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度帐号被人盗

    2012年01月25日

    坑爹啊啊啊啊!!!!

    老子在百度的号被人盗了……

    看了盗号者的发言,真心让人想掀桌啊!

    Tag:
  • 别当真就是了。只是许久没有更新空间,随手拿上来晒晒。。。一个未完成的吐槽。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622f220100gwy4.html
    李敢是悲情了,去御花园的路上,他脑子里想的都是他早早就领便当的大哥和二哥,还有他爹和他堂叔,他远在塞外归不得的侄儿,以及在御花园里左拥右抱的君臣三人组。他一边奔一边泪,泪花儿一会儿溅出一个“怨”字,一会儿溅出一个“恨”字。他不在乎那两百石的食邑,不在乎什么关内侯或者郎中令,NND,李家都被这三人倒腾得快灭门了,老子一门忠烈,被这奴才出身的,出为上将内卧君席的小子,联合着他那外甥,一红脸一白脸,小爪子挠君心,把刘彘迷得七荤八素的。他们三天两头在上林苑或是甘泉宫里不知道是XP还是NP还是XNP,八百年没叫自己随君狩猎,今天倒想起来了,把自己叫上去甘泉宫了,一准儿没好事。
    李敢不怕,他出门遗书都写好了,字字血泪啊。本来字儿就写的不好,心情一激动,更是不能看。
    到了御花园,看到三人组衣着光鲜。卫青低着头,霍去病磨牙霍霍,脸上写着:“今天我不杀了你我不姓霍”,刘彘迈前两步,扭着小腰,呲牙一笑:Let's Go!
    于是,李敢把来时的路又走了一遍,前面儿还有三人组花枝招展,不由得五内杯催。
    从未央宫到甘泉宫,要经过很长一段路。三人组一刻不消停,刘彘经常左摸一把,右拍两下,很是忘形。李敢不由得苦笑,自己算是什么?他爹飞将军又算什么?他们李家更算是什么?
    TMD都是屎,李敢唾了口唾沫,像吃到了只苍蝇。
    霍去病眯眼冷冷地看了一眼李敢。

    霍去病是个年轻人,18岁出征大漠,之后无一败战,成为神话中的人物。
    李敢冷笑,你要说他是神仙般的人物,也可以啊。
    霍去病又狠狠瞪了李敢一眼。
    以当时两人之间的距离来推断,霍去病听到李敢这句几乎是闷在肚子里的诽谤的话的可能是微乎其微的。那么,得到的结论只能是两个:1,霍去病是顺风耳;2,霍去病瞪李敢不是为了这件事。当然,后者的可能性大很多。
    霍去病恨李敢,原因还是出在卫青身上。卫青是谁?卫青是个在霍去病心里被尊崇地供上神龛的人,即使刘彘也欠上几分。而李敢,竟然放手揍了卫青。“好胆量!”霍去病又开始细细磨牙。
    据太医院里的人说,霍大将军几天之内,牙便短了几寸,可原本的缺钙症却痊愈了。推敲之后,太医院发明了补钙神方。

    李敢低着头一边腹诽一边想像卫家怎么倒台,而他们李家又怎样重焕灿烂,忍不住微笑起来。这一笑,将这粗豪将军脸上的刚强冲淡得不见踪影。
    “活脱脱一个农民。”霍去病嫌恶地“啧”了一下。“不过,牙还挺白的。”他看着笑的呆傻的李敢,心里说,可是莫名感到很温暖又很惆怅,捎带着想起了自己的大黄牙。敛了还未漾上嘴角的笑容,摸了摸自己唇上将长未长的胡髭,


    李敢,他敢这样说,即使只是在心里,那是因为他活在西汉,朝中看不顺眼卫青霍去病的大有人在。如果放到今日,他即使是腹诽,也要被大将军党或者是霍党生吞活剥了,哪里还允许他蹦跶到甘泉宫围猎。所以说,李敢还是生逢其时的,老天还是开眼的,由着他多活了几个月。
    苍天庇佑李氏一门,不为宵小飞沫所害。

    回过来说甘泉宫行猎。
    据史书记载,甘泉宫行猎中发生的谋杀命官案实在有几分蹊跷:

