃……
  • 额 亲 这个是撒?
    布袋戏的剧情么。。?
    这个叫蝴蝶的孩子果然还是男人?
    那么- -
    这难道是“传说”中的。。。B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