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置顶】Contact

    2008年08月30日

    昵称:芒果/千鸟/小鸟

    Email:tracy_pinyi@yahoo.com.cn
    QQ: 470965529
    MSN: lee1.student@sina.com 

    备份:http://chitorisatake.blogbus.com

    百度又一窝点:浮云歌
    新浪微博:
    http://t.sina.com.cn/chitorisatake

     

    写两三笔少年不知愁滋味
    晋江同人古代:江湖弟子江湖老

    唱四五句笙歌翻乱锦灰堆
    现在主要使用的空间:
    YYFC翻唱
    作为备份使用的空间:
    5SING翻唱
    无法割舍的空间:
    Fenbei翻唱
    偶然过去的空间:
    亦歌

    混七八路朋友皆是好儿郎
    豆瓣-寂寞当年箫鼓,荒烟依旧平楚

     

  • 今日又去牛头君的博客:http://my-voice.blogbus.com/ 

    牛头GN是一个很萌很萌的推歌大手,她有一双善于发现翻唱圈中各种美的眼睛,可是在09年底关博了。细究起来,牛头GN关博和我也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我当初不知道在什么情况下,对音频怪物翻唱某一位可爱小LOLI填词的《澄月之森》妄加评判,引来了白莲花数朵,在牛头君博客中展开了骂战。其实当时想想,我何苦要在牛头君本是一团和气的地盘上引发战火,忍一忍不就好了……思及过往,悔甚。

    牛头君关博,人参真真有点寂寞如雪了。。。

    ------------转换心情分割线-----------

    好吧,前事已毕,相信牛头君现在已经考研成功,在高等教育的路上风中凌乱了吧(=-=其实真心想牛头GN,萌物啊……)

    话说,在翻唱的爱好者中,三国一直是“长盛不衰”的话题,其中佳作颇多,有西皮向的,也有群像或个人的,总之都是充满森森的爱啊。虽然fenbei的关站使得一部分三国题材的翻唱流失,但是真正的佳作是“永垂不朽”的!

    一、《蜀相》 填词:雨霁天青

    在介绍《蜀相》的具体内容之前,先说说雨霁天青。

    在我眼中,这位大人从绿JJ以一部《暮云深》赢得了较高的声誉,也正是由于她写文的背景,使得她的词在典故和白话之间的平衡掌握的要比一部分填词者好,同时在意象的描绘上既能围绕着一个统一的主题铺陈,同时在数个点上能张弛有道。

    雨霁天青自制LRC:http://fc.5sing.com/2682666.html
    (个人觉得,雨霁天青这版唱的并没有过去那版好,可能调子不在自己的key上,所以有点声嘶力竭的感觉,而无过去转圜如意的潇洒与深情)

    [00:01.00]蜀相
    [00:04.50]
    [00:05.00]选曲:S.H.E. "一眼万年"
    [00:08.00]填词:雨霁天青
    [00:16.00]
    [00:29.04]胸怀锦绣破万卷 万里江山隽秀在你眉间
    [00:36.72]或许今生最安处 卧龙岗下半亩田
    [00:43.75]说好要归去 为何你一去 便不返
    [00:51.44]
    [00:52.95]待早梅发斜窗前 踏白雪三顾蹄声频繁
    [01:00.77]满腔碧血当酬知己 隆中对出天下宽
    [01:07.65]丈夫生此世 兴邦继绝世 风云翻
    [01:14.94]
    [01:15.88]宏论傲惊三吴江川
    [01:20.47]火生东南焚尽千帆
    [01:24.36]纵庙堂舌灿珠莲
    [01:26.96]生民涂炭几时安
    [01:31.67]
    [01:32.15]酒奠故人当风临岸
    [01:36.34]三千青丝 任江涛拍乱
    [01:40.25]风流如云烟过眼
    [01:42.96]青史简书添几转
    [01:48.35]
    [02:00.35]
    [02:14.82]握山河旧豪杰换 荆州入彀蜀道蜿蜒连绵
    [02:22.81]夷陵岸连营烧断 白帝城高月色寒
    [02:29.77]半世君臣分 中道绝分 哽难言
    [02:38.01]
    [02:39.03]识幼主孱朝堂变 整伦常按剑只手回天
    [02:46.84]平南疆初策马扬鞭 七擒七纵若等闲
    [02:53.69]出师一表显 问千载谁堪 伯仲间
    [03:01.65]
    [03:02.25]街亭恨败旌麾血染
    [03:06.49]至交新斩泪洒军前
    [03:10.17]养生息厉兵秣马
    [03:12.99]再遣征鞍度祁山
    [03:17.80]
    [03:18.23]出师未捷魂梦杳然
    [03:22.32]动地悲风 过五丈荒原
    [03:26.30]志未竟此生犹憾
    [03:28.96]身后无人可交管
    [03:33.38]
    [03:34.02]诫子书存宁静致远
    [03:38.37]千秋道义题祠上匾
    [03:42.25]谁又道宽严皆误
    [03:44.98]自古知兵非好战
    [03:49.42]
    [03:49.89]兴衰存亡独担双肩
    [03:54.34]斯人不复 令英雄扼腕
    [03:58.36]行路难我自清廉
    [04:00.99]忠名长不没人间
    [04:05.92]
    [04:06.62]回眸但笑江湖远
    [04:09.23]功过后人传
    [04:17.06]
    [04:20.53]- 完 -
    整体来说,这首词从诸葛亮一生中的几个“经典战役”与“事件”入手(资料来源应该是演义),直抒诸葛亮的平生事,然后对于蜀相的一生做一个总结与歌颂(而非如同杜子美的《蜀相》一般借物抒情),塑造了一个鞠躬尽瘁的丞相形象。
    在我看来,这首歌之所以成功在于三点:第一、画面感强,唱起来就不仅开始脑补;第二、大家都非常熟悉这位“悲剧人物”,所以受众面广(其实还是第一点,不熟悉也就没的好脑补了);第三、词和曲之间甚为合拍,在描绘了一幅画面之后有停顿留有回味的余地(这无形中也为大家做MV提供了福利)。
    这首词甫一完成,就被广为传唱。下面介绍几版个人比较喜欢的。
    孤竹翊GN的版本,可以说是我在众多版本中最为喜欢的一版。最初知道孤竹翊,是她的一首以#白色巨塔#为背景的《再见》,她清澈的少女音和某种平和如水的娴静气质。不过也就是因为这个因素,使得竹子遇到比较高亢之处,会有点吃力。在《蜀相》中,从“[01:15.88]宏论傲惊三吴江川”开始所进入的高潮,竹子以吟唱与和声丰富了整体的感觉,也在一定程度了削弱了高潮稍嫌单薄的不足。整体来看,虽然竹子在这首歌的处理上,有些地方不是特别细腻(也许她的器材在唱这首歌的时候也没有更新=v=),但是瑕不掩瑜,通过竹子温柔清爽的声音,一位“玉面微须”(竹子语)的清秀美丞相(=-=)跃然纸上。
    2、“男”声版
    将这两位放在一起,是否可以说是天下总攻了?
    个人觉得,雅纪的断句和声音要比欣歆然更为饱满一些。但是,女声总归是女声……在高潮处拔高得不是那么自然。
    YYFC现在不稳定,待会儿上去扫一扫看看还有没有萌物。
    TBC
  • 百度帐号被人盗