    关于刘彘的取向问题,早就是一个公开的秘密。刘彘自己也不在乎,反正已经臭得如茅坑,根本不在乎多坏一些清白出身的少年。
    他当太子的时候,就已经立志睡遍天下美人。

  • 李绡 农历四月十二   喜神西北,月德合天仓,宜沐浴。
    我看着博客大巴top上的这些字,突然有些惘然。
    西北,是指西北方有奇迹会出现吗?或是说,对我来说,今天我该去西北?
    难道……我应该去虹口或者杨浦跑一圈?说不定遇到命中注定的人。

    欧,shitee,为什么我还对那么虚妄的东西有着幻想——在这么繁忙的时节。

    我最近忙得有些不知所谓,也许,WY那时候的一些话,虽然我想告诉自己,我是不在乎他的,但是终究还是在乎的吧。欧,shitee,我今天不想做事情,我想玩。——好像很久没有全身心投入到一件玩物中去,就算前几天浪费了大半天时间去玩太阁4,神经病一样把所有可以用的人物统统用了一遍,疯狂地一次又一次统一了霓虹国……可是竟然一点快乐都没有。

    欧,shitee,我的快乐,失掉了。——其实这是句伪装文艺女青年的话,你看,我一边吐槽一边心里还是有些小快乐的,特别是在说shitee的时候。请跟我念,['ʃiti:]

    对了,最近开始看那个《月之恋人》了。
    还很high地在抄片尾,类似于设计协力的企业……
    唉,看了片儿还不消停,我真是废了。

    月之恋人里面呢,提出一种生物,叫“水黾”(shui min)
    林志玲mm娇娇嗲嗲地喊,“水~黾~”的时候,我心都抽了几下。不过,无论如何,林志玲mm在这部剧里很努力,很想突破。——虽然我看到后来,我觉得逻辑上有点问题。

    剧情嘛,就不透露了。

    水黾

    想起看《月之恋人》这个春季富士台新番,其实是verycd上的口水大战。兴致勃勃地去看大战,发现那些为上海“抱不平”的基本都不是上海人。也觉得好玩,就特地下载了看——看看小鬼子到底是如何怀着叵测居心,诋毁我天朝神威的。
    看了以后发现,还真是人言可畏。我这个在上海也生活了20来年的人,竟然不觉得有什么特别丑化上海的地方,仅仅有两个地方不真实。一是动迁;二是开业。若住在棚户区(其实040家不算棚户区,都算新式里弄的,有钱人啊),有搬迁的消息开心都要开心半天;还有开业,基本现在没有哪个大企业开业,还舞狮子的吧……也许我孤陋寡闻。
    哦,对了,那位阿部力,中文名叫李晓冬的(?),即日版流星花园F4里的美作(?),有点违和……

    而当中那个新品发布的宣传video,欧,shitee,正中红心。
    日本设计的精致,在各个领域都有了淋漓尽致的体现。也许是民族性使然,我觉得这种精致中带着一种难以言述的偏执与脆弱,总有一种深渊之上走钢丝的心惊胆战。月盈则亏,想来太完美也不是件好事。

    后来,还看了一部动画。久违的川尻善昭。
    欧,shitee,川尻是大神,菊地是大神。——从吸血鬼猎人D开始我就是这么觉得的。况且此中还有天野喜孝。
    啊,说起这个,某日家母很惊诧,曰:“诶?中国对动漫不但不制止,还举办大奖赛。”
    我面前屏幕涕泗。
    是,在他们眼中,动漫还是噬人头脑的魔物,一直未变。
    隐隐然有种羡慕。现在的我,太迷茫,不知道该相信什么,不知道该追随谁,不知道自己的前途在何方。而家母,不仅在此事上,许多事情都贯彻始终。且不论其对错,至少自己很单纯,很开心。

    待补吧,觉得话还没说完,字打烦了。

  • 我要逃离魔都

    2010年03月21日

    一个失却了魔性的都市,只剩下单薄的对过去的臆想。
    一个巨大的空洞中仿佛有两道目光,冰冷地将人心底冻结,强大得让人无处躲藏、无所遁形。
    它好像咧了咧嘴,恶毒地将一切鲜活都吸入它的深渊,似十八层地狱一样。
    耳边有各色各样的声音,每一种都声嘶力竭,我却听不清楚。
    头脑好像要爆炸
    我要逃离魔都
    我将去向何方
    哪里是我心乡

