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霹靂】紅蝶伴月-提醒自己填坑

    2008年02月17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closion-logs/13404777.html

    很久很久以前,在很西很西边,有一个很小很小的国家,叫做蝴蝶国。蝴蝶国里的人们都长得十分好看,特别是他们的公主更是出落的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这位公主的名字就叫做:阴!川!蝴!蝶!君!

     

    【插曲入:精忠报国】

     

    蝴蝶国国都——映月城 御花园

    “公主殿下!你终于回来了!”

    “兰儿,这样匆忙是否发生了什么事?”蝴蝶君轻轻将披风的帽子放下,难掩倦色。

    “国王陛下……国王陛下……不好了……”

    “什么!”蝴蝶君听闻大惊失色,衣服都没有换直接冲到国王的寝宫。

     

    “父王!父王!”带着惊惧与悲伤的声音撕碎了寝宫的寂静。诺大的寝宫,空无一人。只有明黄色的锦榻上静卧着一人。蝴蝶君推开大门,却迈不动脚步,“父王……父王……这……这不是真的……”她艰难的挪动着步子,父亲那张苍白的脸慢慢清晰起来。

    “父王!”蝴蝶君忍不住悲伤,扑倒在国王的身上。泪水止不住的从她美丽的眼睛里溢出,柔润的嘴唇也裂开了口子,蜜黄色的长发纠结在国王盖着的薄被上。蝴蝶君声音嘶哑,她无法相信就在自己贪玩不告而别的三天里,最疼爱自己的父亲竟然就这样撒手人寰。

     

    “好……重……”

    蝴蝶君仿佛听到了一丝微弱的声音,“咦,这里……怎么会有怪怪的声音?想必是我听错了吧。”想到父王惨死,蝴蝶君不禁悲从中来。

    “你……女儿……你没听错……啦。”

    “父王!你……你回来看我了?呜呜呜,我知道父王你放不下我,可是女儿还年轻,等到女儿再玩上个三四十年,一定来陪父王。父王你就安心吧,我一定会调查清楚这件事情的。可恶,宫里发生这样的事,那些奴才竟然一个都没有!”

    “唉,因为我们欠了他们一年半的工资,他们组织了工会,罢工游行去了。”

    “岂有此理!”蝴蝶君一怒起身,“我每天打扮的完美、大方、高贵、善良去鼓励他们,让他们看到我就可以充满力量!可是他们竟然为了工钱背叛了我……我们!”蝴蝶君身体僵了一下,慢慢回头仔细看着床上那个老者。老者面色依然苍白,眼睛紧闭,但身体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抖。“父王,你……你竟然装死骗我!”一刹那,寝宫内气温高了五六度,老者连忙睁眼,起身,流泪,告饶。

    “女儿,你听我说。我哪里有骗你!我是真的快死了!”

    “……我在等一个解释。”

    “你走以后……”

    “嗯……”

    “他们就罢工了……”

    “嗯……”

    “我三天没吃饭了……”

    “……”

    “……快饿死了……”

    “……明白了,知道了。”蝴蝶君推开门,朝外面大喊:“章兰儿!”

    “公主,有何吩咐?”兰儿飘然落下。

    “去,给国王陛下做饭……救命。”

    “……是。”

     

    大街上 罢工演讲

    “各位苦难的穷兄弟们!我们今天聚集在一起,是为了争取我们的利益!王室中人,蛇蝎心肠,不仅从来不给我们花红,甚至连基本的四金,不,三金都没有!这些我们都曾经辛苦的忍过。可是他们竟然一年半一分工资都不给我们发!是可忍,孰不可忍!我们今天就是要让王室返还我们应得的!”一个貌似是罢工带头人在临时搭建的台子上慷慨激昂的演讲着。

    “返还我们应得的!返还我们应得的!”人们群情激愤,高涨的气势冲破云霄,控诉的声音震碎大地。

    “大家安静!下面,由我来宣布一下向国王追索的几项重点:1. 除了返还我们应得的工资以及花红外,要求给予通货膨胀补贴。2. 减免我们的赋税三年作为精神损失费。3. 如果要继续聘请我们,必须要有规范的劳动合同格式,并且同意我们成立工会,随时维护我们的权益。大家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一个黑发黑眼文质彬彬的青年在台上朗诵着由此次罢工活动的几个发起人共同起草的文书。台下欢呼雷动,“公孙兄与其他领导人拟定的条款非常有理有据,国王估计也没有什么理由可以反驳!”一位老者崇拜地看着公孙。台上几人相视一笑,公孙对老者说:“邓老先生过奖了。其实公孙才疏学浅,邓老德高望重。能得到邓老的支持,吾等深感荣幸。”公孙吸了口气,对下面说:“那么,有没有人自愿和我们几个一同进宫向国王递交陈情状?”