    2012年01月25日

    坑爹啊啊啊啊!!!!

    老子在百度的号被人盗了……

    看了盗号者的发言,真心让人想掀桌啊!

    Tag:
  • 不得不说,霹雳编到现在,破格已经成为平常事。

    虽然一开始就知道天阎魔城会被围炉,但是不知道这一天来得这么早。

    怎么说?魔主就是为了圣魔双生来铺垫的?

    端木燹龙VS靖沧浪怎么着都是赢多输少,最后一战又没有天时相克,怎么燹龙就被灭了?

    然而,不得不说,魔主在行事中确实瞻前顾后,婆婆妈妈,虽然有爱民之心,但是每到重要关头的时候却总是棋差一招。虽然知道召唤魔君出来那么天阎魔城就万事太平了,可就是不忍心可爱的弟弟,只能捉襟见肘地与正道人士斗志斗勇。招来的外援各怀鬼胎,自己的亲信除了亲爱的弟弟似乎强一点,其他的人碰到古武族女战神几乎都要被收。

    但是,这就是魔主……一个心怀大志却无法做到忘情的魔主。最后的失败虽然是意料之中,却也让人忍不住为他们掬一把泪。。。

    壮士去也,该当百夫;裹尸而还,该当百夫;烽火漫漫,该当百夫;

    持戈跃马,该当百夫;雪我宿耻,该当百夫;不可凌辱,该当百夫;

    诚既勇武,该当百夫;终为鬼雄,该当百夫;毅魂魄兮,该当百夫;

    激扬万世,该当百夫;当百夫兮,九死何难;抛头颅兮,该当百夫!

    http://hi.baidu.com/yiyepotianshu/blog/item/07d0317dd9782c240dd7dabf.html

    Tag:霹雳
  • 别当真就是了。只是许久没有更新空间,随手拿上来晒晒。。。一个未完成的吐槽。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622f220100gwy4.html
    李敢是悲情了,去御花园的路上,他脑子里想的都是他早早就领便当的大哥和二哥,还有他爹和他堂叔,他远在塞外归不得的侄儿,以及在御花园里左拥右抱的君臣三人组。他一边奔一边泪,泪花儿一会儿溅出一个“怨”字,一会儿溅出一个“恨”字。他不在乎那两百石的食邑,不在乎什么关内侯或者郎中令,NND,李家都被这三人倒腾得快灭门了,老子一门忠烈,被这奴才出身的,出为上将内卧君席的小子,联合着他那外甥,一红脸一白脸,小爪子挠君心,把刘彘迷得七荤八素的。他们三天两头在上林苑或是甘泉宫里不知道是XP还是NP还是XNP,八百年没叫自己随君狩猎,今天倒想起来了,把自己叫上去甘泉宫了,一准儿没好事。
    李敢不怕,他出门遗书都写好了,字字血泪啊。本来字儿就写的不好,心情一激动,更是不能看。
    到了御花园,看到三人组衣着光鲜。卫青低着头,霍去病磨牙霍霍,脸上写着:“今天我不杀了你我不姓霍”,刘彘迈前两步,扭着小腰,呲牙一笑:Let's Go!
    于是,李敢把来时的路又走了一遍,前面儿还有三人组花枝招展,不由得五内杯催。
    从未央宫到甘泉宫,要经过很长一段路。三人组一刻不消停,刘彘经常左摸一把,右拍两下,很是忘形。李敢不由得苦笑,自己算是什么?他爹飞将军又算什么?他们李家更算是什么?
    TMD都是屎,李敢唾了口唾沫,像吃到了只苍蝇。
    霍去病眯眼冷冷地看了一眼李敢。