    现在的魔都,显然已经失去魔性了。
    在这里再难看到超越尺度的张狂,一切都谨慎地不去触碰那根被强加的红线。
    一切颓废与狂热都变成了时尚,那种将内心痛苦释放出来的乖僻夸张,好像已经成了陈年旧事。
    魔都的魔性,第一步消失在女人身上。
    魔都的女人们,用华服白眼包裹着自己,却屡屡败退于心中的自知之明。
    原本那种对潮流和个性娇憨纯真的追逐,现在已经变成在光怪陆离下伪装的镇定。
    追随着被大肆宣传的名牌、“品位”、荣华、香氛,都变成了空虚的最好佐证。
    就连那支撑魔性根骨的骄傲,都凄惶得游移不定。
    她们已经变成了大户人家里的一房妾室,在姿容尚佳时调笑卖乖,待红颜凋损时压抑住天然风骚低眉敛目地入定。
    不似正室般握有权柄,也失却了主人昔日的百般疼爱,只得天天独自描眉,在无聊时想想当初换取嘴角苦笑一瞬。
    她们将天生的机智,随意地贱卖给那些低头看着她们的人们,即便她们根本不明白那些人目光后的深意,她们就仿佛季后甩卖般急不可待。

    现在的魔都,已经被驯服了。
    这里再难出傲骨铮铮的
    而于今日被追逐模仿的所谓“名媛”,多少只是辗转在不同男性间,沦为玩物?
    偶有那些人格高贵独立的,又有几人能被今人记起?
    如今,魔性变成张爱玲或程乃珊笔下的风月娇嗔,
    若魔性沦陷如斯,亦为上海之可悲也。

     

    * 说起“名媛”,我倒独爱王吉。想来她是可以口叼艳俗玫瑰,将裙摆转得如同风车。高跟鞋踏着地板,仿佛踏着男人内心中某个炽热之处。她是世俗的,也是聪慧的。她将枕边的恩客当作谋生的手段,颜色娇丽时也不乏众多追求者,然而一旦年华老去就觅一处低调度日。混不似所谓“名媛”八十锒铛仍嘴唇血红跌跌撞撞地出入各类拥挤场所,面子连着里子一齐丢尽。
    * http://www.ce.cn/life/rwsx/mxss/200711/21/t20071121_13665547_4.shtml

  • 息焉片断

    2009年12月17日

     

    这张切掉了一个角,哎,没注意。

    息焉堂,上海市西郊的一个天主教堂,哈密路可乐路口。

    很多细节之处值得仔细观察和体会。建议选个天气好一点的日子,从边门的一个拱形大窗透过去看,可以看到设计师用光的心思。

     

    拍照水平差,权作一个注释。

  • 萌一个老去的人不是痛苦;
    萌一双反目的老去的人不是痛苦;
    萌一个死了的人是个痛苦;
    比萌一个死了的人更痛苦的是,萌上了一个死了几十年,且处处留有真实的音容笑貌的人。

    有时候,挤车子时就突然疑惑,自己为什么会喜欢古龙的?到底是看了那本书开始深切地喜欢上古龙的?《绝代双骄》?不不,《绝代双骄》只是一本让我觉得这个小说作者写的不错,我很乐意看他其他的作品的一个契机。想来想去,吸引了我的,有可能是《名剑风流》——貌似现在身边的古迷没谁特别喜欢的小说。

    我喜欢红莲花啊。我也喜欢帝王谷主啊。我又再次无预兆的凌乱了。

     

    ---------------------------

     

    ---------------------------

     

    ---------------------------

     

  • 首先,感谢天涯,提供了这么好的句式。
    其次,感谢sude小姐,让我想起了这个句式。
    再次,还是感谢sude小姐,让我知道我错过了什么。

    最后,狠PIA一下自己……平时怎么混豆瓣的><

    万芳的房间唱游:http://www.partysh.com/Bar/Active.asp?ID=243&AID=871

    活动时间:2009年08月02日
    暌违经年,万芳首度内地巡回演出!