     

    皇城东门 护城河外
    最后,与公孙一起来的只有三个人:白发覆面的地理司、邓九五邓老先生、发色血红的南城老大东方鼎立。
    “那么,我们就要进去了。”虽然,公孙一行人觉得此行的目的有理有据并且觉得己方应该是气壮山河的。可看到了历经沧桑依旧不变的高耸的城墙未免有些胆怯。“不知道这内城里有多少险阻呢。”公孙叹了口气。
    “公孙公子何必如此悲观?据我手下人说,现在的皇城不过是个空壳子。国王已经是真正的孤家寡人一个。”东方使劲地拍着公孙的肩膀。
    “诶?竟然王室衰微若斯,真正是可叹啊。或许,他们不付我们工资是真的有困难啊。”
    “不管有没有困难,国王付不出钱想让你们甘心的伺候他,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东方兄说的对。不过……东方兄貌似并没有入宫当差吧……为何……”公孙瞟了一眼东方鼎立,心里想这人也是个好事之徒,专凑热闹。
    “公孙公子说的是什么话!我东方好歹也是称霸一方的大豪,怎么可以看到你们白白受到惨无人道的剥削?”
    “大豪……”公孙在肚子里笑的要内伤了。
    “不过就是有七八个喽罗的杂鱼罢了!”公孙诧异地听到有人将他心里的话说了出来,忙寻找声音的来源。

    一时间,风沙迷眼。只见得,一袭红衫轻轻飘下,姿势曼妙。当公孙他们想看清楚红衫之人是谁的时候,突然,人不见了。
    “刚才,莫不是见鬼了?”邓九五说。
    “吾,也看到一个红衫人了。”地理司说。
    “吾,也看到了。而且……吾,现在也看到了。”
    风沙散去,一个人正从护城河里往外爬。
    “好一个美人。”公孙等四人一齐在心里暗暗赞道。“腮若春华,眉若细柳,秋波流转,一张小嘴似嗔还娇,一头淡金长发流瀑一般披着。”
    “她谁啊?”东方偷偷问。
    “她,就是公主,阴川蝴蝶君。”公孙回答,语气里有一丝苦涩。

     

    -----------广告时间-----------

    微风,轻柔的完全像是配合飘扬的淡金长发。
    日光,温暖的就怕晒伤了蝴蝶君娇嫩的皮肤。
    僵持,权利的争夺也像高手的对峙,无言之中见分晓。
    凝视,内心深处燃烧的火焰从眼底里冒了出来。

    突然,两人同时开口:
    “公主,好久不见!”
    “阿月仔,你才想到来看我!”
    四周之人依然肃静。奇妙的对话,诡异的表情。到底阴川蝴蝶君与公孙月之间有什么不得不说的二三事?
    请看下回分解:爱情啊,就是那没有尽头的马拉松。

    --------爱情啊,就是那没有尽头的马拉松---------
    “公主,好久不见!”
    “阿月仔,你才想到来看我!”
    哀怨的气氛在两人之间弥漫。公主抢上一步,“我对你那么好!你竟然带头反我们!”
    “不……蝴蝶君……公主,你不要误会,我只是实在不忍心那么多人家里揭不开锅还在帮你们干活。他们……我们真的很可怜。”
    公孙背后三人窃窃私语:“怎么回事?怎么见了公主气势就软了?”
    “唉,果然。公孙还是书生习气,看来这事儿还要我东方出马。”
    “其实你们不知道,公孙在宫里的时候,和公主关系可好呢。”
    “怎么说怎么说?”一下子,四只眼睛霹卡霹卡闪着八卦的光芒。
    “十八年前,当公主还是个孩子的时候……”随着地理司缓缓的语声,时间倒退了十八年。