    霍去病是个年轻人,18岁出征大漠,之后无一败战,成为神话中的人物。
    李敢冷笑,你要说他是神仙般的人物,也可以啊。
    霍去病又狠狠瞪了李敢一眼。
    以当时两人之间的距离来推断,霍去病听到李敢这句几乎是闷在肚子里的诽谤的话的可能是微乎其微的。那么,得到的结论只能是两个:1,霍去病是顺风耳;2,霍去病瞪李敢不是为了这件事。当然,后者的可能性大很多。
    霍去病恨李敢,原因还是出在卫青身上。卫青是谁?卫青是个在霍去病心里被尊崇地供上神龛的人,即使刘彘也欠上几分。而李敢,竟然放手揍了卫青。“好胆量!”霍去病又开始细细磨牙。
    据太医院里的人说,霍大将军几天之内,牙便短了几寸,可原本的缺钙症却痊愈了。推敲之后,太医院发明了补钙神方。

    李敢低着头一边腹诽一边想像卫家怎么倒台,而他们李家又怎样重焕灿烂,忍不住微笑起来。这一笑,将这粗豪将军脸上的刚强冲淡得不见踪影。
    “活脱脱一个农民。”霍去病嫌恶地“啧”了一下。“不过,牙还挺白的。”他看着笑的呆傻的李敢,心里说,可是莫名感到很温暖又很惆怅,捎带着想起了自己的大黄牙。敛了还未漾上嘴角的笑容,摸了摸自己唇上将长未长的胡髭,


    李敢,他敢这样说,即使只是在心里,那是因为他活在西汉,朝中看不顺眼卫青霍去病的大有人在。如果放到今日,他即使是腹诽,也要被大将军党或者是霍党生吞活剥了,哪里还允许他蹦跶到甘泉宫围猎。所以说,李敢还是生逢其时的,老天还是开眼的,由着他多活了几个月。
    苍天庇佑李氏一门,不为宵小飞沫所害。

    回过来说甘泉宫行猎。
    据史书记载,甘泉宫行猎中发生的谋杀命官案实在有几分蹊跷:

    关于刘彘的取向问题,早就是一个公开的秘密。刘彘自己也不在乎,反正已经臭得如茅坑,根本不在乎多坏一些清白出身的少年。
    他当太子的时候,就已经立志睡遍天下美人。

  • 连载地址: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745170

     

    没啥好说的,只不过偶然又想起来,把郭嘉拉出来虐一虐而已。
    鉴于本人知名度很低,所以就无耻地在标题里加括号了。

    只是声明几点:
    1,这是个童话
    2,这文跳来跳去的,也就是说,麻烦看官和我一起抽来抽去
    3,就算这武侠是个皮,但是您把它往宫斗上想,历史剧上想,您就输了
    4,狗血的人生不需要理由

    以上


    其实呢,只是看到了一篇很“经典”的文章,虽然不能说颠覆性的,因为之前也有人说过这个问题,然而,确实看了还是很喜感的。
    http://www.ce.cn/xwzx/gnsz/gntu/200711/20/t20071120_13656701.shtml

    反正,客官您看这文千万别认真,认真您就输了。
    俺这小臊文儿,就是解个闷儿的,解不了别人的,解自个儿的。

    文章没有经过润色,可能病句错字会有不少。
    if我有毅力坚持到完结,那我就有兴致开始大修了。

    发现我确实写的太乱了。这个就当草稿吧,等雏形出来了会修改的。

    Tag:郭嘉 小说
  • 短歌行
    原曲:brave soul
    词:曹操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当以慷,忧思难忘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
    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猛回首,惊涛骇浪。
    思君情,意难忘。

    皎皎如月,何时可辍?
    忧从中来,不可断绝。
    越陌度阡,枉用相存。
    契阔谈嚥,心念旧恩。

    OS:“命也夫!”
    (加老三国曹操悲悼郭嘉片段音频)
     
    中道亡,凄凄荒冢。
    忆君容,恨君殇。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
    绕树三匝,何枝可依。
    山不厌高,海不厌深。
    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皎皎如月,何时可辍?
    忧从中来,不可断绝。
    越陌度阡,枉用相存。
    契阔谈嚥,心念旧恩。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恍惚又见,瘦影支离
    青青子衿,何日再临