    哀怨泪奔,落日圆满。
    我,我虽然不能说混豆瓣,可也基本每天一登,咋就没注意到这个。最关键的是,8.2那天我很空闲……抽打自己。

    怎么说呢,万芳代表的,是那段时间的知性女子。她一人千面,前一分钟洒脱,也许后一分钟又可以唱哀婉之词,当沉湎于她那种压抑的隐忍的哀伤而无法自拔时,陡然间发现她的声音又仿佛可以穿云裂石隐隐有金石之声。
    然而,台湾的文艺腔还是太重……

    一下子也说不好,毕竟不听万芳很多年。好像工作之后,好多爱好都没了。倒也不是多忙,而是突然就没那心情了。

    我觉得填词佳的才子固然不少,但是像霑叔这样的,始终没出现。
    虽有动人之词,却难有沸腾激情与相见恨晚的共鸣。

    万芳最为脍炙人口的应该是《新不了情》吧(如果out了,别拍我。)
    万芳最早为我知晓的是《碧海情天》,那时候,我还很爱沈孟生><
    我知道的万芳最新的歌是《夜照亮了夜》,觉得歌词虽然有流行的骄矜,但……还不错。

    歌名:夜照亮了夜
    歌手:万芳
    专辑:ONE芳 新歌+精选

    夜是那么黑 看不见悲喜界限
    任谁都好累 青春只剩一滴眼泪

    我变成了谁 独自又为爱放逐灵魂
    心思就不伤悲 明知爱很珍贵

    夜照亮了夜 痛战胜了痛
    然而春去春回真的承认思维
    最黑的黑是背叛 最痛的痛是原谅
    不是那么轻可以覆盖一切
    放过手的不是昨天明天你我
    风吹过了时 爱的记忆都溶解
    这一个欣慰点 挣脱轮回

    夜是那么黑 看不见悲喜界限
    任谁都好累 青春只剩一滴眼泪
    我变成了谁 独自又为爱放逐灵魂
    心思就不伤悲 明知爱很珍贵

    夜照亮了夜 痛战胜了痛
    然而春去春回真的承认思维
    最黑的黑是背叛 最痛的痛是原谅
    不是那么轻可以覆盖一切
    放过手的不是昨天明天你我
    风吹过了时 爱的记忆都溶解
    这一个欣慰点 挣脱轮回
    我愿拥抱你 你不能承受的思维我来体会
    我愿拥抱你 你给不起的未来 我来告别

    Tag:万芳
  • 题记:石头花园的歌女写就的《八荒》,独就爱上了这篇。

     

    看《八荒》,眼前仿佛有许多女子的名字闪过:亦舒、黄碧云、安妮宝贝甚至张爱玲。《八荒》写得是寂寞、是孑然遗世,连爱都淡得仿佛看不出颜色,就像烟氛中的人脸,一一晃过眼前却难以分辨。而过多的斧凿之气也将歌女本身的性格削弱了几分。

    我一直将《八荒》带在身上。
    最近不知为何,在公车上经不得那摇晃,一摇晃立刻便可入睡。虽只有几分钟或十几分钟假寐,竟能做起梦来。一次甚至低声嘶喊出来,周遭人见我如怪物,实在羞愤便提前下了车。自此以后再不敢于陌生处入睡,故身边总会带本书来驱赶睡意。《八荒》原本就是派这个用处,但当初的用意真真糟蹋了一本不错的书。在公车上沉浸了看,仿佛嘈杂与混合了许多元素的气味都一瞬间蒸发,一切澄澈。

    于是,我的废话又是说了无数。咳咳,于是入正题。

    《八荒》的行文自然是美的,带着聪慧和敏感的晶莹。然而,却美得很平淡。这个观念一直至我读到《旧爱》时才得改观。

    呵,朱旧,多么好的名字。朱颜未旧心已老,忍负韶华,浮名逐水漂。

    《旧爱》的文字,稍褪了几分雕饰,反而现出本真的好。如果要给《旧爱》加上文案,无才在下估计会写:
    朱旧知道,她与陆江川之间是没有长久的,然而她更知道,从陆江川这个男子走进自己生命的那一刻起,自己的一生就被毁了。自己将抛却所有矜贵与高傲,永远追逐这个男子,即使和他越行越远。

