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疯魔不成活——微笑的猫

    2007年10月12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closion-logs/10247622.html

    咳,清水BL文。我向来纯洁。最爱的是里面很有吐糟效果的对话……

        【一】
        
    过会儿那三人买完饭菜,只见叶臻早就在桌旁坐定,一脸高深莫测。
      “贤侄,”他喊安小佳:“速速给我这块煎饼拍照留念。”
      安小佳翻裤兜掏手机。
      叶臻深情道:“注意拍出它纤细的躯体,薄如蝉翼的鸡蛋层,幼小的豆芽,瘦弱的海带,以及仅有的、孤独的、无助的、相依为命的躺在稀薄面酱中的令人怜惜的三根土豆丝。”
      安小佳膜拜:“不愧是学校食堂的颠峰之作。”
      叶臻凝视煎饼,突然沉吟:“后金贵族。”
      陶可筷子啪嗒一声掉落。
      叶臻说:“以一种野蛮落后的孔武粗陋接管了一个文明熟透同时也是腐烂的国度,科技文化被窒息,人文精神被扼杀,民主法制被摧残,华夏文明开始了一种不折不扣的倒退和漫长无谓的轮回。19世纪40年代,东西方首次较量,世界成了一边倒的舞台。而后内忧外患如蔓延之火,如咆哮之潮。然仁人志士敲响振聋发聩的醒世钟,不畏艰险,远渡重洋,师夷长技,救国救亡。这些用思想和血肉趋赶着腐朽黑暗的人放弃了洋房、花园、汽车、高薪毅然奔赴祖国……”
      “而如今,” 叶臻把煎饼摊在桌上,用筷子把三根土豆丝拨来拨去:“我不禁要问:祖国母亲啊!您难道就用这种怀抱来迎接您赤诚的儿子么?难道就用这种方式来告慰志士的英灵么?难道就用这种胸怀来容纳一心报效的游子么?”
      胖子张大了嘴,一口汤淅淅沥沥全浇在桌子上。
      安小佳说:“强!”
      胖子说:“强!”
      两人对望一眼,同时鼓掌。
      “叶老师这种将问题无限拔高的能力的确当世无匹。”
      “洋博士!不愧为洋博士!”
      “陶可小儿尚待学习,尚待学习。”
      陶可冷冷说:“白痴。”
      叶臻把煎饼塞进嘴里,云淡风轻地看着打饭窗口:“不入此门,焉知其中虚伪。”
      胖子赞道:“叶老师不着一字,尽得风流。”

           【二】
       
    叶臻冷笑起来,终于开始动用叶臻式威胁。
      叶式威胁的操作方法是:突然从包里掏出一本宪法,摔在陈刚面前。
      “第二章第三十三条:凡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的人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第三款:国家尊重和保护*;第二章第三十七条:公民的人身自由权利不受侵犯;第三十八条:公民的人格尊严不受侵犯,禁止用任何方法对公民进行侮辱、诽谤和诬告陷害。”
      叶臻以冷冽的声音说道:“在一个法治社会,只要法律不禁止,人们就可以从事某种行为。同性恋的权利蕴涵在宪法的人身自由权里,是受法律保护的公民的自由权利,是理直气壮的、堂堂正正的、站得住脚的权利。你无端侵害别人的宪法权利,属于对他人意识形态的无理管制,是专制时代的延续,散发着浓烈的陈腐味。所以,你们的行为是……”
      “违宪!”叶老师干脆利落地给这起大二学生宿舍斗殴事件定了性。
      陈刚的脸白了,陶可的脸绿了。

    【三】
       
    这时就要牺牲胖兄打个比方。好比说胖子不小心在众人面前放了个屁,这个屁很响,很臭,很剽悍。
      那么胖子肯定会先诡辩:“屁乃腹中之气,岂有不放之理?”
      如果叶臻在,他便会笑着接口:“汝善养汝浩然之气。”
      胖子会很激动,会顺杆而上:“其为气也,至大则刚。”
      叶臻就继续拔高思想境界:“配义与道,无道则馁。”意思是这个屁深深扎根于道义之中,没有道义则没有屁。
      最后两人共同发挥,指出这个屁就是道,就是仁,就是知、圣、义、中、和,就是小康,就是大同。

    【四】
       
    燕杨鼓足勇气抬头,一看叶臻的脸色立刻改口:“对不起师公我错了我下回再也不敢了!”
      叶臻如长者般和蔼地拍拍他的肩:“虽然我不清楚你犯了什么错——你声音太小了——但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燕杨抱起面纸盒一溜烟躲进卫生间。
      叶臻慢慢跟上去,替手忙脚乱的他拧开水龙头:“激情像是甜酒,爱情却五味呈杂。”
      燕杨从水池里抬起头来。
      叶臻把毛巾递给他:“因为爱情是何等的寂寞……从前有个贵公子,什么都有了,却仍是不快乐,说,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这个人盛年而逝,说到底不过伤情二字。人啊,若是真懂得爱了,怕是也备受煎熬得不敢爱了。”
      “师公也寂寞?” 燕杨问。
      叶臻笑笑,指指墙上挂钟:“走吧,快赶不上校车了。”
      燕杨步下几层楼梯,又回头看他,只觉得那样的人竟然眼中也会有一闪而逝的落寞,原来只是平时掩饰得太好。他靠在门口,冲自己微微一笑,笑容冷清而伤感。
      燕杨咬咬牙,暗暗叹口气,快步离去。
      他实在走得太快了,完全没看到智慧(?)的黄钟大吕在叶臻背后咣咣地敲:
      故胜而有五,
      知可以战与不可以战者胜!
      识众寡之用者胜!
      上下同欲者胜!
      以虞待不虞者胜!
      将能而君不御者胜!
      ——孙子兵法!
      叶老师又笑了,笑得嘴角咧到耳朵根。
      “弱小,太弱小了……” 光辉灿烂顺风顺水占据道德制高点贯彻理性精英意志二十九年的某人一脸惋惜地带上门,然后奸笑了一百遍啊~一百遍。

    膜拜一下,这简直是吐糟的巅峰之作了……

    分享到:
    Tag:小说 吐糟

    评论

  • 我这篇文一直看到午夜12点超过一点,闷笑的声音很诡异。
  • 于是我的注意力就放在了对白上面……望天……
    回复说:
    小夕好~
    好久不见~这篇文还是很见功力的~个人很喜欢~
    2007-10-12 09:2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