    灞陵如旧柳色新

  • FROM: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460760/

    “阳子,你应该明白的。我想说的或许不是思念。
    你站在街对面的时候,只是一个人。结婚这么久,第一次看到你走在人群里,走过我身边。
    只是你一个人。
    阳子,还有很多事情,我可能不知道,关于你的。你从来没有试图告诉更多。
    阳子,我在想,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是不是正常的日子。除了你,我可能不会拥有更多。
    东京的太阳就照在外边的阳台上,就象你在的时候那样。猫懒洋洋的爬在椅子上。桌上的烟缸架着支没有抽完的香烟。旁边是你的照片。对面仍然没有高楼。不知道你是不是还记得,站在那里,可以看见太阳下山。
    阳子,你一直都没有告诉我,我说的很多话你都听不到;其实很多话我只是在心里对你说。
    阳子,那天你对我说,“你不要对我太好。”当时你穿着和服,就站在不远的地方。
    阳子,不知道你是不是想要一个孩子。

    阳子,不知道你是不是还记得,那天清晨在雨中,我们在石头钢琴上一起弹那首《土耳其进行曲》。
    阳子,你曾经离开我三天,那三天我在想你会不会永远的走掉,不再回来。如今,你已经离开了2年半。
    有一晚,你躺在塌塌米上,背对着我。

    阳子,像你说的,7月9日就会到来。每一年都有这样一天。
    我们踢着一支啤酒罐回家的晚上,我看到你脸上的微笑。只是来不及按下快门,那一刻已经过去了。

    阳子,向日葵开的最好的那一天,东京的太阳也正暖。我们到了柳川,象结婚时来的那次一样,那家旅馆的小院仍然是干净的绿色。而我们住过的房间也没有变过。
    曾经见过的那个老婆婆已经94岁了。是不是除了时间,一切都不会改变?
    阳子,我记得,你一直在笑,就坐在我的面前的船头。

    阳子,我以为你一直都在会在我身边。
    阳子,你记得吗,那天在柳川的一个小理发馆里,我睡着了。而此刻,你正躺在河边的那艘小船上,睡的正香。风从身边吹过的时候,我看着你哭了。

    阳子,别人都以为我们是最好的夫妻。其实,我只是想知道,你和我一起是不是真的开心。
    阳子,无论是后来的车祸还是你子宫里的肿瘤,都不能让我以为你会离开我。
    即使是现在,我也一直觉得,你就在这里。”

    ——东京日和

    荒木经惟

    -----------------------------------

    荒木经惟关于他妻子的怀念有很多。
    可以说,荒木经惟的妻子,青木阳子老师的过身使得自孩提以来就隐约存于荒木心中的一种对于死亡、幻灭的恐惧再次膨胀起来。

    每个人心中都存在着恐惧,对自然、对权力、对未知世界。大多数人在生活中神经变得像抽血时勒胳膊用的牛皮筋那样强健,心灵也被层层包裹,坚硬的足够保护自己。
    能这样的人,其实是幸运的。也许成为不了什么惊天动地“鬼哭狼嚎”的人,但是,一生可以过得没什么遗憾,这样不是很好?
    像荒木经惟这种人,其实是不幸福的。他太敏感,太绝望,有太多过去的美好无法忘怀。
    其实美好与悲伤一样,都是需要忘记的。只有忘了,才能继续前行。
    而人的一生,不就是在前行吗?
    当然,荒木经惟也在前行。他赤身裸体地在荆棘丛中,开辟他自己的路。
    曾经,在荆棘丛中也有过美丽的雏菊,让他感到生活的温柔;然而雏菊易逝,最后还是只能靠自己一直一直向前走。他没有披荆斩棘的砍刀,没有火焰筒,甚至没有棉衣来抵御尖刺。他只能以身体来感受那种疼痛,也许只有这种疼痛才能让他稍微忘记心中那道一直没有愈合的伤痕所带来的钝痛——缓缓的、深刻的、持续的,割了一刀,再一刀。偶然觉得自己也许忘记了,虽然有点悲哀但还是高兴自己终于可以摆脱这种痛苦折磨时,却未料及,偶然的一个场景一个人甚至一个手势又唤醒了内心的这个S狂。

    当然,就如哈姆雷特一样,荒木经惟在不同人心中怎可能相同。
    譬如,在我心中,他其实就是个囧叔,是个色老头。

  • 李绡 农历四月十二   喜神西北,月德合天仓,宜沐浴。
    我看着博客大巴top上的这些字,突然有些惘然。
    西北,是指西北方有奇迹会出现吗?或是说,对我来说,今天我该去西北?
    难道……我应该去虹口或者杨浦跑一圈?说不定遇到命中注定的人。

    欧,shitee,为什么我还对那么虚妄的东西有着幻想——在这么繁忙的时节。

    我最近忙得有些不知所谓,也许,WY那时候的一些话,虽然我想告诉自己,我是不在乎他的,但是终究还是在乎的吧。欧,shitee,我今天不想做事情,我想玩。——好像很久没有全身心投入到一件玩物中去,就算前几天浪费了大半天时间去玩太阁4,神经病一样把所有可以用的人物统统用了一遍,疯狂地一次又一次统一了霓虹国……可是竟然一点快乐都没有。

    欧,shitee,我的快乐,失掉了。——其实这是句伪装文艺女青年的话,你看,我一边吐槽一边心里还是有些小快乐的,特别是在说shitee的时候。请跟我念,['ʃiti:]