    年少时,以为自己努力就能得到想要的;年长后,才知道有些事强求不来,譬如,爱情。而最怕的,莫过于有一个无法与其修成正果的人在自己毫无防备时,于心上狠狠划下一道痕,并且一直溃烂、愈来愈深。那么,这辈子就不会快乐了,至少是在面对爱情时。

    当我们还年轻时,他们已经开始衰老。也许外表依然风度翩翩,甚至那种内心的沧桑给他们的举止更添了成熟魅力,但事实上他们已经衰老。惊慌的、羞怯的、手足无措的我们可以成为拨开他们生命迷雾的光,但永远无法成为与他们厮守一生那个人,因为,年轻已经成为隔开彼此的鸿沟。

    不知道多久前或者不愿意想多久前,有个人对我说:“你太年轻,你太单纯,我不是适合你的人。”一直以为这些是他拒绝我的借口,而此刻,突然明白,就算是借口也含着真实,他想要的是一个能豁达对待一切的温柔女人而不是未经世事的女孩。就算我对他的爱自觉不比任何人逊色,可我能给的在他眼里看来毕竟有限。

    世事如霜情似刀,只愿,一生酒前花间老。

    最近老在听梅姑的《女儿红》,也是个寂寞的人啊。

    哪一个肯到老厮守
    我陪他干了这杯酒

  • 我想我是个很纠结的人。
    我会盯着某样东西看很长时间,而其实我什么都没想。有人想为我的放空找个好点的理由,说我是在和那些难以名状的生物进行的心灵的交流,我会很认真地看着他、很认真地回答他——没有。
    我从来不是个灵动聪颖长袖善舞的姑娘,我生命中的鲜艳还未来得及开便已经凋谢,毫无声息,好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于是,我好渴望一个人,好渴望那种自然的相遇自然的别离。相遇了就一笑,举杯遥敬;相散了还是一笑,背道而驰,绝不回头。
    我已经没有了用尽心力去爱别人的热情,连我的身体都拒绝着浪漫,顽固地、冷漠地僵硬。
    如今,我内心布满荆棘丛林,冷笑着一切柔软美好、浮于浅表的情爱;
    如今,我内心的奇峰砺石自有我自己赏玩,独得其乐。

    好不容易周末可以出去,自然不会那么轻易就乖乖返家。天涯不愧好物众多,转载了一篇: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travel/1/230196.shtml

    想去的几个地方都基本要到温州附近,而这次只准备在东阳附近转悠现在暂定:郭洞、长乐、芝堰、华阳等。

    先简单介绍一下东阳,来自百度百科:http://baike.baidu.com/view/85558.htm

    1、卢宅
    2、李宅(怎么着也得膜拜一下的)
    3、巍山镇
    4、佐村镇大塘岗村

  • 越来越厌恶自己这种废柴性格。

    FS君的事情我没有后悔过,因为既然是朋友就要无条件的信任。然而,HT可能也并非我想像的那般幼稚、那般莫名其妙地骄傲。以前不怎么关注HT(其实我这种朝三暮四的人,就算关注也不会对一个人关注的时间太长,何况不关注。基本就是我也没怎么DJ他的歌,当然人家也不认识我呀,我这种小虾米><嘿嘿),主要原因是他声音……阴柔><我喜欢的男生的声音要不然如同zhucool一样有力度有豪迈情怀,要不然如ediq一样有着那种青衫磊落的潇洒不群。之后一件事让我对这个人产生了难以言说的厌恶感:一个可以任性地公开地喊一个女孩子为BZ的男生,我觉得我无法忍受。不过我也充分接受了HT的建议,我就窝在自己这里骂天骂地骂人,谁也管不着。

    之后就有了粉丝君的事儿。第一,人根本就没有黑墨村。原帖我都找出来了。好吧,我承认,说话是促狭了点,但您老总是这样被害妄想,老揣着颗玻璃心,而且连之前的坦诚都没有了,啧,真是越来越回去了。手下一众LOLI也真让人啧啧称奇。

    所以,再去墨村关注除了那帖以外的内容,我就是脑子被野猪拱过了。

    然则,这事儿,应该不妨碍我萌Finale小楼君和Ediq吧……><泪眼汪汪。

    于是俺要存个欢乐古董帖

    还有另外一个也不能忘记

    好吧,不DJHT从这里开始,一个煽动自己fans去辱骂一个女孩子的人。。。实在没办法理解><