    ----------十八年+八年前前-----------
    那时候的蝴蝶国还是一个国富民强的边陲小国。国王英明,王后贤德,百姓们丰衣足食。然而,有一天,在王后快要临盆时,来了一个卜者。
    “尊敬的国王陛下,王后陛下。我叫宫紫玄,是从遥远的东方而来。路经贵国,想要交换通关文牒。”
    “啊,尊敬的宫紫玄女士。交换文牒绝对没问题,我现在就叫我的首席秘书官去处理,请你到驿站休息。晚上六点,如果孤王有幸的话,是否可以邀请你参加宴席?”
    “尊敬的国王陛下,王后陛下。宫紫玄非常荣幸能得到这样正式的接待,到时我一定准时出席。”
    事情一直到现在都是非常平静的。王宫里的人都知道从东方来了一个美貌的女士,晚上将参加国王举行的与全国人民共同欢乐的宴席。对于蝴蝶国这个长年没有陌生人出现的小国,能够看一眼从东方而来的人是一件多么欣喜的事啊。宫紫玄也跟随着使者来到了专为贵宾准备的迎宾馆。
    “一路上,受尽白眼……呜呜呜呜,想起来,那真是闻者伤心听者流泪啊。说什么没把徒弟找齐就学人家西天取经。天可怜见,我只是想让这些国家在我的游历证明上签个章,证明我也喝过洋墨水了啊。这里的国王,人真是太好了……而且,长的真漂亮,虽然有点娘娘腔……我求学的心是坚定的,不会为了任何无聊的人世间的事情改变……可如果是国王,我可以考虑抛弃我的事业……成为一名很优秀的皇家小妾。”宫紫玄自言自语地说。她甚至开始幻想在晚上的宴席上如何安排一个美丽的误会让国王对自己死心塌地,“他肯定是爱我的,我从他炽热的眼神中可以感到。”
    没多久,月上半空,宫紫玄换上了一套白底镶紫边的纯丝道服。说她眉目如画仙风道骨根本无法表现十分之一。蝴蝶国王也成功地被震撼了,他从来不知道在一个女人身上可以发散出那样圣洁的光芒。确实,国王对这个美丽的女人在初次见面时候就有些无法言喻的感情,但当他看到这样不可侵犯的宫紫玄时,他明白了自己是永远无法触碰她的。于是他释怀了,与臣民一起敬宫紫玄。
    宫紫玄的脸一直处于扭曲的边缘。挤满了整个宫殿的人群无法给她留下任何一点私人的空间,就算想制造美丽的误会也根本没有机会,最让她伤心的是,国王眼中的热情突然消逝了。
    宫紫玄无疑在这方面是很敏感的,而且她也充分相信自己的第六感。她不明白为什么半天的时间一个人的态度可以南辕北辙。当她看到国王抚摸着王后凸的非常明显的肚子一脸温馨笑容的时候,她苦涩地咽下一口酒。
    第二天,国王将宫紫玄送出国都大门时,宫紫玄嘴角扬起一个邪魅的笑容。衬着她充血的双眼显得异常诡异。
    “尊敬的国王陛下,非常感谢您的款待。您也给我的人生上了一课,非常感谢您。”说完,宫紫玄就走了。
    然后,蝴蝶国那年颗粒无收,王后生养下的孩子非男非女。因为蝴蝶国从来没有碰到过这样的天灾人祸,人人家里并没有存粮。而且蝴蝶国地处偏远,与外界没有什么联络,所以连寻求帮助的对象都没有。
    “为什么会这样!”国王在御座上听完大臣一个个的辞职报告以后怒吼道。
    底下的人静默无语。
    过了一个多月,所有的臣子内侍们都走了,鬼使神差一样,国王被孤立了。同年的10月,王后产下一个孩子,随后撒手人寰。国王哀痛地三天三夜没有吃饭,孩子在旁边哭,他也不管不顾。最后是有一个好心的宫女在民户家里找了奶水喂给孩子吃。那家的女主人刚好生了孩子没多久。而那家,就是公孙家。
    当国王从悲痛中走出来后,他就像换了个人一样,对所有的事都麻木了。公主呢,在宫里饥一顿饱一顿,被几个留下来的老宫人养着。当公主八岁的时候,这些老宫人都去世了。没有了管束,公主就开始满世界的疯玩,一点都不像一国公主。这个时候,正是公主和公孙真正相识的时候,距今大约十八年。

    --------李绡漫话---------
    编到这里,已经拉拉扯扯太乱了。不过既然是EG,那我就不想着修改了……写到哪里算哪里吧~

     

    --------时光如梭--------
    “小蝴蝶,你确定要出去流浪?”

    “公孙月,不许叫我小蝴蝶!我是公主,明白吗?当然要出去,蝴蝶国这么小的地方怎么能盛的下我?”

    “诶?公主你身躯很庞大吗?大的连蝴蝶国都盛不下了。”

    “……公主我身材婀娜多姿,你睁开眼睛看看哪里和庞大挨的上?”

    “婀娜多姿?在我面前,一块质地良好的大理石竖立着,真不错啊真不错。”

    蝴蝶君开始没有反应过来,“大理石?”看了自己一眼终于明白了,咬牙切齿地说:“公孙月,你是想挑衅公主我的涵养吗?我是觉得蝴蝶国没有办法实现我的雄心壮志,所以想出去游历顺便增长见闻。”

     

    -未完-

    分享到:
    Tag:霹靂

    评论

  • 估计又是传说中的视觉系啊。
  • 倭國曾經風騷過一段時間的樂隊,聖饑魔II。基本沒聽過。但一些回顧節目老有他們的蹤影。
    樂隊成員(尤其是老大)打扮得和圖中那個人很像很像……
  • 嘿嘿~我一直是万年潜水滴~
    不过也满长时间不上去了~
  • 嘿嘿,亲真好!
    嘴口,等我一会就把亲的连接加上哦(现在在整理BLOGing)
    亲爱的~怎么称呼好呀?
    某真的话,叫我真真就好了。嘿嘿。
    对了 亲也是蹲花园的么?
  • 別這么說呀~你能夠來我已經很開心啦~
    歡迎緋真小姐~


    弟弟蝦米意思?聖飢魔?
  • 亲你好。汗你去年的留言(申请连接的)我才看见。。。
    你PIA我吧…我是猪- -|||
    ]对不起哈!
    过来看了看,发现亲和我“志同道合”袄。。
    不知道亲现在还有兴趣连接么。。。。
  • 聖飢魔I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