    对了,最近开始看那个《月之恋人》了。
    还很high地在抄片尾,类似于设计协力的企业……
    唉,看了片儿还不消停,我真是废了。

    月之恋人里面呢,提出一种生物,叫“水黾”(shui min)
    林志玲mm娇娇嗲嗲地喊,“水~黾~”的时候,我心都抽了几下。不过,无论如何,林志玲mm在这部剧里很努力,很想突破。——虽然我看到后来,我觉得逻辑上有点问题。

    剧情嘛,就不透露了。

    水黾

    想起看《月之恋人》这个春季富士台新番,其实是verycd上的口水大战。兴致勃勃地去看大战,发现那些为上海“抱不平”的基本都不是上海人。也觉得好玩,就特地下载了看——看看小鬼子到底是如何怀着叵测居心,诋毁我天朝神威的。
    看了以后发现,还真是人言可畏。我这个在上海也生活了20来年的人,竟然不觉得有什么特别丑化上海的地方,仅仅有两个地方不真实。一是动迁;二是开业。若住在棚户区(其实040家不算棚户区,都算新式里弄的,有钱人啊),有搬迁的消息开心都要开心半天;还有开业,基本现在没有哪个大企业开业,还舞狮子的吧……也许我孤陋寡闻。
    哦,对了,那位阿部力,中文名叫李晓冬的(?),即日版流星花园F4里的美作(?),有点违和……

    而当中那个新品发布的宣传video,欧,shitee,正中红心。
    日本设计的精致,在各个领域都有了淋漓尽致的体现。也许是民族性使然,我觉得这种精致中带着一种难以言述的偏执与脆弱,总有一种深渊之上走钢丝的心惊胆战。月盈则亏,想来太完美也不是件好事。

    后来,还看了一部动画。久违的川尻善昭。
    欧,shitee,川尻是大神,菊地是大神。——从吸血鬼猎人D开始我就是这么觉得的。况且此中还有天野喜孝。
    啊,说起这个,某日家母很惊诧,曰:“诶?中国对动漫不但不制止,还举办大奖赛。”
    我面前屏幕涕泗。
    是,在他们眼中,动漫还是噬人头脑的魔物,一直未变。
    隐隐然有种羡慕。现在的我,太迷茫,不知道该相信什么,不知道该追随谁,不知道自己的前途在何方。而家母,不仅在此事上,许多事情都贯彻始终。且不论其对错,至少自己很单纯,很开心。

    待补吧,觉得话还没说完,字打烦了。

  • 我要逃离魔都

    2010年03月21日

    一个失却了魔性的都市,只剩下单薄的对过去的臆想。
    一个巨大的空洞中仿佛有两道目光,冰冷地将人心底冻结,强大得让人无处躲藏、无所遁形。
    它好像咧了咧嘴,恶毒地将一切鲜活都吸入它的深渊,似十八层地狱一样。
    耳边有各色各样的声音,每一种都声嘶力竭,我却听不清楚。
    头脑好像要爆炸
    我要逃离魔都
    我将去向何方
    哪里是我心乡

    现在的魔都,显然已经失去魔性了。
    在这里再难看到超越尺度的张狂,一切都谨慎地不去触碰那根被强加的红线。
    一切颓废与狂热都变成了时尚,那种将内心痛苦释放出来的乖僻夸张,好像已经成了陈年旧事。
    魔都的魔性,第一步消失在女人身上。
    魔都的女人们,用华服白眼包裹着自己,却屡屡败退于心中的自知之明。
    原本那种对潮流和个性娇憨纯真的追逐,现在已经变成在光怪陆离下伪装的镇定。
    追随着被大肆宣传的名牌、“品位”、荣华、香氛,都变成了空虚的最好佐证。
    就连那支撑魔性根骨的骄傲,都凄惶得游移不定。
    她们已经变成了大户人家里的一房妾室,在姿容尚佳时调笑卖乖,待红颜凋损时压抑住天然风骚低眉敛目地入定。
    不似正室般握有权柄,也失却了主人昔日的百般疼爱,只得天天独自描眉,在无聊时想想当初换取嘴角苦笑一瞬。
    她们将天生的机智,随意地贱卖给那些低头看着她们的人们,即便她们根本不明白那些人目光后的深意,她们就仿佛季后甩卖般急不可待。

    现在的魔都,已经被驯服了。
    这里再难出傲骨铮铮的
    而于今日被追逐模仿的所谓“名媛”,多少只是辗转在不同男性间,沦为玩物?
    偶有那些人格高贵独立的,又有几人能被今人记起?
    如今,魔性变成张爱玲或程乃珊笔下的风月娇嗔,
    若魔性沦陷如斯,亦为上海之可悲也。

     

    * 说起“名媛”,我倒独爱王吉。想来她是可以口叼艳俗玫瑰,将裙摆转得如同风车。高跟鞋踏着地板,仿佛踏着男人内心中某个炽热之处。她是世俗的,也是聪慧的。她将枕边的恩客当作谋生的手段,颜色娇丽时也不乏众多追求者,然而一旦年华老去就觅一处低调度日。混不似所谓“名媛”八十锒铛仍嘴唇血红跌跌撞撞地出入各类拥挤场所,面子连着里子一齐丢尽。
    * http://www.ce.cn/life/rwsx/mxss/200711/21/t20071121_13665547_4.shtml

  •   寻园/寻缘:爱俪园的生与死

    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
    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
          ——明·洪应明《菜根谭》

     1910年代,
     乱局,内外交困下的上海。
     希望,还没有破灭。
     城市,某种力量蠢蠢欲动。
     觉醒,已经在眼前。
     
     这是个孕育着变革洪流的畸形繁荣的城市,这是个金钱至上的浮华懵懂的城市,这是个需要英雄和偶像的城市。渴望与拒绝、闭塞与开放、反抗与忍耐、勇敢与怯懦……所有一切都给这个城市涂抹上了或艳丽或颓靡的色彩,诱发了觉醒之力、变革之力!
     
     本文的主角,是1910年代建成的、在上海隆盛一时的爱俪园,是1910年代悄悄发生变化的城市风貌,更是那些与爱俪园结下不解之缘的一个个的人。无论他们是叱诧风云的商业骄子、不输须眉的豪气巾帼、入世悟道的志士雅僧,还是天下为公的革命巨擘,他们的名字都已被刻在爱俪园的史册之中了。
     
     冬日、暖阳。
     寻园,觅缘……
     
     在这里,曾经有一座被绵长的矮墙所围合的近代园林。墙外道路平坦整洁,扬尘不起,黑藜木铺设的行道已是锃亮。墙内亭台错落,片檐绰约,绿意蔓延,波光潋滟。
     如今,于原址上取而代之的则是由苏联援造的中苏友好大厦(现为上海展览中心)。两种迥然的风格在此处会合,后者面对着不复当年盛时光景的断壁残垣,以决断的姿态将爱俪园在上海的最后一点踪迹也抹去了。
     于是,曾经花费了六年时间设计建造的位于静安寺旁的爱俪园,从现世的舞台真正地彻底地退出了、消失了,被送往泛黄的史册中记载尘封、独自长眠。
     
     这么些年过去了,世情更迭已无需多言,人生变幻却还在流转。爱俪园的繁盛早已云灭无踪,可这次终于有机会将曾经存在的她翻阅品味,思考欣赏,与后人分享;
     这么些年过去了,东西方文化的交融并没有停下脚步,时代的行进依然慷慨激昂。苏醒的雄狮所释放的巨大能量,至今一直指引着前路的方向。

    一座近代的庭院,盛极一时,今踪迹杳然,只余片纸记载;
     
     关于爱俪园的记载,只可散见于各种笔记、回忆录、小说,以及史册一隅,大多与描述哈同生平息息相关。而研究爱俪园的当代专著,几乎没有。毕竟,爱俪园自哈同死后由于战争等历史的变革,无法躲避她走向颓败的命运。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大规模进驻上海并占领爱俪园为军营……那一刻,爱俪园的终局就已经可以看到了。无数的珍宝被掠走,楼阁被烧毁,那座海上名园顷刻间就成了荒宅野地,断壁残垣。
     许多美景都成了无法考据的谜团,慢慢的,爱俪园也成了一个传说。没有了专著的束缚,也许,我就有了幻想的权利,由着自己寻找……我从记载中感受到的爱俪园。
     
     爱俪园有着另外一个更为人熟知的名字——哈同花园。这是由于它的主人是上海当时的地产大王——犹太人赛拉斯·阿隆·哈同(Silas Aaron Hardoon,又名欧司·爱·哈同)。与他在爱俪园中度过后半生的妻子是一位生长在上海的中法混血犹太女子,中文名叫罗俪蕤,号罗迦陵。世人经常用后一个名字来称呼她。
     园名“爱俪”两字,相传就是建造爱俪园的清末名僧宗仰从哈同夫妇名字中各取一字,信手拈来,以表示哈同夫妇情深意笃。这样一来,爱俪园又被笼上了一层浪漫的色彩。除此以外,当我读出“爱俪”这两个字时,我突然发现,这个名字是属于上海的。用上海方言来念“爱俪”二字,软绵绵的,有点撩人、有点娇嗔,又有点独属于上海人的恰到好处的小精明,小算计,却绝不至招人反感。
     
     宗仰想必也是个极可爱的人,看似漫不经心的一个名字,其中却有着他赋予这座园林的属于女性的温柔。
     
     关于爱俪园的形制与内景,坊间流传两种说法,一是说,爱俪园乃宗仰仿照《红楼梦》所记大观园而建;二是说,爱俪园是仿照颐和园所建。
     以我个人观点,第二种不太可能。
     哈同夫妇交往巴结的达官显贵中,上及清廷的隆裕太后。若他造了座可与颐和园比肩的园子,即使那时清廷已近衰势,却也容不得莫非王土的上海有此等不分上下,狂妄称大之作。毕竟,在清朝律令中对于房屋的建制是有很严格规定的。即便哈同不属国人,精明如此的他,怎会让一个园子成了他发达路上的绊脚石?这是第一。
     而《红楼梦》一书,当时已流传甚广,且曹雪芹在书中多处不惜笔墨详细描绘大观园中的名物胜景,故而,宗仰从书中得到造园灵感是完全有可能的。
     从有限资料中得知,爱俪园昔年有80余景,分为“大好河山”、“渭川百亩”与“水心草庐”等区域。(见《哈同花园的旧影珍闻》)园中,鲜花四季常开,楼阁在绿色葱茏中隐现,移步换景的乐趣在这座近代园林中也可充分体现。
     同时,从《哈同花园的旧影珍闻》所附之爱俪园某处图片[见文后所附爱俪园景图片。]中可以得知,在爱俪园中,也重点突出了水景的运用。单在图片中看,有一条人工挖掘的蜿蜒的水流,由于造园者精心设计排布的岸线,水流跟随岸线自然地曲折了起来,这种曲折使得水景富有了触动人心的生动。水上以实木平桥与亭桥间或设置。平桥一端以花石纲接引至岸,使得观景视线得以向远外延伸。亭桥之上的三角攒尖凉亭,既是一处稍作休憩的场所,又使得这一处水景高低错落,富有观赏趣味。
     园内遍植绿树,叠石点缀。本来,在古典园林中,“山”和水是密不可分的。在此处,有茂密挺拔的草木。清风徐过,木叶悉簌,阳光透过缝隙在微波湖面上投下美丽光斑。苏东坡曾言:“台榭如富贵,时至则有。草木如名节,久而后成。”宗仰造园,以草木为根本,既符合了他诗僧雅号、表达了他对古典文化的理解运用,又以草木为山石,在呼应了古典园林对于“透”的要求的同时,又具有了自己的特点,增加了景观整体的生命力。
     那么,宗仰为何选择草木作为替代品呢?在古典造园理论中,有“水必曲,园必隔”的说法。宗仰在整体设计爱俪园时,虽然大不必像“螺蛳壳里做道场”般束手束脚,但南京西路当时平坦的地形使得他也不能像在地形变化较多的环境依山借水地营造。
     在爱俪园建造初期,宗仰必须要兼顾两方面:
     第一,如何在原址单调的一马平川上营造出曲径幽深的美感?作为一座规则式园林,若是强以人工的材质来塑造出山水依偎,柳暗花明的感觉,以此来区分地坪和层次,则匠气太重,还会增加过多的建筑垃圾。所以,宗仰抛弃以突兀的太湖石来表现园林峰峦叠嶂的层次感,而是选择以大片的草木绵延起伏来替代太湖石的功用。草木的繁盛一方面填补了空间的空白,另一方面草木随风摇曳的动感使得整体更具有活力。两者相辅相成令爱俪园具备了古典园林的审美趣味。
     第二,如何与整体环境进行融合?爱俪园中除了有古典园林,还有校园、研究所以及联排的宿舍、运动场地等。这里不止是东方,更有西方的文化。如何将东方与西方文化思想糅合形成整体和谐的景观呢?宗仰从哈同夫妇那里借鉴了西方的一些建筑装饰风格,将这些元素大量地运用在园中的各处建筑物或者景观小品上。根据沈福煦在《园林》杂志上发表的《上海哈同花园》中记载,“引泉桥的栏杆是用西式铸铁花洛可可式,桥身花纹则是水泥粉刷的;侯秋吟馆是日本式建筑,但在居室四周却绕有阳台,为殖民地式……”这种将中式和西方的元素散布于各处的手法,使得在这座近代园林中,西方元素的存在不会那么突兀,使得出入于爱俪园的各国来访者都不会在这里产生被冷落的感觉。
     正是,“非胸中大有邱壑,焉想及此!”(见《脂砚斋评点<红楼梦>》第十七回)
     
     关于中西糅合,还想再多说几句。
     在近现代南方园林中,说起中西结合,我突然间就想到另一个园林:何园。
     何园的主人是清光绪年间任湖北汉黄道台、江汉关监督、曾任清政府驻法国公使的何芷舠。何园中的西方建筑特色想必就是他担任驻法国公使的时候学过来运用在自己的园子上的。
     何园与爱俪园有两点相似,
     第一,即上文提过的都是中西合璧的园林。
     在何园中以主楼玉绣楼为例:其主体形状为四方形,起两层楼台,与园中的复廊相连。门户之上的拱券、层层收进的外檐、可调节的百叶窗,室内的家具与其上的纹饰,都明显带有西方风格。不过,何园的西方元素并没有遍布整个园子,这是因为何园的形成有一个明显的渐进过程。根据不同营造人,何园的发展是通过一步步的修改而终成现在之大观。这也使得何园的东西两部分景观上的视觉感受有很大的不同,西园充满古典情趣,嶙峋的太湖石代表中国文人的傲骨气节。到了东园,则更多的是给人以“实用”、“适用”的感觉,有种商人的智慧。
     在爱俪园中,西方元素随处可见。这是由于从发展过程上来看,爱俪园与何园不同,它没有一个渐进的过程,而是一开始,宗仰就根据哈同夫妇的要求,将爱俪园设计成一个将中西文化熔为一炉的园林。因此,爱俪园的整体还是非常统一的。
     第二,两园均是平地起造。
     平地起造,难以借地形之力,使得一切变化趣味皆由人造。在这点上,何园与爱俪园走的是两条完全不相同的道路。
     何园采用的是传统的方法,用叠石成山的做法使得园景富有变化。何园采取这个方法和石涛所遗之“片石山房”不无关系。既然有了“片石山房”这样体量比较大的假山,那么只在一处使用假山而其他地方运用其他手法,园林整体的效果就会更加的不统一。另外,何园所处非扬州中心地带,营造所产生的废弃物比较便于处理,就不需要太多考虑和周围环境会起冲突,所以何园的营造自由度更大一些。
     爱俪园不同。
     同样是平地起造的爱俪园,姑且以前面引述的某张旧照片中所记录的景象为依据,营造人宗仰采用的是以自然草木代替假山的方法。首先,爱俪园并无如同“片石山房”这样的遗留景观可以借助;其次,当时爱俪园所在的地段已经被哈同开发为人口集中的区域,周围遍布民居和其他民用或商用建筑物。同时,在爱俪园营造过程中,哈同也不停地在吞并周边的土地,这也使得宗仰必须要以更灵活的形式来应对经常发生的变化。使用草木的好处在于,一、修改简单。因为哈同的园林范围很长时间都没有划定,选用草木相对来说面对将来的变数会比较容易修改;二、产生的建筑废弃物较少,便于运输和倾倒;三、和周围地区的整体和谐。如果园内采用陡峭的假山,那么与周围的里弄或新式里弄的风格就很冲突了。如果说加高园墙,那么会给来往行人造成很大的不便和心理压力。这也与哈同夫妇想要努力表现出来的热情、和善的形象不相符合。那么,宗仰最后只能用其他方法来代替叠石。
     
     在爱俪园中,如何将学校建筑有机融合入私人园林,又是对造园者的一个考验。本来,在我印象中,新式学堂因为和传统私塾或官学所教授的内容的不同,建筑形式也有了很大的区别。
     比如京师大学堂的外形,与过去科举时代那国子监(清朝的宫廷教学机构)已是大相径庭。根据遗存照片可见,京师大学堂中虽然还是传统的大屋顶,但是连续的拱券已经有了西方古典主义的特征。这与那些京师大学堂的学生们何其相似:学生们有的还是长衫儒巾,有的已经是西装革履。这种混杂并不代表秩序的混乱,只是代表一个时代的发展。
     那么,在爱俪园中的大学学院建筑会不会与园林的山水之美、花木之美等各种内敛的审美情趣相冲突呢?我想,应该是不会的。首先,爱俪园并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江南文人园林,它中间包含了许多格局开阔的西方元素,使得原本精巧细腻的中国古典造园手法染上了西风之爽直、理性。又一方面,据记载,爱俪园分为内园和外园。内园中包含黄海涛声、天演界戏台等;外园包括前述三大景区:“大好河山”、“渭川百亩”与“水心草庐”。景区内包含了三个主厅、两座楼阁、十八座亭阁,其间有佛塔、石舫、观云台、池塘和花圃等,真可谓是样样俱全,简直就是一个微缩世界。正因为这样杂糅的风格与建筑物的多元化,在爱俪园中出现一座学校建筑也仿佛是情理之中的事。
     
     就是这样一座在近代史上具有重大意义的中西合璧的私家园林,最后却因为那些觊觎着哈同的财产蜂拥而来的人们,走上了颓败的绝路。
     爱俪园的盛名,来自哈同的个人威信、万贯家财,来自往返园中络绎不绝的各界名流,来自宏伟的外观,来自若隐若现的园内风情……这里面,哈同的财产是最有吸引力的部分。
     1931年,哈同去世以后,财产都由他的夫人罗迦陵继承。英政府狮子大开口一要就是1800万遗产税,实际上还不是想分一杯羹;周围的人们无论是亲眷还是陌生人对这些财产虎视眈眈,挤破头也要找出点和哈同的关系,使自己有个继承财产的名分……罗迦陵在这种内外交困的局面下,于1941年也去世了。她生前所立的第二份遗嘱使得遗产的斗争更加的错综复杂。各路人马都使尽解数,想为自己扒拉到最大一块蛋糕。就在他们勾心斗角之时,太平洋战争打响了,日本侵略者竟然堂而皇之地开入爱俪园,将爱俪园内几百号人全都赶出园子,宣布接管此处。
     当那些自愿或被迫搅入遗产继承案的当事人都试图通过一条看似合法的道路来满足自己的贪欲时,日本侵略者以一种最原始的豪取强夺令那些人目瞪口呆,哑口无言。这实在是很讽刺的一件事情。
     日军进入爱俪园第一件事就是挖地三尺、凿壁掀瓦。可以带走的值钱东西,就打包带走;带不走的建筑物,就一把火烧掉。爱俪园迅速地枯萎了,纵使大致的范围还在,可是昔日的荣光已经只能存在于非常有限的几页书册里了。
     当日军投降撤离上海时,可以想象爱俪园已经是怎样一副景象了吧。
     浑浊的池塘,凋敝的草木,破碎的砖瓦……残存的建筑物也已经垂头丧气。当生命力从爱俪园身上消失的时候,名园的光环已不复存在。
     这时,爱俪园只是一座普通的占地巨大的萧瑟的场所而已。
     一地瓦砾如泪。
     
     后来,那些哈同的继承人谁都不愿意负担这样巨额的整修费用,爱俪园就在衰弱中,无声无息地燃尽了她最后一点生命的光焰。

     管它昔日里朱栏玉砌、亭台连绵,劫余无非尘掩韶华、风流尽灭。
     凭谁鼎盛时高名显赫、富贵泼天,死后莫过一抔黄土、半纸遗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